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采访:LeftOfCenter 受访人: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

本文由链闻与星矿科技联合推出,星矿科技是 A 股上市公司 IMS(天下秀)旗下子公司。

已经退潮的 DeFi 热潮为开放金融带来大量热钱,投资者正急着为这些钱寻找下一个加密投资标的,有人预言 NFT 是下一个投资热潮。

作为散户投资者,我们无法评价这样的判断,但至少在投资之前要弄明白 NFT 到底是什么,它有哪些可能的用途。毕竟看懂再买,是一名价值投资人的基本素养。

为此,A 股上市公司 IMS(天下秀)旗下从事区块链技术开发的子公司星矿科技与链闻联手,对 NFT 的应用图景进行一次的整体性介绍,NFT 领域的老玩家、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也对这次梳理提供了极大帮助。

虽说是整体的视角,但必须指出,一篇文章无法覆盖所有用例,更何况热爱折腾的加密开发者们创意不断,每天都有新的玩意儿诞生。但好消息是,该文在手,NFT 生态全懂。

NFT 是什么?

在解释 NFT 是什么之前,先来看看 Fungible Token 是什么。

Fungible 意即同质化。同质化的意思是,一个代币和另一个代币没有不同,每一个都拥有相等面值,因此互相之间可以互换,类似于我们通常使用的货币,相等面值的可以互换,也可以用来购买其商品。比如,一张 5 美元的钞票可以购买一个热狗。

大部分加密货币都属于同质化代币,比如我们熟知的比特币和以太币。虽然它们的价格时而会有波动,但是同质化代币由于每一个面值相等,因此可作为一般等价物用于交易,具有较高水平的流动性。

NFT 全称是 Non-Fungible Token,是 Fungible 的相反,译为非同质化代币,意味着每一枚都是不可替代的,独一无二的。如同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世界上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 NFT,这意味着不能一对一兑换,交易起来也非常困难,因为要对各自进行价值评估。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是,代表艺术品的 NFT 不能用于交换,比如罗浮宫中陈列的 Mona Lisa 画像和儿童随手涂鸦作品用来互换肯定行不通,因为两者价值天壤之别。

在技术上,NFT 的实现是在智能合约中嵌入一种可进行身份识别的信息,从而让每个 NFT 都有一个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 ID。这种独一无二的属性让 NFT 天然不适合用于交易,但可成为纪录和存储包括艺术品、游戏和收藏品等数字产品所有权的理想选择。

知识产权代币化

NFT 的最大用途之一是将其用于知识产权,比如图片、视频、博客、音乐、艺术品这样的数字内容作品。

这意味着,当一件数字产品以 NFT 形式存在时,你必须花钱购买。这或许有点违反人的常识,进而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我明明直接在流媒体 Spotify 上听个音乐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花钱购买一个 NFT 呢?比如,我明明可以谷歌一下,下载高清图,然后设置为电脑屏保,一分钱不花,为什么我还要花 3 万美金购买一幅 NFT 艺术品呢?」

可以说,以上疑问是对 NFT 最大的误解。

因为一个图片 NFT 并不等同于图片,而是该图片的许可权。因此,当我以 NFT 的形式购买某件知识产品时,购买的是拥有这件作品的某项特定权益,比如当你购买某个音乐 NFT,购买的其实是从一张 7 位数销量专辑上获得版税的权益。在知识产品的应用上,NFT 本质上是一种内容许可权。

内容许可权包括以下几项基本权利:拥有和保留权、出售和出借权、特许使用权和重复使用权。NFT 独一无二的属性决定了 NFT 代表的资产是稀缺的,因此可承载独特的价值,且不可被篡改、复制或替换。这样的特性非常适合将 NFT 应用于数字内容产品上,即创作者可将一件作品多种不同权益分割成多个 NFT,然后出售。

