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末,美国SEC发起了针对瑞波是否是证券的诉讼,之后多个交易所及合作机构陆续宣布下架瑞波币,接二连三的打击使得瑞波币在去年最后一个月暴跌。


就在昨天,美SEC针对Ripple的诉讼开庭。对Ripple来说,这件事情是否意味着瑞波币非死即伤?与其简单粗暴的下定论,不如通过Ripple被SEC起诉一事持续发酵过程中XRP的走势来推演瑞波币的后势,毕竟悬在瑞波币头上的监管压力是由来已久的。

SEC与瑞波就XRP是否证券争议已久

在去年瑞波上涨之前,瑞波一直被视为主流币中的垃圾。一方面,Ripple这家公司常年有不断的利好消息,但在释放利好消息的同时,包括其高管在内的Ripple公司每年向市场继续“倾销”数十亿的XRP。

因此损失的投资者数量巨大,投资者也不止一次地在推特上发起请愿,要求Ripple停止“倾销”其持有的大量XRP。但是这种请愿是没有法律效力的,也没有约束力。SEC就XRP是否被列为证券这一争议,在投资者对Ripple提起诉讼后,到目前仍没有定论。Ripple依然在市场上出售XRP不止。


2018年5月初,投资者就已经向SEC提起诉讼,要求SEC将XRP列为证券,投资者将瑞波实验室(Ripple Labs)和Ripple的执行长布莱德.高尔林豪斯(Brad Garlinghouse)告上法院,因为其在销售XRP时配合释放利好吸引投资人,结果导致原告们惨赔,他们认为该行为违反联邦证券法和加州公司法。到2019年长达一年时间,这件事依然没有解决,他们继续提起新的诉讼。

Ripple跟SEC就XRP性质“硬碰硬”底气何在?

经过两个月的沉默,1月29日瑞波终于向SEC提起了“反诉讼”,除了解释XRP加密货币不是一种证券外,Ripple还指责证券监管机构不合时宜,挑选赢家和输家,以及歪曲有关加密货币的事实。


SEC似乎没把Ripple的“反诉讼”当回事儿,而是修改了针对Ripple的起诉书,增加对两名高管的新指控。不过,行情显示,SEC修改了针对Ripple的起诉书之后,瑞波币没有大幅下跌,看来Ripple果然不是吓大的。

Ripple的首席律师Stuart Alderoty回应道,“SEC对Ripple长达79页的诉讼仍然集中在一个简单的问题上。正如你们许多人所见,证交会提交了一份修改后的申诉,只关注了这一点:瑞波币的某些分配是否构成投资合同?令人失望的是,在等待数年后,证交会(SEC)需要尝试修复他们的投诉。”Alderoty还表示,SEC的案例描述了该公司的XRP汇款产品,承认XRP被用作跨境支付的燃料,显示了该资产的独特性和实用性。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Ripple想把SEC“搞服”的想法似乎占了上风,那么Ripple跟SEC就XRP性质“硬碰硬”的底气从哪里来?

Ripple敢跟SEC就XRP性质“硬碰硬”的第一个原因是,被SEC起诉对Ripple的盈利水平暂时没有太大影响

2月6日,Ripple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XRP市场报告。报告显示,XRP交易量较第三季度激增299%,达到1481.5亿美元。日均成交量(ADV)从第三季度的4.0358亿美元跃升至第四季度的16.1025亿美元。此外,第四季度Ripple的XRP销售总额(净购买量)为7627万美元,而上一季度为3584万美元。报告还指出,尽管有33个市场参与者由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于12月下旬针对Ripple的重磅诉讼而暂停交易或完全下线XRP,但XRP仅损失了12.49%的交易量。


Ripple敢跟SEC就XRP性质“硬碰硬”的第二个原因是,SEC内部不乏支持Ripple的声音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前高管Joseph A .Hall表示,SEC近期对XRP发起的诉讼远不如其之前开展的加密货币执法行动有说服力。他称,无论你对其XRP的价值有何看法,在SEC意图曝光之前,XRP的市值在250亿美元到300亿美元之间,这意味着SEC的任何草率举动都将导致投资者的巨大损失。同时他指出,政府缺乏监管透明度严重损害了区块链技术在美国的发展。

无独有偶,针对美国SEC对Ripple提起的诉讼,前美国货币监理署代理署长Brian Brooks表示,资产的分配方式和资产在特定时间内的性质是有区别的。讨论十年前XRP代币发行与XRP是否是一个证券是不同的问题。SEC自身也说过,随着资产实现效用和去中心化,资产的性质会随着时间而改变。Brian Brooks预计,SEC与Ripple之间将达成某种形式的和解,并允许加密公司在美国合法恢复XRP交易。

