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区块链如何赋能实体经济,社会涌现出多个实践路径,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发起的“链改”行动则是一股重要的力量。怎样正确认识“链改”?“链改”行动取得哪些成果?带着这些问题,《证券日报》记者专访了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高斌。

“链改”重点布局 无币区块链与非金融区块链

《证券日报》:近年来,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推进过程中涌现出多种“上链”行动,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张推动区块链改革,即“链改”行动。请问,什么是“链改”?协会在其中主要起着怎样的作用?

高斌: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于2018年8月份发起了“链改”行动,主要起到发起、组织与协调的作用。一般来说,“链改”是区块链改革的简称,是运用区块链技术与思想,融合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实体经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过程。

“链改”的宗旨为,依托主权区块链互联网技术与应用创新,以实体产业、数字经济改造实验与示范,重点布局无币区块链与非金融区块链,助力产业升级与动能转换,维护金融稳定与安全,保护投资者利益。“链改”的目标为,赋能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动能转换,链接价值;产融共识,建设生态;互联互通,命运共体。

我认为,目前“链改”主要有四大发展方向:即在商业模式上,打通企业内部(股东、员工)和企业外部(渠道、使用者),使之成为利益共同体,打造一个不缺资金、不缺客户、不缺员工的趋于完美的组织与生态;在技术层面上,打造信任的机器,让协同协作成本为零的技术基础得以实施;在金融层面上,依托可信的基础、去中介化,实现使用价值零成本的快速流动;在经济上,打通各个价值孤岛,形成价值生态。

数字资产领域 将诞生超级企业

《证券日报》: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成为主题,您主张推动“产业区块链化”,也曾提及,“产业区块链化”的前提是产业,落地是区块链化。请问如何理解此话?

高斌:我理解的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即通过区块链技术与思想,结合新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升级改造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过程。

我认为,实体经济需要被赋能,本质上来说是工业时代模式的升维,工业时代强调做大的经济模式,通过单一产品的规模扩大,产品的平均成本下降,但是由于个性化时代的到来,我们的矛盾不是生产能力不足,而是供给需求与信息的不对等,大规模批量化的生产满足不了碎片化的需求,数字经济可以通过信息的获取和处理应对“多样性”的挑战,从分工与合作、供给与需求、经济结构的复杂性、思想文化以至时代变革等角度发挥作用,从而降低成本、提高效益。

“产业区块链化”是必由之路,并且区块链不仅要赋能实体经济,也要赋能数字经济。对于整个产业生态来说,最好的情况是企业与企业之间横向、纵向地形成生态,对企业成本最低、效率最高。但是当前并不能形成生态或是共同体,核心原因有两个,即信任问题和协作问题,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完美的解决了以上两个问题。

《证券日报》:随着区块链与产业的深度融合,您认为,数字资产在区块链应用价值体系中占据怎样的地位?

高斌:区块链应用的价值体系,应该是基于价值共生生态,重点在于赋能,区块链技术是生产关系的技术,简单而言就是解决现在生产力难以解决的问题。

我认为,数字资产是区块链改造现有物理世界价值共生生态的第一步,是原点和未来。实体经济是价值锚定载体,有了数字资产,企业内部股东、员工、外部渠道、消费者、生态支撑伙伴等才能完整的表达在价值共生生态过程的所有权、收益权。实体企业资产数字化将会实现其核心价值观表达、客户价值、社会价值的统一,这种企业经营模式,将诞生比肩BATJ的超级企业,在这个企业中,也许我们自己也是有股东利益的。总之我认为,未来数字资产领域将会出现超级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