如若这种许可授权如若广泛应用,将会颠覆数字化创意经济。 

NFT 在艺术品行业的应用

说起 NFT 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应用,首当其冲的当然是艺术品行业。

迄今为止,大部分加密项目不过是人类行为在加密版本中的复现,从市场、交易、借贷到投机,艺术品行业当然也不例外。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形成的传统艺术品市场,有比较完善的产业链,艺术资产金融化的应用和探索有较好的实践基础,这让以加密金融形式介入传统艺术市场成为可能。

另一方面,今年开始兴起的 DeFi 挖矿热,为开放金融带来大量热钱,投资者需要将这些 DeFi 收益投资新的标的,进而让 NFT 市场升温。

根据 DappRadar 发布的 NFT 市场报告,9 月份,NFT 市场交易量激增 1127%,突破 700 万美元,其中,NFT 数字收藏和交易平台 Rarible 的交易量占比高达 81%(约 550 万美元)。

NFT 市场 Rarible 之所以能如此火爆,在于 7 月份启动的 NFT 流动性机制,通过「市集流动性挖矿」(Marketplace Liquidity Mining)机制将总供应量的 60% 的治理代币 RARI 分发给用户,只要是有 NFT 代币购买和出售行为都可基于每周获得相同份额的治理代币 RARI ,也就是说,矿工每周将根据用户在 Rarible 市场上(https://app.rarible.com/)的购买量和销售量获得 RARI 代币。此外,Rarible 还通过空投的方式将代币总供应量的 10% 分发给所有 NFT 持有人,该方式不限购买平台。

这样激进的激励行为,虽然让 Rarible 的数据非常好看,但该平台上发生的清洗交易已成为一个问题,虽然 Rarible 后来通过引入平台费机制希望以此消除清洗交易行为,然而这可能不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诚然,在「人人都是艺术家」这样的陈词滥调下涌现出许多粗制滥造的 NFT 作品,以及存在交易清洗和投机等一系列问题,但拨开鱼龙混杂的迷雾,仍然清晰可见一系列有趣的 NFT 项目,通过解读这些案例,我们可以一瞥 NFT 的特性、潜力和可用性。

一件作品:Right Place - Right Time

NFT 艺术品 「Right Place - Right Time」来自艺术家 Matt Kane,这是一件以比特币为主题的动态作品,作者在其中植入了 BTC 喂价算法,该 NFT 会根据每隔 12 小时更新一次的 BTC 价格而变化,也就是说作品的图案会基于比特币价格波动性而变化。此外,每一次 BTC 价格突破关键节点(比如当 BTC 价格突破 2 万美元),该 NFT 会自动铸造新的 NFT 并出售,限量为 210 枚,购买者有资格申领一个对应的 NFT 印刷版实物。可以说,这些作品是以 NFT 卡牌的方式记录 BTC 价格历史,具有一定收藏价值。

这件作品在 Async Art 平台上已被 TokenAngels 以近 10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不过,此次出售仅为 21%的收益权,即每一次新生成和销售 NFT 所得收入的 21%会归 TokenAngels,剩余部分则由原作者 Matt Kane 保留。也就是说,NFT 作为一种自定义比例的收入权益凭证被出售,让原作者保留部分的经济收入权益,同时,创作者还享有对作品微调的权利,即使出售作品后艺术家也有权对作品进行修改。

NFT 挖矿的 DeFi 社区试验项目 MEME

MEME 是另一个值得一提的项目,最初因 DeFi 社区梗文化一炮而红,但目前已开始向 NFT 艺术品转型。

MEME 起源于一则讽刺玩笑,其创始人 Jordan Lyall 最初被各种类似于 sushi、泡菜等 meme 项目恶心到了,发了一则推文,说要 5 分钟启动一个虚构 DeFi 项目「The Degenerator」,以此反讽市面上那些短时间上线的 DeFi MEME 项目。

没想到该条推文引发了热烈反响,随后真的有人铸造了代币 MEME,并自发形成了社区,在公平空投后通过与 NFT 稀缺性挖矿结合,引发了相当的市场热度。

MEME 的火热与 NFT 稀缺性挖矿密不可分,在 MEME 发布的 NFT 卡牌上,记录的都是币圈真实发生过的各种 MEME 梗,如果你是「老人」,看完不禁会心一笑。

