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CNBC报道,股东协会SdK周五对安永提出刑事赔偿,因为安永没有更早地对Wirecard的会计行为进行警示。该组织认为,安永,特别是两名现任和一名前雇员,对没有更早提醒当局和投资者负责,事件的最终结果是Wirecard股价急剧下跌。

“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复杂的诈骗案,涉及多个全球不同机构,目的是蓄意欺诈。” 安永在给CNBC的一份声明中说,它认为,“即使是最健全和最广泛的审计程序”也无法发现这种规模的“合谋欺诈”。

本月早些时候,在最近一次揭露会计舞弊行为之前,律师事务所Wolfgang Schirp曾对安永提起集体诉讼,原因是其未能发现Wirecard 2018年账户中的不当入账付款。

截至发稿时,Wirecard股票交易价格为3.5欧元(约合4美元)。在该公司承认员工故意提交虚假或误导性声明“以欺骗审计师,并对这些现金余额的存在产生错误的看法”之前,6月17日该公司的股价曾达到105美元。

至少目前,Wirecard仍是德国最著名的蓝筹股指数DAX 30的成分股成员。该公司周四申请了破产。

Wirecard的沦陷让很多客户企业陷入了困境。例如,加密支付卡提供商Crypto.com和TenX一直在使用一家子公司—英国的Wirecard Card Solutions提供的卡。

Crypto.com周五透露,就在金融行为监管局(FCA)下令Wirecard Card Solution立即停止运营几个小时后,它正在转向一个新的供应商。

TenX告诉客户,他们将无法再使用他们的卡。“TenX团队正在努力尽快重新启用受影响的服务,”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