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个代币为MASK的项目在圈内大火,无论是其首日就上线了多家交易所,暴涨至少20倍,还是其推出的一种新的代币发行模式ITO(推特首次发行 Initial Twitter Offering),以及采用了LBP荷兰式拍卖进行公募,都吸引了众多用户、机构的关注。

微博KOL“超级比特币”还发文调侃,“Mask这么火,我怀疑是蹭了马斯克(谐音)的热度”。

24小时连上12家交易所,暴涨至少20倍

昨晚21时,火币官方发布公告,Huobi Global“全球观察区”于2月24日上线 MASK (Mask Network),并已开放 MASK 的充币业务,将在充值量满足市场交易需求时开放 币币交易。同时,火币还开启了MASK充值、交易、持仓瓜分新币的活动。

接着,22时,OKEx也发布了公告,欧易OKEx上线MASK并联合MASK Network启动50,000枚MASK限时IFO的活动,并同样表明,在充值量满足市场交易需求时MASK交易就会开放。

而不到4个小时,OKEx和火币就紧跟着分别于23:45、00:45开放了交易。一个小时的时间,MASK在两大平台就被大幅拉升。在OKEx,MASK最高价为40美元,火币上最高则达到了65美元。而这相比MASK三轮ITO均价不到1美元的定价,足足上涨了几十倍。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项目的热度太高,加上开盘时代币的流通量较少,在库币上MASK的开盘价出现较高溢价,上涨至30000万美元一枚的天价。

社群中也广泛流传着一张交易截图,一位用户用逾60万美元的成本价买入了21枚MASK。

对此,库币官方在2月25日作出回应,项目开盘初期的高溢价给买入MASK的用户造成了亏损,将予以补偿。平台将对于2月24日11:15PM之前净买入(净买入量:买入量 - 卖出量)的成本高于51 USDT(交易开始前15分钟的成交均价)的用户,按照51 USDT为用户补贴溢价损失。这也表明,MASK在库币平台的有效涨幅也达到了至少50倍。

此外,PANews还对MASK上线中心化交易所的数量进行了统计。数据显示,从昨日MASK第三轮ITO结束至截止发稿前,MASK在24小时内上线了12家中心化交易,并开放了交易。其中包括火币、OKEx、库币、MXC抹茶等众多一二线交易所。

目前,MASK币价稍趋于稳定,火币、OKEx均报价21美元左右,MASK相比ITO定价24小时至少暴涨了20倍。而据OKEx的 MASK项目简介显示,天使投资人的买入价是0.08美元,那么早期投资者则达到了逾260倍的巨额收益。

ITO引争议,LBP荷兰式拍卖再造热度

不过,在带来巨大财富效应的同时,近两天MASK也存在诸多被社群用户诟病的地方。

由于短时流量超载,MASK的第一轮ITO跳票,延期一天。Mask Network官方表示,由于以太坊RPC提供程序QuikNode的流量过载,官方将切换到Infura上,原定于北京时间2月22日11点进行的首轮ITO,延期24小时进行。虽说是不可抗力因素造成的延期,但也吊足了抢购者的胃口。

此外,不少参与的投资者反应,ITO体验并不友好。多位参与抢购的用户向PANews反应,虽然三轮ITO,但结果却只有一个,就是抢不到。要么是ITO开始时点击「ENTER」没有反应,交易界面一直Loading;要么是公募细则中提到可以用ETH进行抢购,但第三轮ITO时,有用户表示这轮特意去多换了些ETH,但在抢购时可选Token中却移除了ETH;还有用户表示gas费不仅高,在花费200美元的gas费后,却还是显示交易失败。

随后,官方作出回应,表示将对ITO链上参与者空投代币,只要交易的用户,无论成功或失败都会有空投,包括每一个轮次,失败一次空投一次。不过据参与的抢购者反应,截止目前MASK空投仍未到账。

此外,还有微博网友对MASK的ITO活动表示了质疑,其称“Mask的ITO发行,几千个人抢500个,大部分人都抢不到,但有人却能抢到10个。合约内容Etherscan是看不到源码的,疑似官方内部人通过调用合约的方式抢购。”