上图左边这张卡牌讽刺的是,假冒为中本聪的「澳本聪」,经常被比特币社区的人嘲笑和鄙视。右边这张卡牌则描述了 sushi 创始人 Chef Nomi 和 FTX 创始人 SAM 的之间抓马狗血情。

这是 Uniswap 创始人 Hayden Adams 系列,左中右分别是普通、稀有和传奇卡。左边普通卡中,卡片里台词是「Giving them free money, and grab them back slowly - that's how we grow as DEXs」[ 给他们送钱(交个朋友),然后再慢慢割回来,这就是我们作为 DEX 发展的方式 ],很明显是在讽刺 Uniswap 的大方空投事件。中间稀有卡片中,卡片里台词是 DeFi 圈中的流行语「Few understand this」,少有人知道。右边传奇卡中,则是 Hayden Adams 本人骑着象征 Uniswap 的独角兽,笑嘻嘻地看着右上角 destroyed 的 sushi。

这些以恶搞梗为主题的 NFT 分布在 MEME 的 NFT 卡牌挖矿池中,按照规则,质押 1 个 MEME 代币可获得 1 个菠萝点数(一天最多可质押 5 个 MEME 代币),搜集满一定数量的菠萝点数可兑换该池子中特定的 NFT 卡牌。

不同的卡牌,供应量和兑换所需的菠萝积分根据其稀缺性各不相同,其中,属于「Genesis - LP」池中的传奇卡牌发行量最少,每张只有 10 个,所需菠萝积分也是最多的,75 个。

MEME 上有多个不同的 NFT 池子,除了最初的两个创世池 ,还有 event 池,以及新开的首个艺术家池

创世池之一的「Genesis - LP 」耕作池中,大部分为传奇卡,卡面上都是一些有传奇色彩的币圈大神,稀缺度高,每张只有 10 个,目前均已售罄。

普通池中的情况则更复杂一些,有一些卡牌十分受欢迎,早早售罄,投资者可以去 OpenSea 上继续购买。

充满 DeFi 梗文化的 MEME 加上策略性游戏挖矿,吸引了不少用户加入,MEME 迅速火爆,随之而来的是代币的水涨船高,就在该项目发布不到 24 小时,该代币的日交易量达 100 万美元,代币价格一度高达 40 美元,最高峰值达 1807 美金,目前维持在 312 美金,市值为 670 万美金。

当然,有人认为 MEME 的 模式不可持续,火爆只是一时的,针对这些质疑,MEME 计划引入更多艺术家,联手创造更具持续性的长期价值。

首批引入的艺术家池子为数字艺术家 Sven Eberwein 创作的以菠萝为主题的一套数字作品「SVEN x $MEME 🍍 Series」,充满寓意,十分有趣。

Sven Eberwein 是居住在洛杉矶的数字艺术家,擅长计算机图形学、互联网文化以及模因学,该池共有 4 件作品,每一件作品的供应量和兑换所需积分会根据稀有度不同而各不相同,稀有度最高的作品「Don't buy $MEME」供应量为 500 个,所需积分 10 分,稀缺性最高的「🍍Crashtest(Because it will)」供应量仅为 10 个,所需积分 60 个。

Sven Eberwein 还在 MEME 平台上还启动了一场作品拍卖,该作品名为「Pineapple Ponzi」,只有唯一一件,通过竞价拍卖最终被人以 88 个 MEME 代币购买,其中收益的 10%捐给慈善机构。

我们期待看到更多艺术家进军 MEME 平台,创造持续性的长期价值,值得关注的是,下一期进驻的艺术家极有可能是匿名艺术家 Pak。

Sven Eberwein 发推暗示下一个接棒者艺术家是 Pak

Pak 是谁?链闻此前曾经报道过这位艺术家,他是国际知名的 Undream 工作室和艺术 AI 公众号 Archillect (推特超 200 万粉) 的创始人,从事数字艺术创作已超过 25 年,曾与数百个大品牌和工作室合作。自从今年 2 月其第一件作品「Cloud Monument Dark」出售以来,Pak 已通过数字作品赚了数十万美元。其中,成交价最高的一件艺术品名为 Terminus,由数字艺术品收藏者 Eric Young 和 WhaleShark 经过 5 个多小时的竞拍争夺,最终达到创纪录的成交价 138.5ETH,按当时价格约合 5.3 万美元。

