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央行数字货币”成为一个街头巷尾都能听见的名词,好像谁不知道央行数字货币是什么就跟不上时代一样。


也确实如此,整个世界都在讨论关于“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带来的未来改变,新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前IMF总裁拉加德在近期表示,欧洲央行应该在数字货币领域“遥遥领先”,并希望在2020年上半年前制定出相关目标。

在拉加德看来,这是对于稳定币(如Libra等)最好的回应,“我坚信,基于已有发展,我们最好在央行数字货币(非比特币)方面处于领导地位。因为,面对稳定币的显著需求,我们必须做出回应。”

Libra艰难“求生”

自6月份首次发布以来,Libra白皮书的内容已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白皮书中删除了“向为启动生态系统提供资金的投资者支付红利”这一叙述。

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Chris Brummer认为取消分红政策实际上解决了初始版本白皮书中的问题——持有Libra投资代币的Libra协会成员与持有Libra Coin的普通用户之间存在利益冲突。

一种理论是,该项改动是为了将Libra被视为有价证券的风险降至最低。犇睿资本创始人褚康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包含分红功能的代币在大多数司法管辖区内都很有可能被界定为“证券”,从而受到相关证券法的管辖。

这确实是一积极行为,不过可能会减少初始投资者的投资热情,但从长期来看,规范了储备资产的经营管理范围,更有利于Libra的未来发展”。

央行数字货币的好处

根据目前我国官方给出的信息来看,我国即将推出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本质上是作为纸币的数字化形态作用,DCEP是能够做到不需要用户账户来完成支付的。这就给使用者带来了很大的隐私保护性,虽然因为DCEP本质上是人民币的数字化,最终可能会需要进行实名认证等,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日常生活中支付的隐私性成立(针对于非国家机构的隐私性)。

DCEP的另一大成就是防伪属性。纸币的防伪功能是很差的,但电子货币很强,电子货币可以完美做到无假币。

DCEP结合了纸币和电子支付两者的优点,非实名性和防伪。这样的货币注定是占据纸币的生态位的。

由此可见,数字货币将给整个货币支付体系带来巨大的冲击,无论是央行数字货币还是Libra等稳定币,都势必会改变整个世界,各国的角力也将在这一领域展开,如果用一种拒绝的心态去面对即将到来的数字货币,那么对数字货币的运用,就会落后于别人。等未来不得不接受全球新的货币系统的时候,整个话语权和影响力将不得不让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