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很多人不知道,最初的洗钱真的是源于一台洗衣机,20世纪20年代,美国芝加哥黑手党一个金融专家购买了一台投币洗衣机,开了一个洗衣店,将脏钱与洗衣收入混合在一起,再进行税务申报,税后的赃款就这样被“洗白”了。


而到了现在,洗钱已经不仅仅是限于“买洗衣机洗”了,各行各业都有可能成为洗钱的渠道,然而本应走在抗洗钱第一线的银行,却成为了洗钱的最大帮手。

9月21日,超过2100份由商业银行,向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局(FinCEN)提交的可疑活动报告(SARs)被泄露。

    

在这些泄露的报告中披露了约2万亿美元的不法交易,涉及的银行不乏汇丰银行、渣打银行、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等国际银行。

2万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呢?

根据2019年全球各国GDP排行来看,美国全年GDP仅21.43万亿美元,中国为14.63万亿美元,全球仅八个国家的GDP能达到2万亿美元。


前面小圈就说了,银行在这些不法交易中,是一个“帮凶”的角色,汇丰银行明知客户涉嫌“庞氏骗局”,却仍纵容其转移8000万美元资产;摩根大通涉嫌为黑手党头目转移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德意志银行涉嫌帮助犯罪组织、恐怖分子和毒贩洗钱;巴克莱银行涉嫌为俄罗斯亿万富翁逃离制裁、进行洗钱。

而其中帮着洗钱最厉害的就是渣打银行了,渣打银行打着慈善、捐款、支持或者礼物的名义,背地里却帮助伊朗政府进行了数千亿美元的秘密交易,当然也不是白帮忙做事的,渣打在这些交易中获得了上亿元的“好处费”。

就此事,国际金融研究所(IIF)发声称,目前金融犯罪已对整个社会构成了严重威胁。调查结果将推动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采取紧急措施打击金融犯罪。

事实上,洗钱一直是全球各国重点打击的金融犯罪,但是就目前的监管方式而言,并不能做到完全杜绝洗钱发生,比如加密货币就是一个监管很难完全监控的洗钱方式。

我国今年就在狠打通过加密货币进行的洗钱,此前行业内许多人都被封禁了银行卡,其中OTC商成了重点打击的对象,还有不少OTC商登上了央行的“惩戒名单”,身份证下所有银行卡都被停止非柜台交易,并且五年不得开卡。

除此之外,我国也在研究使用其他的技术手段进行洗钱监管,今年以来被热议的“央行数字货币”与“区块链”就是其中非常值得注意的两个方式。

从当下公布的央行数字货币信息来看,央行数字货币是可追踪的,在赋予了公众使用的隐私安全权利之下,同时保留了央行的追踪交易的权力。

简单来说,就是你跟别人的交易,除了交易参与者跟央行,其他所有的第三方都看不到你的信息,相比于现在的第三方支付而言,信息泄露问题将会不复存在。

而对于洗钱而言,因为央行可以直接追踪交易,因此央行方面可以直接监控所有的异常操作,相比于现在各银行之间的信息不通,导致洗钱行为可以逃避监管,未来想使用央行数字货币进行洗钱就基本很难实现。

而另一方面,可能有人要说,如果像黑手党那样,利用公司、企业进行洗钱怎么办呢?

那就要说到区块链技术了,鉴于区块链本身具备可溯源、无法篡改、数据透明等特性,因此区块链在企业洗钱上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比如公司记假账,一旦所有生产链上的数据、企业全部上链,一家企业买原材料的一分一毫,都将与其原材料提供公司对应,卖出的产品也会一一对应,而且可以溯源一一追踪,一旦出现异常的数据,可以直接追查,因此企业做假账的成本就将急剧增高,比如可能需要买通整条环节上的所有公司。

因此,未来在洗钱这一违法行为上,央行数字货币与区块链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方式,相信随着技术的发展,洗钱的难度将会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