NFT 艺术品市场 SuperRare 

SuperRare 成立于 2017 年,是一个可收藏和交易数字艺术品的 NFT 艺术市场,平台上的每一件艺术品都基于托管其上的图片代币化,然后陈列在创作者个人资料中。该平台支持艺术品门类广泛,除了常规作品,还包括编程艺术和动态艺术作品。艺术家进驻具有一定门槛,需申请通过后才能加入,加入筛选机制可在一定程度上过滤作品的质量。

进驻该平台的艺术家首次销售作品可获得收入的 85%,剩余的 15% 收益作为佣金为平台所有。此外,SuperRare 为艺术家永久保留 10% 的作品收入,也就是说,即使艺术家已经出售了作品,仍可永久从每次二级市场中销售中获得 10% 的被动收入,类似于版税。

这是一个对艺术家十分友好的功能,也吸引大量艺术家进驻。因为传统艺术品收藏上,一旦艺术品被出售,就再也无法从自己早期作品中获利了。

NFT 艺术品市场落地的瓶颈

不过,在实际运用中,NFT 在艺术品行业的落地还存在一系列问题。

流动性难题

首先,NFT 非同质化代表的稀缺性适用于体现独特价值的一系列应用中,但也正是由于其独特性,导致难以评估价值,这让 NFT 艺术品的自由交易难以实现,并产生流动性问题,事实上,流动性问题被认为是 NFT 有待解决最为迫切的问题之一。

为此,出现了一系列新颖的 NFT 流动性解决方案,比如碎片化解决方案 NIFTEX 、NFT 挖矿方案如 Whale 和 Rarible 。

其中,自助式 NFT 流动性解决方案 NIFTEX 允许用户将一个 NFT 拆分成数个 ERC20 格式的碎片化代币,这些代币可在公开市场上交易和互换,从而为独一无二的 NFT 解锁流动性。

这可让普通人积极参与加密数字艺术品投资,而如果想要拥有一件完整的 NFT 艺术品,则需要投入更多成本,在 NIFTEX 中以买断条款的逻辑实现,比如,如果有人想呈现一个完整的 NFT,则可通过报价来买断 100%的碎片代币,一旦该报价被所有持有者接受,则可确保收回剩余的碎片代币将该枚 NFT 复原。但是,如果该报价不被接受,报价者拥有的碎片代币则可以该报价被其他人以买走。

对于一个加密生态系统来说,最为重要的是其代币机制可以促进社区有机增长,就 NIFTEX 而言,NFT 创作者是整个社区的核心,因此,只有围绕这个核心角色衍生出一套可持续发展的机制才能从根本上持续维持一个繁荣的 NFT 市场,促进更多优秀的 NFT 作品的产生,让社区长期焕发活力。

为此,NIFTEX 推出了一个对社区中核心角色「艺术家」友好的版税预留功能,即碎片化代币处理完成后,系统会为创作者自动保留供应总量 5%的碎片代币,这意味着,就算创作者不再拥有自己创作的 NFT 作品,也可通过碎片代币的二级市场交易获益。二级市场中碎片代币的交易量越大,代币价格就越高,此时创作者就可通过出售这 5%的预留碎片代币捕获上行溢价。市场层面上,基于 NIFTEX 拆分后的 NFT,每一次在支持版税分成的市场上被转手出售,其中一部分收益都将分给创作者。

这意味着,如果某件 NFT 作品在市场中广受欢迎,那么其作者可以有效捕捉其上行价值,激励更多创作者加入该平台。

行业早期,基础设施不足

加密艺术处于早期阶段,有基础设施不足的问题。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认为,在传统艺术品行业中,有一个完整的生态,像画廊、拍卖行、艺术品经纪人,还有专门的艺术评论家、学院派的艺术研究者、艺术批评家,整个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而艺术收藏家是这个生态中艺术市场的终端。