Ripple敢跟SEC就XRP性质“硬碰硬”的第三个原因是,市场可能认为Ripple的“硬气”是利好

瑞波公司的反诉讼声明发布后,瑞波币暴涨,距离日前低点上涨已超过100%。当然,瑞波币暴涨可能不仅仅是因为Ripple的强硬反击。众所周知,1月资本市场最激动人心的莫过于WSB散户干爆华尔街空头的事,几乎是全球刷屏的节奏,天下散户“苦机构久矣”,终于有一天扬眉吐气。Telegram群内“喊单”和瑞波公司反诉讼SEC双重作用下,瑞波币才迎来了大涨行情,

Ripple向SEC自证“投资者保护到位”或可突围

在Ripple系统上,只有预先批准的参与者才能运行节点并验证交易。这是Ripple Labs拥有的另一种中央权威形式。瑞波币是少有的中心化的币种。这与加密货币理念背道而驰。

此外,XRP的主要缺点是瑞波币总量为1000亿个,上线之时,创始人Chris Larsen保留了200亿个,剩下的800亿个全部归公司运营出售。Ripple Labs拥有整个Ripple XRP供应量的50%以上。总是解锁自家币赚钱就难免有操纵市场的嫌疑。


为什么投资者一直要求将XRP列为证券,是因为如果SEC最终将这种代币认定为非法证券,它将受到严格的监管审查。同时,如果法院最终宣判XRP是证券,也可以约束Ripple出售XRP的能力,也能限制购买XRP的投资人标准。

对SEC来说,瑞波币是不是证券可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Ripple出售XRP的行为有没有损害到广大投资者的核心利益。

律师Jeremy Hogan表示,Ripple最好的法律论据是Ripple直接质疑Howey测试。声明指出,XRP与美国SEC监管的各种工具完全不同,Ripple通过完全否认它从未持有过ICO来补充这一点,并坚称它与绝大多数XRP持有人没有合约。Hogan表示,如果事实和证据得到证实,那么这种说法可能是Ripple反对SEC指控最有力的反驳。

除此之外,如果Ripple能向SEC提交文件,表明拥有完善的投资者保护措施,可能比直接质疑Howey测试更有说服力。毕竟,SEC不可能因为Ripple质疑Howey测试,就放弃通过owey测试的方法来判定某个投资品种是不是证券的做法。而提交投资者保护措施相关文件可能可以澄清操纵市场的说法,因为操纵市场和保护投资者是不相容的。

即便Ripple无法向SEC解释清楚是否操纵市场并损害投资者利益,对Ripple公司和瑞波币的影响可能不会太大。

首先,瑞波币有一定的特性和实用性。瑞波币(XRP)是Ripple网络的基础代币,于2012年推出,其运营公司是Ripple Labs。瑞波币是Ripple系统中唯一的通用货币,它的目标是成为金融机构用来解决全球跨境支付的“中间桥接货币”。

XRP采用了一种全新的共识算法,每秒可以处理1500多笔交易,付款结算时间为4秒,远远快于以太坊的2分多钟,比特币的1个多小时,传统的银行转账动辄需要几个工作日更是无法望其项背。

瑞波币的交易费用低于$ 0.00023。相比之下,以太坊的平均交易费用为4.34美元,比特币的平均交易费为7.92美元。

简单来说,与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加密货币相比,XRP的最大优点是交易时间快、交易费用低。

其次,Ripple已经是一家可以盈利的公司,其区块链网络上有100多家金融机构,包括渣打银行、西太平洋银行、桑坦德银行和西班牙对外银行等。而且,Ripple的长期重点不是XRP,而是支付技术本身。


更值得注意的是,SEC的案例描述了该公司的XRP汇款产品,承认XRP被用作跨境支付的“燃料”,这表明Ripple公司在跨境支付领域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SEC的认可。既然SEC已经或多或少的认可了Ripple公司的价值,那么在相信Ripple解锁XRP没有对投资者的利益造成值得干预的影响之后,认同瑞波币是全球跨境支付的“中间桥接货币”,并用相对友好的态度接受瑞波币,而不是过多的纠结瑞波币是不是证券,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总的来看,SEC目前无法决定瑞波币的命运。即便离美SEC针对Ripple的诉讼开庭不到半个月,瑞波币居然测试了0.65美元,0.65美元被看作是瑞波币的重要阻力位,如能突破,将开启上行通道。事实证明,虽然瑞波币没有站稳这一点位,而是维持震蛋,但没有大幅下跌。这表明,市场虽然在XRP的命运这个问题上陷入迷茫,但是目前还没有放弃这个币种。从目前的情况来说,瑞波币“非死即伤”的说法有点绝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