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期间,因为无法出去吃喝玩乐,小圈身边不少朋友都说疫情结束了要“报复性消费”,然而现在的他们,却是“超过5块钱的活动不要叫我”。


虽然上述的话是朋友的玩笑话,但是肉眼可见的是,目前欧美的经济正在陷入消费者“不能消费、不敢消费、不愿消费”的困境。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近期称,新冠疫情将给美国未来几十年的长期财政蒙上阴影,2050年联邦政府的债务水平将达到美国经济总量的近两倍,美国长期的财政路径是不可持续的,会让人们对美元的长期信心受到威胁。


(预期2050年美国公共债务将达到美国GDP的2倍)

而为了应对债务的进一步增长,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称未来美国政府将不得不削减支出,或者增加税收。

上述翻译成通俗一点的话就是,美国人的刺激资金要减少了,因为国家不能欠债了,而且美联储要继续“发大水”,大家手里的钱要越来越不值钱了。


经合组织近期发布的中期经济评估,不确定性增加的影响,将包括家庭预防性储蓄增加和商业投资减少,尤其是高负债企业。

个人与企业“不能消费、不敢消费、不愿消费”,而这又会导致美国经济陷入难以复苏的境地,众所周知,美国经济主要是以消费拉动的,截至2020年6月数据,美国私人消费占据GDP的66.7%。


普通消费者手里没钱、钱不值钱,企业不敢投资,政府降低支出、不断印钞,这一切如果美国政府无法妥善解决,最直观的结果就是未来美国与美元的“信用下跌”,甚至“信用破产”。

当然,从全球的角度来说,美国信用破产既不能出现,也不会出现,美国的债主主要还是全球其他国家的央行,一旦美国信用破产,这些国家的经济、国家信用也将会受到影响。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许多国家正就“美国信用下跌”这一可能做应对。在截至今年7月的过去23个月中,美债有22个月处于被外国官方投资者抛售状态,总出售额近9985亿,创出全球央行抛售美债量的新高水平。


(全球多国央行正在抛售美债)

然而抛售了美债,各国央行仍然需要其他的资产进行替代,因此黄金、欧元、人民币就成为了最吃香的部分。

黄金不用说了,黄金一直是各国央行的储备货币中重要组成部分,俄罗斯就一直在增加黄金储备,8月份,俄罗斯银行黄金持有量为121吨,其黄金储备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俄罗斯黄金储备数据)

而欧元作为这一波美元贬值中的受益者,本身欧元就是全球第二大储备货币,尽管此次欧洲的疫情也非常严重,但是相比之下,欧元仍然处于一个比较稳定的价值,因此,此次危机后欧元的全球储备占比可能会出现上涨。

最大的受益者则是人民币,在这次新冠疫情给全球各国的考验中,中国是答题最优秀的那个仔,亚洲开发银行预测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将会出现将近60年来的首次经济萎缩,中国是少数成功摆脱经济下滑的经济体之一,预计中国2020年GDP将增长1.8%。

得益于中国对疫情的优秀处理,中国国债与美国国债的命运完全相反,中国国债成了全球经济体眼中的香饽饽,外国资金投资中国国债的占比,从2018年开始急速增长,到今年二季度,全球投资者买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高达4.3万亿人民币,创下历史新高。


同时,中国也正在推动人民币走向世界,使更多国家认可人民币的储备以及清算结算地位。今年以来,中国不断推进央行数字货币进展,一旦DCEP广泛使用,可能一定程度上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DCEP能够进行跨境结算,也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一个重要推手。

摩根士丹利预期,到2030年时,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的占比,可能会上升至5%至10%之间,超过日元和英镑的比例,成为第三大储备货币。

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资产也正在崛起,那就是比特币。

这一想法可能看起来很无稽,但是早在2018年,利伯兰自由共和国就将比特币作为国家储备货币,阿根廷等受困于经济危机的国家也有将比特币作为储备资产的打算。而在今年的这场疫情中,比特币用实力证明了它确实具备避险能力,各国也开始关注重视加密市场,美国、欧洲都开始立法对这一市场进行监管,因此未来加密市场走向正规化已经是必然。因此,被称为“数字黄金”的比特币,其实也有潜力成为全球储备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