在现阶段的加密艺术或者 NFT 生态中,没有形成像传统艺术市场这样成体系的、互动非常频繁的、健康的生态,目前加密艺术品行业缺乏生态,仅有几个像 OpenSea 这样的艺术品交易平台, Superare 和 Makerplace 这些专门的一级发行和二级拍卖平台。

但仅有这些基础设施是远远不够的,更不要说现在这些平台的体验都非常糟糕。以 OpenSea 为例,上面有各种各样的 NFT,比如 NFT 艺术品、加密游戏资产道具、皮肤、ENS 域名,这有点像早期的阿里巴巴,什么商品都往上堆,但其中每一种类别的资产,所对应的用户画像都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其实是市场早期混沌状态的一种表现,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早期市场还不成熟,未来会出现专门的数字艺术聚合平台,会把 Known Origin 和 Superare 这些平台上的艺术品都放在一起进行二级市场展示和交易,还有像 SpiderDEX 这样的专门的游戏资产交易平台。

所以未来随着产业的成熟,整个 NFT 市场会垂直化,产业分工会很清楚,有专门的 NFT 画廊、专门的 NFT 二级撮合交易平台、专门的 NFT 置换平台,有专门的 NFT 评论家、策展人。

圈子太小,艺术家不足

此外,NFT 艺术品行业体量和规模都还较小,需要出圈。

加密艺术目前仍处于早期阶段,大部分参与者都是原生加密货币行业的人,数字艺术品交易或者说投资的主体并不是艺术收藏者的典型群体。也就是说,无论是艺术家还是收藏家,基数都很小,想要成长壮大,还需要出圈。

曹寅表示,从这个角度来说,「不是 NFT 需要数字艺术,而是数字艺术需要 NFT。」数字艺术 NFT,对艺术收藏者会觉得很熟悉,在艺术市场空间很大。

无论是 SuperRare 这样的 NFT 艺术品市场还是 NIFTEX 这样的流动性解决方案,都为整个生态中的核心人物,即作品的创作者提供了友好的解决方案,即让创作者保留自己作品的部分收益权,即使出售很多年后仍可因自己作品价值上涨获得客观的收入,比如 SuperRare 为艺术家永久保留 10% 的二级收入权。

这样的政策对于吸引艺术家入场尤其关键。在传统艺术品行业中,一旦艺术品被出售,就再也无法从自己早期作品中获利了。

Pak 也持有同样的观点,TA (我们并不知道 Pak 的性别)认为,「加密数字艺术没有触及到「圈外」,主要障碍是扩展。」

另外,就艺术收藏者而言,星矿科技提供的解决方案 Hashii Art 为原本与加密货币绝缘的中国传统艺术藏家、鉴赏者和创作者引进了一种全新的加密艺术投资和管理权,这对于 NFT 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出圈机会。具体的做法是,艺术品先数字化,然后通过专门的硬件设备使得 NFT 艺术品得以在实体空间进行展示。曹寅表示,这在目前来说非常稀缺,给加密艺术品和 NFT 提供了非常难得的出圈机会,否则,加密艺术品仅限于加密货币圈这样的小圈子,无法做大。

Hashii Art 由 Hashii Art OS (操作系统)、ARTLOOP Box (智能硬件)、以及「艺术圈 Art Loop」(小程序)组成,集合智能硬件、操作系统、小程序为一体,旨在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解决艺术品保存和流通中的信用问题、价值分配等问题。

一个有趣的案例是,新裤子乐队彭磊的绘画作品在艺术圈 Art Loop 上完成线上交易,成为全球第一件区块链全链路交易成功的艺术品。该作品在全球区块链都会加以记载,任何一个想购买画的人,都可以在区块链找回,这幅画的价值和传承被进一步的认证,每一个购买人都不用在担心伪造问题。

