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美国正式通过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虽然美国决策性人士表示“这是美国历史性的胜利”,但庞大的美元入场也引发外界对通货膨胀的担忧。

据美联储最新公布的数据,截止3月13日,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中的货币数量比2020年3月时高出25.8%,超过自美联储(1913)成立以来的任何货币增长速度。

更让外界担忧的是,1.9万亿美元可能只是一个开始,因为目前美国政府已在讨论一项数额更大的提议——4万亿美元。

美国为了刺激本国经济复苏,疯狂“印钱”引发全球通胀预期不断升温,直观体现在10年期美债收益率大幅走高,受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影响,2020年美国GDP增速同比增长为负,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在去年8月4日达到历史最低点0.52%。此后,美债收益率整体呈现上升态势,于今年1月突破1%,并进一步在3月4日和18日分别突破1.5%和1.7%。

这一轮美债收益率快速上升,主要原因是美国经济预期改善和通胀预期走高。随着美联储无限量QE、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的推出以及新冠疫苗接种速度的加快,美国失业率较快恢复、疫情超预期改善、通胀预期和经济复苏预期迅速走高。截至3月20日,美国当周申请失业救济金人数总计68.4万人,自疫情暴发以来首次低于70万人。美国2020年四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为4.3%,高于市场预期的4.1%。经济复苏导致企业投资意愿提升、居民消费需求扩大,然而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产能修复仍需时间,供需缺口导致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也进一步推升通胀预期。由于经济复苏预期和通胀预期走高,投资者风险偏好回升,纷纷抛售美债购买其他资产,导致10年期美债收益率快速上升。

资本流动方面,美债收益率上升、美元指数反弹吸引资本回流美国,对新兴市场造成一定冲击。一是外债偿付压力大、杠杆率高的新兴市场国家暴露尾部风险。2020年疫情暴发以来,新兴经济体大量举债,外债占GDP比重大幅提升。其中,马来西亚和土耳其的外债占GDP比重分别达67%、60%,短期外债占外汇储备比重高达91%、315%,短期偿债压力巨大。随着美债收益率上升、美元走强,土耳其国债遭到抛售,10年期国债单日涨幅创下319BP的历史纪录。

天下苦美元霸权久矣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段时间,由于美国又大量的黄金储备,所以这支持了美元的霸权地位。当西欧各国经济逐渐恢复,开始按照固定汇率大量兑换美国手中黄金的时候,美国先发制人,在1971年宣布美元汇率和黄金脱钩,并拒绝继续外国兑换黄金的要求,1944年西方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此终结。1944年7月1日,以美元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此确立了。

布雷顿森林体系于1971年解体、然而从这一点开始,美元的霸权地位依然存在,之前它又黄金支撑,但是后来却由美国玩去哪自由主导。美国甚至可以任意发行的全球性储备货币工具。而我们所说的美元霸权地位,其实就是在这个时候形成的。

对美国来说,美元霸权的存在意味着任何国家想要购买石油等大宗货物,都要受到美国控制,因为目前石油定价权仍然掌握在美国手里。

然而世界上有这么两个石油大国却就是要点美国的“死穴”,一个是伊拉克、一个是伊朗,两国不希望通过美元来结算石油,在这两国买石油可以用欧元、人民币还有日元来结算,断了别人财路,于是萨达姆就被干掉了,现在轮到了伊朗。

2018年5月份,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伊核协定,随后恢复了各种对伊朗制裁措施,其中包括限制伊朗石油出口。美国限制其他国家同伊朗购买石油,也禁止美国国际金融机构为伊朗石油交易提供结算服务。

如果其他国家想要在涉及美元的金融体系下同伊朗进行石油合作,则必须要向美国有关部门提交申请,否则将会受到美国制裁。在拜登政府上台之前,曾经有向外界释放信号或将重新返回伊核协定,但是美国对伊朗的打压行为没有因为政府换届反转。

最近全球热议的事件莫过于苏伊士堵船事件。3月23日,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船再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拥堵。经过救援,堵了7天的苏伊士运河“大堵船”已恢复至正常航道。

在大堵船背后,咱们中国人最关心的,就是因为堵船造成的美国威慑航母艾森豪威尔号被迫徘徊在地中海。本来,美国的“艾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战斗群,计划从苏伊士运河穿过,到波斯湾参加四国军演,想要在伊朗的家门口耍耍威风,给伊朗造成威慑。因为这次意外的“海上事故”,美国的威慑计划恐将搁置,想到处作妖的美国怎么可能想到,老天爷比它更能作妖。

拜登上台前就放话称,对咱们中国只有两个要求:第一个要求是,咱们中国的科技实力不允许超过美国;第二个要求是,咱们中国的军事实力不允许超过美国。既然拜登已经赤裸裸地说出来自己的心思,那么在伊朗的家门口耍玩威风之后,顺便到咱们国家门口恐吓下咱们也不是说不可能,这就是这次“海上事故”牵动国人神经的主要原因。

