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靠着四川、云南等地廉价充裕的水电资源,比特币矿工们得以保持着较低的挖矿成本,因此在挖矿行业中我国市场份额一直是独占鳌头,然而这一情况现在会将开始逐渐转变。

距今一年半之前,我国矿工所占据的算力达到了全球算力的90%,然而现在,这一数据已经出现了大幅下滑,截止五月底,这一数据已经跌至65%,尽管当前我国仍然是全球拥有算力最多的国家,但是这一趋势显示,我国矿工正在“出逃”。

我国在比特币挖矿行业其实有着巨大的优势,全球主要的矿机生产厂商都在我国,近年来监管的态度也有所放缓,尤其是区块链被列为重要的金融科技技术后,各省出台相应支持措施,帮助当地的区块链企业进行发展,而其中四川、云南两地许多市县都针对当地的矿企发布了支持措施。

然而,瑞波和日本软银联合公司(Ripple SBI Asia)CEO Adam Traidman近日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矿工在中国部分地区要付的电费比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还高,有些地方这种电费差价还不小。再加上各种综合考量,他确信比特币区块链算力分布会从亚洲转向西方,尤其是美国。”

如Adam所言,矿工的出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电费,尽管我国四川、云南等地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电价也相对较低,但是比特币价格的不断波动迫使矿工们去寻找更低廉的电费,以获取更高的收益。

而在五月份,比特币顺利完成了第三次区块奖励减半,这迫使效率低下的矿工离开市场,挖矿业开始向着机构化、专业化的方向发展,个人基本很难再参与其中,因此当前全球矿业正从百花齐放转变成资源资本集中型,越来越多中下游区块链公司开始向矿业聚集,机构间的合作正在加强。

而相比于一些国家对于挖矿行业的开放态度,我国仍然相对保守,尽管近来我国在监管上已经有所放宽。哈萨克斯坦等地吸引到了越来越多的矿工建立新矿场;今年以来,设立在德国的矿池正在增多;冰岛和瑞典“最受”矿工们欢迎;四月底,伊朗最大的矿场获得了政府颁发的许可。

在监管方面的放松,让这些国家吸引到了许多矿工的进入,这也是我国矿工流出的原因,相比于我国监管态度的不断变化,一个积极友好并且稳定的监管态度对于矿工而言风险要更小。

随着算力不断“出逃”,我国在比特币挖矿行业的优势将会逐步走低,如果我们失去了这一项优势,对于我国来说或许并不算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