交易清洗和市场操纵

正如之前所提到的,短短时间靠流动性挖矿崛起的 Rarible 被质疑清洗交易(wash trading)。

事实上,Rarible 联合创始人 Alexander Salnikov 也承认, Rarible 8 月份总计 75 万美元的 NFT 交易中,有大约 40% 涉及某种清洗交易。这意味着,这些看起来亮眼的交易量都是刷出來的。

作为市场操纵的一种形式,清洗交易是指交易者通过同时买卖同一种数字资产,在市场上制造高流动性的假象。想象一下,某 NFT 大鲸以 1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一件加密艺术品,接着以 2.5 万美元的价格卖给朋友,再以 5 万美元的价格买回,然后以 10 万美元的价格卖给毫无戒心的投机者会多么容易。

作为衡量市场情绪的最佳指标和反应交易所实力的重要指标,交易量清洗在加密行业广泛存在,无论是交易所还是 NFT 交易市场。

跨平台验证

一般来说,艺术家会针对一件艺术作品创作多个不同的版本,那么,一旦未来该作品升值后,就可以通过保留的其中一件受益。在像 SuperRare 这样的数字艺术品平台上,其区块链可验证的特点,可保证艺术家所有作品的版本都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唯一一件。

然而,该特性只有发生同一个平台上的条件下才有效。一旦跨平台,仍有可能发生同一作品被居心叵测的人多次提交的问题。

比如,就有创作者向 Rarible 平台举报,自己在 SuperRare 上几个月前铸造的作品被人重新发布到了 Rarible 上,并标价 3000 美金出售。该举报经过查证,已被平台接受,目前这幅作品也已经被移除。

艺术品市场为什么需要 NFT?

那么,我们要问的是,NFT 到底给艺术品市场带来了哪些优势,以致于我们认为,NFT 在艺术品行业的应用如此巨大且具有长足潜力。换句话说,为什么说数字艺术需要 NFT?

流动性

与传统艺术品相比,加密数字艺术品的流动性更强。

举例来说,藏家转手无需像传统艺术品交易那样需要处理邮寄、运输等繁琐细节,只需要在区块链上确认即可,此外,交易之后可直接在区块链上确认,永远留存记录,无法被篡改,可被追溯,因此交易后也不存在反悔的情况。

可分割特性

NFT 具有可分割的特性,这可极大开发 NFT 的潜力。

无论是之前我们提到的碎片化流动性项目 NIFTEX,还是 First Supper 这样可将艺术作品分层出售的平台(First Supper 可将作品分为主图层和子图层,与之对比,普通油画则无法单独抠下一层进行出售),又或者像「Right Place - Right Time」一样将艺术作品的部分收益权切割后出售,均可为艺术品市场带来更大的可能性,不仅资产类型更加多元化,也让艺术品收藏更民主化,让小额投资成为可能,不再局限于高净值投资。

不过,无论是传统艺术品市场还是加密艺术品行业,与单件价值之和相比,一件完整作品的价格总会存在一定溢价。

经济溢价,让普通人可以参与

在过去,艺术品投资的藏家都集中在高净值投资者,被大户垄断,此外,确定一件艺术品的价值有一定的门槛,基于 Web3 的加密艺术品从诞生起就具有金融属性,让价值清晰可见。

相比之前,如果你对数字艺术不感兴趣,可能就是绝缘于艺术品投资,因为估值是比较有门槛的一件事,以及得手之后是否能很好的卖出去,这些都有风险。

基于区块链的 NFT 数字艺术品,可自定义切割、碎片化,为价值而生,且通过市场形成价值,还有各种不同的流动性解决方案,这样,可将艺术品投资扩展到更多普通人,即使不能理解作品的人,仍可以通过纯经济投资的方式参与进来。