当然,咱们中国人从来都不是被美元霸权吓大的。为了反击特朗普平均每天3次的制裁,特朗普刚卸任,咱们的外交部就宣布对28位美国政客实行反制裁行动,引发全球巨震。咱们中国完全可以靠抗疫成功有目共睹,且“疫苗外交”深得人心的事实反击美元霸权,

正是美元滥用货币主导地位促发全球市场寻找替代方案,咱们中国只是其中之一。

近年来许多国家积极寻求外汇多元化,逐步降低美元外汇储备比重,增加多币种贸易结算。目前,除美元外,许多国家仍使用欧元、加元、日元、人民币等货币作为结算或外汇储备。

目前,伊朗央行旗下的外汇网站除了正式用人民币列为主要外汇货币,并取代原来的美元的位置后,也正在准备发行加密数字货币以绕开美元,据伊媒PRESSTV援引的数据显示,伊朗国际储备中人民币资产的份额已经接近18%,同时,伊朗相关机构也正准备发行锚定本币和黄金的加密数字货币以绕开美元。

另据俄罗斯财政部3月初公布的消息,为了分散投资风险,该部门已宣布将人民币和日元纳入国家福利基金(NWF)货币结构,比例分别为15%和5%,美元的占比因此下降至45%。除此之外,俄罗斯还采取了包括扩大本币结算、减少使用美元资产、优化外汇储备结构、增加黄金储备等措施。

我国成央行数字货币赛道“领跑者”

可能是为了反击美元霸权,咱们中国积极推进数字人民币。在“去美元化”赛道上抢占先机的非数字人民币莫属。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数字人民币已经在深圳、苏州、北京、成都四大城市进行了七轮红包试点,共发放数字人民币近1.5亿元,近千万公众参与抽奖,超过50万人领取并使用。此外,数字人民币得到了世界29个国家的支持。

路透社称数字人民币是全球最先进的央行数字货币计划之一,人民币数字化会使世界金融体系更加透明,这将使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更受欢迎。很明显,人民币将使中国的企业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独立于美元进行支付和结算。

据经济学人杂志报道,中国已经为数字货币申请了100多项专利,并且已经在包括北京、深圳在内的几个城市和多个应用程序中使用数字人民币的测试。数据显示,中国的购物者和商人几乎代表了全球数字钱包用户的一半。

数字人民币采用了双离线模式,即交易双方不需要网络即可完成经济活动。现在数字人民币的推出,交易方可以跳过美元结算体系。直接结算,并且由于数字人民币是我国政府做信誉担保的货币。其交易体系基本上独立于美元,受国际汇率变化影响很小。

更重要的是,出于避免美国霸权冲击的考虑,势必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和国家选择绕过美元,直接使用数字人民币结算。这会对美元霸权造成不小的冲击。

值得注意的是,在数字人民币APP中,顺丰已经出现在其“推送子钱包”页面。这意味着,用户在顺丰速运APP内支付快递运费时,基于数字货币子钱包调用钱包中的资金使用小额免密支付服务,相应的订单会显示支付方式为自动扣费。如果有更多快递公司效仿顺丰做法,选择数字人民币支付场景,必将使得数字人民币飞入寻常百姓家打下扎实基础,对美元霸权形成更大冲击力。而且,咱们国家在央行数字货币领域的野心没有因此止步,而是希望乘胜追击,把全球央行数字货币规则的制定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让美国的央行数字货币也乖乖听话。

由此可见,咱们国家的数字人民币再进一步已成事实。与此同时,全球数字货币发展近日也再进了一步。

在美洲,巴哈马中央银行宣布,其中央银行数字货币“Sand Dollar”有望在一周之内实现其各个钱包提供商之间的完全互操作性。央行最近发表的一份声明显示,预计付款服务提供商等授权金融机构将在未来几天内完成测试。2020年10月,“Sand Dollar”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超越试点阶段并正式启动的CBDC 。发行后,由中央发行的数字货币可供所有巴哈马尼亚公民使用,而与商业银行系统的集成则需要逐步推出。央行表示,现在即将完成整合。

在亚洲,印度央行行长沙克蒂坎塔·达斯表示,正评估发行数字货币对金融稳定的影响。日本央行也将于今年春季启动央行数字货币概念验证实验。

在欧洲,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希望数字欧元能在大约4年内准备就绪。

那么,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意味着什么?要知道,当前全球支付体系主要依靠美元结算;而数字货币作为一种新的结算货币,不涉及现金交易,将不依赖任何国家便可实现跨国结算。也就是说,一旦多国推行央行数字货币成功,全球将会加速“去美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