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9年6月以来,全球多个国家都开始了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国际清算银行8月公布报告,截至2020年7月中旬,全球至少有 36 家中央银行发布了零售型或批发型的CBDC工作。

目前我国的DCEP算是走在世界前线的,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我国就开始了对于CBDC的研究,2017年,成立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截止2020年4月,我国已为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应用提交22件、65件、43件专利申请。随后DCEP在深圳、苏州、成都、雄安四地试点,并与滴滴、b站等多个平台合作,进行应用场景试点。


但是在此之前,其实也有不少国家试水了CBDC,但是这些国家推出CBDC主要是为了应对经济危机,而且推出的CBDC在技术设计上也并不成熟,这其中包括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

厄瓜多尔:厄瓜多尔币

厄瓜多尔早在2015年2月就推出了电子数字货币“厄瓜多尔币”,用以维持汇率稳定,推进厄瓜多尔“去美元化”进程,不过这一币种推行并不顺利,推出一年后仍未在该国流行,最终2018年3月,厄瓜多尔币宣告停止运行。

委内瑞拉:石油币

2018年2月,委内瑞拉推出“石油币”,此前委内瑞拉国内经济问题非常严重,通胀最严重时,通胀率将近10000000%,因此推出“石油币”也是为了摆脱经济困境,但与厄瓜多尔相似的是,委内瑞拉的“石油币”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此外,乌拉圭、突尼斯和塞内加尔、马绍尔群岛等国也先后宣布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但大多因未能得到广泛使用而潦草收场。


而相比这些小国家,主流经济体国家虽然在积极研究央行数字货币,但是只有极少数打算在短期到中期内发行数字货币,目前计划推出的包括中国、瑞典、加拿大等,相比之下美国、英国、日本都还没有明确的发行计划。


目前世界上设计完整、具有货币变革意义的、预计最快推出的,仍然是我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可以预想,在未来的几年内,我们将见到央行数字货币落地,并将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为我国以及世界主权货币形式变革打出一个漂亮的样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