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涉及领域分为两个圈子,分别是‘链圈’和‘币圈’。”12月2日,一位资深区块链从业者对时代周报记者抱怨,自己经常被误认为是炒比特币的,但实际上发展区块链技术与炒虚拟货币并不同。

所谓“币圈”,指的是那些专注于炒加密数字货币,或发行数字货币进行筹资的人群,所谓“链圈”是指从事区块链技术研发、应用的人群。“目前针对借区块链名义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情况被严格监管,但是对于区块链技术研发与创新的企业则是大力扶持状态。”上述从业者进一步表示。

自2019年以来,区块链核心技术被上升为国家战略高度,各省市有关区块链的政策密集出台。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域已经全部出台涉及区块链的政策信息或已经落地产业园区和相关项目,区块链的应用场景也在不断扩大。

但在易宝支付CTO陈斌看来,“目前各地政府都还在’各自为营’,而区块链技术需要的的规模效应,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要想利用好区块链技术,需要在资源、成本、治理等多方面共同合作。”

北京易诚互动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城市发展区块链,需要注重落地场景的选择。“不能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传统技术能做的不需要硬搬到到区块链上。”

城市迎接“区块链”时代

从2019年开始,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结束了监管空白阶段,逐渐迎来政策风口。

标志性事件有两个。2019年1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首次在制度层面对中国区块链行业发展进行规范,同时标志中国区块链行业“监管时代”的来临。

另一件是,2019年10月24日,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政策风口下,城市“上链”正在成为“共识”,其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江苏等地区块链发展较为迅速。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今年3月和10月分别发布了第一批和第二批共506个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和江苏,而东北地区只有辽宁获得1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号,西部地区只有26个。

各地发展区块链所受到成效也在广为传播。

在政务方面,重庆在今年6月,上线了全国首个区块链政务服务平台,该平台上线后,本来需要十几天的注册公司流程缩缩减至三天。

在贸易方面,天津口岸日前落地了全国首个区块链跨境贸易项目,该项目利用区块链技术在推动通关便利化和打破信息不对称壁垒方面发力,让企业通关效率得到进一步提升。

在医疗服务方面,浙江省上线了全国首个区块链电子票据平台,市民可以直接通过手机APP查看医疗票据并实现网上报销。而速度的实现,正是依托区块链技术的“不可篡改”特点,保证票据的真实性和唯一性。

雄安新区拔得头筹

有“区块链第一城”之称的雄安新区,无疑是最积极布局区块链的中国城市之一,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未来城市已经初现雏形。

2017年11月,雄安“千年秀林”项目启动,通过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搭建了一个可对树木生命周期进行追溯和管控的智能平台,雄安一时间被媒体称为“种树都要用到区块链的城市”。

2018年,雄安新区上线国内首个区块链租房应用平台,该项目由政府主导,挂牌房源信息、房东房客的身份信息、房屋租赁合同信息可以得到多方验证,可有效解决假房源问题。

2019年5月,雄安新区管委会正式启动运行“雄安征拆迁安置资金管理区块链平台”,实现征拆迁原始档案和资金穿透式拨付的全流程链上管理。此外,在年底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城市大数据平台也即将在雄安新区落地。

区块链产业智库专家、清华x-lab青藤链盟研究院院长、数权经济实验室主任钟宏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雄安新区作为“高质量高水平社会主义现代化城市”,将在中国现代化城市建设方面起到引领作用。

钟宏还指出:“区块链技术在雄安的基础设施建设、智慧城市治理以及民生等应用领域,都做了大量布局。数据智能化是未来城市建设的标杆,区块链技术自身的不可篡改、易于审计、透明度高、可靠性强等特点,对打造未来城市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技术支持。”

发展区块链的三大维度

在钟宏看来,各地目前发展区块链技术主要从三个维度发力:其一是大力支持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创新发展应用。例如,重庆早在2017年就出台了《关于加快区块链产业培育及创新应用的意见》,正式提出将重庆建成国内重要的区块链产业高地和创新应用基地。

今年11月,重庆市经信委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区块链产业健康快速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将逐步建立区块链标准研究院、区块链专家库和项目库、区块链产业发展引导基金、区块链产业人才培训基地等,培育区块链产业生态体系。

其二是投资建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的科技园区。截至目前,杭州、长沙、佛山等市均陆续建成区块链产业园区。据互联脉搏研究院统计,截至2019年5月,国内区块链产业园区数量已经多达22家。

其三是落实实体经济相结合的行业应用。例如,广东省人民政府今年1月,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科技创新的若干政策措施》,明确提出鼓励有条件的地级以上市大力发展金融科技产业,对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予以支持。

不止在金融领域,北京亦庄日前宣布要建设“区块链+物联网”、“区块链+金融”、“区块链+能源”三大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场景。杭州也正式启动区块链服务网络助力社会治理和城市大脑下城平台试点,据悉该试点将结合区块链服务网络和城市大脑技术优势,未来将在政府服务方面发挥作用。

陈华指出,从技术上,区块链布局与科技公司的分布相一致。但从实际应用效果上,国内整体还处于比较早期,规模化的应用还未出现。

云象区块链联合创始人邓旭则向时代周报记者建议,各地政府需要把相应扶持政策落地,惠及成长中的区块链企业,并为区块链企业提供更多具有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应用场景。“区块链企业应结合自身的优势,根据区域特性,就近快速进行业务落地,不断完善区块链技术平台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提升区块链技术和业务的深度融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