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讨论比特币的少了,讨论区块链的多了。这是个好现象呢还是个好现象呢?

据说在当年郁金香泡沫盛行时,每次搞出来一种新品种的郁金香,大家都会趋之若鹜:这个稀有,这个五年开一次花,这个是xx大师亲手签名的球茎,这朵花上有著名投资界大师冯诺依曼小平徐的唇印……总而言之,每当新出来的一种新的郁金香,大家都会激动万分,技术创新啊,大家一定要拥抱。

爱郁金香当然没错。比如荷兰人到现在还是喜欢郁金香——尽管他不会那么值钱。但毕竟郁金香没有做错什么,它在历史上带给人们的更多是刺激,但那些过去的,都成了美好的回忆。

互联网到现在也不值钱了,但是在2000年的时候,一根网线估计也能几千万。当然,那时候值钱的还有码农工程师,现在?对不起,我们只需要会深度学习的人才。

在若干年回忆往事的时候,一个炒币的大师也许会对着他们的子孙说,seize the day,因为人生的机会总是瞬间即逝,那个时候他也许眼中也会包含泪水,毕竟他曾经深爱过的那些加密货币,在价格最高的时候都卖给了一帮傻逼。那些傻逼后来只剩下一堆加密货币。

……………………………………………………

以上和今天的主题无关。如果说今天的主题是一盆非常严肃的主餐,那么对不起,以上的这几段文字就是在上菜之前,一个大厨的意淫,或者说是向一盘菜里吐的一口唾沫——这个家伙没有靠比特币发财,因此只能靠这样的方式来泄愤了。

今天的主题其实想说货币。

关于比特币和货币关系的问题一直众说纷纭,但实际上,很多观点其实都是在扯淡,或者说,有些观点根本经不起我们去认真推敲(当然我也知道,一认真我就输了)。比如我看一个公众号的作者就写,2000年前黄金变成了货币,1000年前白银变成了货币,300年前法币出现了,然后未来呢,比特币肯定会引发腥风血雨,国家和民间会展开一场关于货币谁主沉浮的大征伐……未来我是不知道的,但我知道他对历史的说法,完全可以挑出十万个毛病来。

当时我就在朋友圈转发这个文章说,前三句话错了一对半,无知者无谓。这句大话恰好被我的一位学长看到了,他给我留言说,那你应该说说你的观点嘛。我心说正好我之前讲过这个问题,那就干脆,周三的时候把当时讲得主要内容贴出来就好了。

在之前的时候,我受邀去西安参加了一个关于区块链的读者见面会。当时正值ICO被狂虐,比特币还没有陷入最后一个月的爆涨,但是所有的人还是很操心这个事儿——毕竟都是钱啊。

我当时其实只是用十几分钟讲了一下货币这个东西以及我对它的一些思考(说是思考,大多书都是书本知识,只是还没有被哪位知识大神碎片商业化)。我的意思其实很明确,当然我讲得很含蓄,那就是比特币啊,不是亲娘养的,你怎么爱他,怎么宠她,最后他也很可能是杨贵妃啊(有点乱伦了吧)。

我得出如此的结论,大概与我所阐述的历史事实有关:自从有了国家或者权力机构,货币这事儿主流上就一直是国家或者强权说了算。也正是因此,比特币和其他山寨币或者呆逼,顶多也就是在这个大潮之中泛起的几朵浪花而已。

换个通俗的说法,按照我的观点,只要国家存在,那么法定货币就是正室,比特币则肯定是小三,正室母仪天下,小三则可歌可弃。至于那些山寨币,他们顶多也就算是野鸡。

既然如此,区块链是什么呢? 那就要看我下面的PPT了。

我这个PPT有个大名字,叫做从古代到未来——区块链的信用价值。当然,我主要讲的还是从古代到现在的事儿。

(一) 最早的货币是虚拟的

货币最早既不是金子,也不是什么宝贝,最早的货币其实是虚拟的。

这个观点到现在还是有很多人不能接受的。因为按照经济学老祖斯密的说法,一种东西成为货币,毕竟是有点用处或者价值的,或者总共是稀缺的,比如黄金什么的。

但真实的情况显然不是这样。

金融可以说是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发明的。这帮人很早就发明了复利,最早的信用体系之一也是由他们建立的。某种白银可能被他们用作货币,但是实际上,在真实的交易中,没有几个人拿着银子到处说咱换点东西吧。实际上,苏美人只是创造了一种以白银计算的货币单位而已,有了这个单位,很多东西就可以进行价值换算了。

