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挑战下当前的全民基本收入(UBI)模型暴露出的问题,加密货币投资平台eToro的CEO和联合创始人Yoni Assia认为,区块链技术可能有助于解决UBI模式的一些挑战。他提出了名为GoodDollar的非营利性倡议,在全球范围内提供UBI的项目。

全民基本收入,通常被称为UBI,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6世纪,当时托马斯·莫尔爵士在他的名著《乌托邦》中描绘了一个人人有保障收入的社会。虽然《乌托邦》是一部虚构的作品,但现实中的基本收入已经实现了,据报道,美国的失业人数已经达到了3600万,这个数字相当于大萧条时期的失业人数。

然而,在美国联邦政府试图向美国公民一次性发放刺激性收入的同时,目前的UBI模式显然还存在许多问题。例如,许多人还没有收到援助支票,这导致人们对这么多钱如何能够可靠地、反复地流转产生疑问。此外,如何防止这些脆弱系统的欺诈、漏洞和滥用?

加密货币投资平台eToro的CEO和联合创始人Yoni Assia认为,区块链技术可能有助于解决UBI模式的一些挑战。在花了10多年的时间打造出eToro,目标是让全球市场开放透明,Assia将目光转向了一个专注于在全球范围内提供UBI的项目。

Assia表示,这个名为GoodDollar的非营利性倡议的目标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获得基本经济资产的世界。该项目由eToro赞助,目的是在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社会的同时,向新用户赠送少量的基本收入,让新用户进入数字资产领域。他说:“UBI背后的理念是,每个人每月都能获得一定收入,与工作或教育状况无关。还有一种假设,认为UBI模式只能在全国范围内推出,由地方政府增加税收来资助UBI项目。然而,这种模式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受欢迎。现在人们对政府的信任度也比较低,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像GoodDollar这样的模式能够蓬勃发展的机会。”

据Assia称,GoodDollar计划建立在以太坊公共区块链上,包括一种名为“G$”的加密货币,作为基本收入分配给网络参与者。每一笔交易都会被记录在区块链上,并且可以轻松追踪,以确保基本收入流向正确的收款人,并利用智能合约来完成周期性付款。

Assia解释说,每一个GoodDollar背后的资本来自于在加密货币上赚取的利息,或者通过诸如MakerDAO等协议或即将推出的ETH 2.0等平台进行加密货币的质押,而ETH 2.0就是为质押而设计的。他补充说:“GoodDollars的初始价值将由人们用GoodDollars购买和出售商品/服务来创造,或者由人们自愿将资产进行质押,以改善全球平等。

GoodDollar模型如何运作?

GoodDollar在5月初推出了数字UBI钱包,开始交付资金。虽然目前该钱包的公开演示版本已经上线,但需要指出的是,eToro在今年1月最初进行了一个内部项目,以测试基于区块链的UBI模型的表现如何。

Assia指出,该项目的目标是刺激GoodDollar的G$币在一个封闭的市场中个人之间进行交易。他说,“在五个月的封闭测试中,数百名参与的eToro员工进行了价值数万美元的交易。”在内部测试之后,Assia解释说,300多名eToro员工用他们的UBI钱包向以色列当地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慈善机构捐赠了10万美元

这个模型在现实世界中可行吗?

虽然Assia认为,社会正在逐渐接近任何货币政策都可以由代码定义的地步—指出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已被证明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获取和交易,但基于区块链的UBI系统仍然存在问题。

根据Assia的说法,技术是规模化构建去中心化系统的头号挑战。虽然GoodDollar测试版目前在以太坊上运行,但Assia解释说,一个项目要想规模化,需要社交身份,这个元素目前正在研究中。

加密货币Manna背后的团队对独特的数字身份的需求是一个典型的例子。Manna于2017年推出,由非营利组织Hedge for Humanity管理,Manna创建了一个项目,将UBI的通用方面应用到基于区块链的系统中。

Manna的联合创始人兼网络总监Brandon Venetta表示,Manna在推出后立即开始获得了广泛的关注,大约是在比特币达到近2万美元的历史最高点时。他指出,该项目在短短几个月内从几千名用户发展到近10万用户。然而,虽然Manna最初取得了成功,但Venetta解释说,该项目并不具备可扩展性。“在资金方面,第一阶段的资金来自于捐款。我们有一个钱包,预装了Manna代币,供用户使用。不幸的是,虽然有很多人注册了这个平台,但我们发现很多账号都是假的,或者是不止一次创建的。这让我们相信,独特身份的问题比我们预想的要大得多。”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Manna与社交身份识别网络BrightID合作。Hedge for Humanity的董事会成员Philip Silva称,BrightID通过社交分析提供数字独特性,并指出,“BrightID建立了一个社交网络,在这个网络中,一个人的人脉可以为其身份提供担保。不需要个人信息,因为在平台上利用群体来证明用户是独一无二的。”

虽然Manna最初的基于区块链的UBI系统存在缺陷,但Hedge for Humanity和Manna现在正致力于一项名为“公民收入实验”的新举措,其中任何资产—如股票、债券或加密货币—都可以用来向有需要的人提供基本收入。BrightID正在利用BrightID来证明用户的身份,以对抗之前UBI模式中发现的问题。席尔瓦补充说:“公民收入实验将以抽奖的形式开始,让任何地方的人都可以报名参加,有机会赢取一年的UBI,每月支付100美元的加密货币(BTC、ETH或DAI)。BrightID将被用来确保用户只参加一次抽奖活动。这将有助于我们验证BrightID的能力。”

除了数字识别之外,Assia指出,去中心化的UBI系统需要网络效应才能创造新资本的价值。他指出,为了让GoodDollar币获得价值,需要有网络效应来强制执行币的可用性。然而,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经济学家、Project Greshm的创始人Alex Howlett认为,区块链并不是UBI模型的合理技术。“货币必须要有一个独立于市场的标准价值。定价标准必须以不受市场力量影响的东西来设定。还需要有一个市场力量的外部权威来为经济创造一个价值标准。”

虽然这是一种观点,但目前参与美国前总统候选人Andrew Yang的UBI项目的UBI专家Scott Santens指出,基于区块链的UBI系统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不过,他指出,最大的障碍是让足够多的人使用这种新货币,并补充道:“它需要非常方便用户,需要像Visa和Mastercard一样被广泛接受。”

尽管持怀疑态度,但Assia仍然意识到实施像GoodDollar这样的项目可能需要时间,他提到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长期的举措。他进一步指出,许多其他项目,如公民收入实验,正在建立出协议来发展开放的UBI模式,他说:“我们所有人都在执行非盈利的概念,并试图了解如何丰富这个空间的其他项目。有很多大的想法需要在执行中结晶,最终会让很多人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