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我国数字人民币发展迅速,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数字人民币已经在深圳、苏州、北京、成都四大城市进行了七轮红包试点,共发放数字人民币近1.5亿元,近千万公众参与抽奖,超过50万人领取并使用。


虽然我国已经成为央行数字货币赛道“领跑者”,但我国数字人民币的野心并未止步于此。日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提议为各国数字货币制定规则,制定国家数字货币统一兼容参数,以便不同管辖区国家数字货币之间进行贸易。

可能因为天下苦美元霸权久矣,央行数研所的这个提议目前已经得到了30多个国家的响应。

当前的国际货币清算体系主要还是使用swift系统。而SWIFT系统又是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结算系统。在政治领域美国又可以利用SWIFT系统作为工具,对反对美国的国家限制甚至禁止使用该系统,从而极大伤害对方的经济运行。而且,通过美元的优势地位,美国可以通过量化宽松,大量印发美元收割世界财富。


数据显示,疫情之下,美国去年的基础货币的投放规模直接从前年的4万亿美元增加到了7万亿以上,增幅高达75%。

众所周知,拜登即将推出一项高达2万亿美元的基建刺激经济计划。意味着又一轮美元投放市场,而这些美元最终会流向全球。


3月30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站上1.75%,为3月19日来首次。美债收益率代表了美国无风险利率水平,被视为全球资产定价之锚,美债收益率的快速上升引发资金回流美国以及通胀预期攀升,拖累新兴市场经济复苏。

美国实行美元大放水的财政政策,不亚于像强盗一样劫掠各国的财富。面对这种收割,各国却几乎没有手段予以应对。


摆脱美元霸权是全球共识,数字人民币尽早取代美元成为国际通用货币是众望所归、势在必行。美国只能靠拉踩数字人民币泄泄愤,想在全球央行数字货币领域优先于其他国家获得“游戏规则”制定权,恐怕不行。

因为我国央行数研所的这个提议无疑为实现国际通用的数字货币结算体系提供了可行的思路。由于实现国际通用的数字货币结算体系,就可以彻底改变各国对美元的依赖,以及摆脱被美国收割财富的命运。因此,今后可能有更多国家支持我国建立央行数字货币全球规则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