其他行业和应用

以上介绍了 NFT 在艺术品行业的应用,但这不是全部。NFT 作为一种新的加密基元,其展现的潜力绝不仅仅是艺术品行业,还包括一系列其他的应用场景。

区块链宠物养成游戏

宠物养成游戏加密猫(CryptoKitties)就是一款 NFT 游戏,加密猫是⼀个讨人喜欢的数字喵咪,每一只 NFT 猫咪都拥有独⼀⽆二的基因特质,并由此决定其外观和性格。玩家可以收集和繁殖喵咪,创造出全新的喵星人并解锁稀缺属性。加密猫繁衍至今,已经拥有接近 200 万只风格各异的猫,有接近 9 万个地址至少拥有一只加密猫,市场成交约 70 万只,价值 6 万 ETH。加密猫成为第一款现象级 DApp,证明了加密货币除了炒币之外还有其他实际用途。

DeFi 抵押+策略游戏+DAO+NFT

Aavegotchi 是一个集 DeFi 抵押、策略游戏和 DAO 的 NFT 平台,它发起于 Aave 借贷生态,为首款基于该生态中借贷资产 aToken 的 NFT 项目。

Aavegotchi 代表的是一张 NFT 卡牌,代表的是一个「小鬼」形象,获取一个 NFT 形象需要满足两方面的条件,一是与 Aave 生态中的「资产证明」挂钩,基于 Aave 平台上的 ERC20 抵押资产「 aToken」生成 NFT,其面值等于实时的 Aavegotchi 抵押品的价值和利息之和;另一方面,需要购买 Aavegotchi 中的治理代币 GHST 解锁进入传送门的权限。这意味着,这种 NFT 从一开始承载了某种内生价值,分别是 Aave 抵押资产数量和准入时花费的 GHST 代币。

Aavegotchi 采用了策略游戏,即稀缺性挖矿,稀缺性是指某个 NFT 特质的稀缺程度,该特质在 Aavegotchi 中的数量越小,价值就越大,从而可获得更多的 GHST 代币奖励。

和普通的流动性挖矿不同,Aavegotchi 稀缺性挖矿结合了游戏、装备、稀有特质等多个要素,这会让玩家觉得更有趣。

影响某些特质稀缺性的因素有,积极参与社区投票、努力提升等级、拥有某些特定装备,而这些行为又彼此互相影响,比如参与社区投票可提升等级,进而提升勇气值后可获得某项特质;又或者,获得某项特质才能拥有某套装备,该装备进而又可增加或减少 Aavegotchi 的某些特质,如,一支装备剑可能会提高 Aavegotchi 的进攻能力;当然,你也可以通过增加抵押品数量级和使用 GHST 代币购买装备,以获得某项稀缺特质,获得 GHST 代币奖励。

Aavegotchi 采用了去中心化治理,由 AavegotchiDAO 进行资金管理。作为一种治理代币,用户需持有 GHST 才有资格参与社区治理,对社区未来的升级、对新抵押品进行投票,更新游戏机制,甚至可能限制未来 Aavegotchi 的供应等决策进行投票。但 GHST 代币并不是唯一的参与治理条件,另一个条件是还需要有一个 Aavegotchi NFT 身份。

这里, NFT 可以被看作是一把解锁社区参与权益的钥匙,只有拥有 Aavegotchi NFT 卡牌即意味着拥有了某种身份和权益。

在该案例中,一个 NFT Aavegotchi 不仅通过资产证明(基于 Aave 生态中借贷资产 aToken 生成 )承载了其内生价值,并通过稀缺性挖矿等一系列操作和游戏化策略(工作量证明),主动升级,为自己累积更多价值,这些价值都可在沉淀在这张独一无二的 NFT 卡牌形象上,除了可量化的面值,还有独具个性的个体特质(稀缺性),这些特质根据稀缺性可兑换成经济价值——奖励,同时,累积到一定面值和拥有某些独特属性特质的 NFT,会天然绑定一系列社区的权益,比如成为治理参与权的不可或缺的一个条件。

NFT 就像一把钥匙,解锁的是某项访问权,在加密经济的策略游戏中,这把钥匙代表的是成就值。和其他类型的资产不同,钥匙本身的价值没那么容易量化,它取决于你想要解锁的东西的价值。对于解锁者来说,一旦有强烈需求解锁某项权利,这意味着这把钥匙是有巨大价值的。

