ICC、BZC、BTA……这些英文缩写您认识吗?投资100元能赚100万,这种盈利回报您见过吗?大企业家甚至中央领导都参与了项目,这种背书您相信吗?上述如同天方夜谈的东西,却因为加上“区块链”这个高大上概念之后被包装成了“下金蛋的母鸡”,在现实生活中被不法分子利用且屡屡得手。

近日,记者从陕西西安了解到,当地流传着一种叫作“ICC网红链”的加密货币,号称“智能经济网红时代之王”,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参与投资,而且损失惨重。

诈骗传销老套路穿上区块链新马甲 不法分子利用“ICC网红链”屡屡得手

“币圈一天,人间十年”,“明天永远买不到今天的价格,今天永远买不到昨天的价格”,类似的聊天话术充斥着西安周大姐的手机屏幕,她在上海工作几年后回到西安开了一家小饭馆,一个常来的食客总是给她推荐一个名为“ICC网红链”的区块链项目,号称能赚大钱,一次两次三次……周大姐动心了。

周大姐:“刚开始给我说呀这个项目特别挣钱,而且是那种网红链,我说有多挣钱,她然后就每天当我的面她说你看我今天赚了,今天我投资一万块钱,我今天一天就能赚200多,我说那这个比开店还赚,她在我那连续又吃了一个礼拜,每天就当我的面就可以变现钱,我就觉得挺不错的。”

周大姐告诉记者,刚开始她投了两万块钱,确实每天都能产生不少账面收益,她开始把这个项目介绍给她的亲戚和朋友。

周大姐:“就跟那个母鸡下蛋一样,你有一万个币,第二天早上就会一万零八十个币。我们最大的股东是曹代侠,我们叫她曹姐,她当时就给我们拍着胸脯说,只赚不赔,赚了算我们的,赔了她一一给我全部赔款。她跟我们说你们进来以后现在一个币是6块多,都是白菜价,等涨到十块,二十,百倍,涨到比特币六万多一个的时候,你们就躺着,你们都不知道钱是什么概念。”


受害者提供的项目方蛊惑他们继续投资的聊天记录

听了这些话之后,周大姐更加心动了,从开始“锁粉”阶段一百一百的投入,到后来几万几万的买,就是为了在“白菜价”的时候入手,到高点卖出,然而买着买着,事情不对劲了,介绍人开始让她去发展下线,让下线也去买币,说规模到了才能搭建起所谓的交易平台,从而把币卖出去。

周大姐:“‘锁粉’就是你一个人建立一个矿区,矿区一个人必须要发展二十个人,二十个人至少每人必须买1000块钱的币。”


受害人提供的转账记录

拍胸脯的曹姐最后还是骗了她,拍屁股一走了之,断断续续投入36万的周大姐血本无归,当时花真金白银买的币,成了一堆账面上的数字。像周大姐这样的受害者在西安不在少数,自由职业者周先生也陆续投入了36万,他几乎经历了“ICC网红链”诈骗变异的全部阶段。

周先生:“它开始叫ICC,后来搞交易所的时候就变成BZC,后来做区块链应用就变成BTA了,中间就转换了几次名词。”

记者:“像这些名词您懂吗?”

周先生:“不懂。”

记者:“那您当时就怎么去相信这个东西能赚钱呢?你完全不懂的情况下还愿意去投入,还愿意拉朋友去投入?”

周先生:“因为当时它通过智能合约,就是你投了以后每天它会给你返一些虚拟币,会给你赠送一些币,赠送这些币当时在内盘里面可以交易,可以变现,所以获利还是挺快的。”


项目方组织的隆重年会邀请了许多投资者参与

“区块链”和着“区块链”外衣的传销有何区别?普通人应该怎样识别?

记者调查发现,受害者提到的内盘,就是诈骗组织自己开发的一个软件,连应用商店的审核都无法通过,用户只能通过扫码下载,进行人际间的传播。而所谓的内盘交易就是通过一个链接把币交给项目方,项目方再通过微信红包转账给卖出方。一切看起来都不是那么正规,但因为开始尝到了甜头,大部分人都选择“蒙眼狂奔”。

记者采访了多位受害者,发现所谓的“ICC网红链”只是穿着“区块链”外衣的“传销币”,起初通过线下的熟人传播发展会员,并持续给出小额的回报来稳固关系,然后通过最初的老会员不断发展下线,形成规模,同时在微信群里不断给会员洗脑,发一些从一无所有到家缠万贯、喜提豪车的逆袭信息,不断描绘一个美好但实际并不可能的愿景,直到最后跑路,完成收割。那么,“区块链”和穿着“区块链”外衣的传销究竟有何区别,普通人应该怎样识别呢?

西安交大管理学院教授、中国人工智能技术与管理应用研究会秘书长赵玺告诉记者,“ICC网红链”项目和以前币圈做ICO发空气币的方式还不太一样,只是披着区块链的外衣,实际还是传统的传销。

赵玺:“他们主要还是倾向于在线下,然后说一些这种区块链的概念,例如智能合约,区块链、发币等概念,但主要看还是在各个城市里面去办大型的宣讲会,然后让人用线下的名义去投钱,如果你把那些名词去掉以后,你再去看它整个形式,就是传统的这种庞氏骗局和传销。”


区块链项目负责人吹嘘

赵玺教授称,目前区块链项目在国内发展十分迅速,阿里、腾讯、京东以及一些大公司都有在用,但主要运用的方向是联盟链和私链,通过区块链分布式账本、共识机制、加密密码学以及智能合约的特点来提高企业运行效率。

赵玺:“联盟链,就是说我在一个行业的上下游企业,我们之间整个的供应链体系,之前运转的效率会稍微低一些,由于这个数据不透明。那现在我通过这种区块链的这种大家都有共识的这种可信的数据存储,可以改变这个效率低下,把这个成本降下来。像天猫它就会做这个事儿,它就是自己的内部的一个私链,所以这些呢都是非常好的这种区块链项目。”


区块链项目声称红塔山集团有合作

对于如何辨别市面上的“区块链”项目,避免上当受骗。赵玺教授称,目前我国倡导的是“无币区块链”,一般不对外发币,如果听说某些大公司以发币的形式做区块链项目,那就需要提高警惕,极有可能就是一个陷阱。

赵玺:“非常大概率的一个事情,因为国内现在倡导的是,包括从政府层面来讲,倡导的是无币区块链,就是币链分离,该发展技术发展技术,但是不做公链,刚刚提到了这种叫做联盟链和私链,还有一种链叫公链。公链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在现在的商业里面是To C端的,公链是To C的,是面向所有群众的。私链、联盟链是To B的,是面向企业和政府组织的。那现在国内,发展区块链币链分离,那就是说我们不做公链,不对群众进行发币的这种玩法,而更多的是对联盟链和企业来做这种区块链的技术发展。”

记者了解到,目前受害者已经集体向西安市未央分局报案,未央分局表示已经受理此案,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当中。对于事情进展,中国之声将保持关注。

央广记者:常亚飞、唐国荣 

新媒体编辑:周文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