紧接着,24日晚进行的另一种形式公募——LBP (Liquidity Bootstraping Pool) 荷兰式拍卖,给MASK的抢购又带来了一波热度。

LBP荷兰拍又称为 “降价式拍卖”,其拍卖价格将由高到低依次递减。越早入场价格越高但比较容易抢到,越晚价格越低但可能抢不到。没有人知道池子多久卖空,因此比较考验博弈能力和心理能力。

其实,此前就有多个项目用这种方式进行过公募,比如APY.Finance、Prepetual Protocol、Furucombo,不过都没有这次Mask Network的热度高。

构建从Web2.0 通往Web3.0 的桥梁

Mask Network是如何火起来的,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用户以及机构的关注,并纷纷用“真金白银”投票。

Mask Network更名前叫 Maskbook,由背后的开发公司Dimension于2017年成立。它将自己定位为帮助用户从 Web2.0 无缝过渡到 Web3.0 的门户,允许社交网络用户对自己的消息和动态进行加密,并让指定用户解密后阅读。并且Mask Network还想要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生态,在该生态中用户可以无缝地发送加密信息、加密货币,以及去中心化应用( DeFi 、NFT 和 DAO)。

据公开消息显示,Mask创始人Suji Yan是受网景浏览器(Netscape )的启发。上世纪,个人电脑的市场基本上被 Microsoft 的操作系统 Windows 所垄断,其他应用软体也都只能依附着 Windows 平台而生。 而当时网景还是一家新创公司,却带来了新的生态和新的开发思维。他们开发了一款「Navigator」的网页浏览器,通过让开发人员略过Windows 操作系统,直接在Navigator 上开发应用程序的开发平台,从而短时间内占据了85%的市场,成功打破了Windows 的垄断地位。

因此,Mask Network借鉴网景的经验,在解决 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 带来的隐私问题时,不是重新建造一个去中心化的社群平台与其正面对抗,而是选择让用户继续留在社交媒体上,而其则在社交媒体之上打造自己的生态体系。

2020年1月,Mask Network(联合 MarkerDAO推出 “Twitter Red Packet ”的活动。当时不仅吸引来了 1000 多个真实用户(相当于增长了Maker 当时5% 左右的真实用户),还吸引了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的参与。此外,正值疫情期间,Mask Network还和 Gitcoin 合作开发了一个插件,用户可以在Twitter上直接捐款。

到了9月,Mask Network上线了新的功能,支持用户在Twitter上实时查看代币的价格,并进行交易。当用户在浏览Twitter页面时,只要将鼠标悬停于 $ETH 或 $UNI 样式的代币标符上,Mask Network就会自动识别相关通证信息并链接至 Uniswap 交易对,方便用户通过直接进行代币交易,代币的信息则由 CoinMarketCap 提供。

而在一周前,Mask Network 官方宣布已完成新一轮 300 万美元的融资,由 灰度母公司DCG(Digital Currency Group) 领投,参与投资的机构有 Fundamental Labs、Animoca Brands等;个人投资者则包括饿了么联合创始人汪渊、科幻作家陈楸帆、Max Webster等。这距上一轮由 HashKey 以及 Hash Global 联合领投 200 万美元的融资仅过去两个月。

公开场合,其创始人Suji Yan多次强调,现在Web3、Defi、NFT、DAO等去中心化领域也都在如火如荼地发展,但却一直没有人把Web3等新世界和传统互联网旧世界连在一起,而Mask Network则是想做一个从Web2.0 到通往Web3.0 的桥梁,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生态。

2021年以来,加密世界迎来了更快速的地迭代,这对项目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要想活得更久,就需要扛住压力,不断创新不断迭代。目前,Mask Network在社群中褒贬不一,但却实实在在带来了一些创新的模式,有条不紊地发展着。而接下来其相要链接Web2.0和Web3.0,让更多人体验到一个全新、更为开放互联网的愿景能否实现,仍有待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