帕劳附近有个YAP岛,岛上在很早之前也有自己的货币——一堆从某个地方开采的大石头轮子。和苏美人一样,这帮人也不可能每天扛着大石头去交易,石头只是一种价值转换的标准单位而已。你五头羊值一个石头的钱,我两头牛也值一个石头,那好,我两头牛换你五只羊就可以了,至于石头,还是自己待在那里就行了。

所以说,最早的货币是虚拟的,这也许不一定或者不是我们祖先的全部,但是很显然,它足以反驳那种货币必须稀有或者有价值之类的说法。 

(二)货币的权威性

虚拟货币之所以能得到大家的承认,多少也反映出这些货币的权威性。实际上,即便是在没有国家之前,货币之所以能成为信用的一种载体,最重要的就是他得到了大家的共同认可。

但这种认可,很难说是源自于大家的自发,相反它们多是来自于某种权力机构的制定。在苏美人那里,虚拟的银单位之所以得到承认,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账都是由当时的权力中心:神庙负责的。那么在YAP岛呢,也可能是因为石头搬不走,所以也就有了权威了吧(区块链的记账好像也是搬不走的石头哦)

到了国家出现之后,毫无疑问,这种权威性来自国家。

一个国家的控制力越强,他的货币越好使,这个规律,可不是从美元开始出现的。实际上,在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是如此。朝代强则货币强。你就想秦朝这种短命鬼,虽然有很大的统一货币的野心,但是也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三) 中国的货币历史

中国的货币历史十分久远丰富,其历史之长,足以找到任何的例证来反驳某些人关于货币必须是稀有金属的观点。

例如中国在很早的时候就发明了纸币。在很多地方使用不值钱的铁当钱使用。中国从来没把金子当成一种真正的货币来使用(黄金天然是货币哦),顶多把他当储值手段,然后死了一起埋了。

相反,古代中国的货币与其说讲求稀缺性,不如说讲求实用性:铜钱哪有布匹来的有用呢,于是在唐朝我们就看到,布匹比什么黄金都好使。

中国可能用的最多的铸币金融就是铜钱。不过,中国天生又是个缺铜的国家,所以呢,货币缺失就会造成各种各样的问题,例如通缩什么的。缺钱也导致大家不愿意借钱,所以中国历史上利率一直高,直到现在中国人也不愿意借钱给别人。

后来中国实在是太缺铜了,所以还是改用白银当货币吧。当时全世界的白银产量突然多了起来——西班牙在南美搞这个,日本人也在家里挖白银,中国人觉得,真好,为我所用得了。

到了现代之后,现在所说的法币才开始出现。但所谓不与金属挂钩这个事儿也没啥创新的,毕竟以前的虚拟货币就是大石头,和金属一点关系也没有。

现代的伟大和进步是在于用一些其他的方法,增加了信用的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反过来保证了货币的稳定。

(四)比特币和区块链

比特币新不新鲜呢,有他的新鲜之处。但是也不见得有那么新鲜。这个问题见仁见智,我们就不展开了。

但比特币的本质我们其实要搞清楚。比特币的本质不是它的稀缺和需要挖矿之类。毕竟我们在本文最批评的就是以为稀缺就可以具有货币属性的问题。是的,比特币和黄金很像,他们稀缺又需要劳动才能获得,但是这顶多说他们可以和金子一样值点钱,你可以屯一点,就像以前自己院子里埋着金子一样(但至于能不能和金子一样值钱,也是要看运气了,毕竟游戏币也需要打游戏才能赚到,也很辛苦哦)。

但货币的本质是权威性。你得有人认可你,才可以得到更多的使用可能。在古代,这种权威来自神庙或者统治者或者地区首领,到了现代,这种权威来自民选政府(既然代表民意,那么货币也就是民众共同认可的);而不管古代和现代,强权强货币的道理一直没变。

比特币却是无政府主义的一种产物。无政府主义下,谁说了算? 区块链的不可篡改?也许吧,这是个新课题。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的观点还是没变:比特币成为信用货币的机会比较渺茫。

有人会说,小三不是也有扶正的时候吗。是的,但扶正的小三就不是小三了,扶正的小三就是从反权威变成了权威,它的任务就是要防备别的小三出现了。

最后说说区块链。区块链挺复杂的,我觉得我也不知道会怎样。但是就像以前说模型一样,模型都是错的,但是有的模型有用。区块链本质上是个技术,既然是技术,那就是中性的。中性的东西如何发展?那就要看和实际的结合应用了。

不过我最近也发现了新现象,那就是讨论比特币的少了,讨论区块链的多了。这是个好现象呢还是个好现象呢。不知道,如果真是讨论应用,那么我们的故事以后还有的讲。如果只是想说那些层出不穷的新山寨币或者新xx币,那们谁知道呢,稀有品种的郁金香本身也挺美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