媒介形式上更加多元化

在媒介形式上,NFT 还可应用其他更多形式,比如声音作品。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形式的唱片品牌 Daorecords 支持创建一种声音格式的 NFT。以及还有 Elephant Dreams 这样的视听艺术作品 Elephant Dreams,该作品由 Andrés Reisinger 与 格莱美奖获得者 DJ RAC 联合创作,在加密艺术市场 SuperRare 上以 70 ETH 被藏家 maxstealth 拍下,折合 26,187 美元。

NFT 在保险领域的应用

由于每一个保单都附有对承保人独一无二的保险政策,因此这非常适合使用 NFT 将保单代币化。

比如,yearn 创始人 Andre Cronje 曾推出去中心化保险类服务 yinsure.finance ,这种保险无需 KYC/AML,由 Nexus Mutual 承保,保单将基于 NFT 格式代币化。

此外,NFT 保单模式天然适合数字艺术品行业,想象一下,为艺术品制定一项保单政策,一旦丢失该作品私钥后就可以获得理赔。

NFT 预测市场

在 NFT 预测市场平台 Reality Cards 上,每一个预测事件的正反结果会生成两张 NFT 卡牌,参与者以竞价的方式来「押注」结果,每一个结果可被多人按天数拥有,如果押注 2020 年美国大选中的拜登会获胜,那么就要支付 10% 的溢价竞标从当前所有者手中获得该 NFT ,然后下一个竞标者同样也可以 10% 的溢价竞标该用户手中的 NFT,直到竞选结束,该 NFT 可被一直转手,被数人通过竞标短暂拥有。

当结果揭晓,所有曾经拥有过代表正确结果 NFT 的参与者将按持币长短瓜分奖金池,这意味着即使在最终结果产生时你已经不再拥有代表该事件结果的 NFT,也可以获得其中一部分的奖励,持有时间越长分得的奖励就越多。

实物资产上链

Centrifudge 是一个供应量区块链平台,主要针对「回款周期长、经营中各阶段有较大资金缺口」的供应链产业。

在 Centrifudge 平台上发生的一次资产借贷需通过一系列流程,第一步借款人需将证明未来营收款项的票据或数据(包括未支付的票据,或者流媒体平台 Spotify 上未入账的版权营收等)通过 Centrifuge 平台转化为 NFT,这样一来,代表真实资产的相关票据可获得一定价值表现,然后基于 Centrifuge 的应用 Tinlake 超额抵押 NFT 资产 ,铸造成 TIN 和 DROP 两种不同风险层级的代币,借出 Dai ,实现基于 NFT 抵押获得流动性资金的可能。

基于 NFT 代币资产发行社区代币

NFT 还可被用于发行社区代币。基于 NFT 代币资产发行社区代币后,之后这些社区代币可被社区成员用于该 NFT 项目中。

WhaleShark 以价值一百万美元的 NFT 作为储备资产发行社区代币 WHALE。笔名为 Coin Artist 的艺术家玛格丽特·德库尔塞(Marguerite deCourcelle)则发行了可用于 Neon District 生态系统中的代币 COIN 。

与参与权限绑定的 NFT

NFT 可作为一种演出 / 活动的入场凭证,类似于门票性质,DigiTxio 和 Mintbase 都支持这样的功能。

作为一种参与证明 NFT,POAP 可作为一种徽章派发会议参与者,只有参与者才可以申领该证明徽章,这样可以激励更多人参与会议。

文化周边结合的可穿戴装备

这种用例适用于 T 恤、卫衣这样的文化周边或潮牌,可关联至 Decentraland 和Cryptovoxels 等虚拟游戏,作为一种数字装备在游戏中展示。

MetaFactory 发布的每一件实物商品都会关联一个独一无二的 NFT,同时在商品上会嵌入一个硅芯片,该芯片可跟踪该产品的订单号及其相关元数据,并对应一件可穿戴的数字版本。MetaFactory 自发行的创始产品双面穿飞行员夹克,附带发行一个名为「Charged Particles」的 NFT,凭借该 NFT 可获得一件在 Cryptovoxels 中展示的同款数字版本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