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4月1日发布的全球国际储备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末,美元在各国外储中的份额在2020年第四季度意外下降至59%,创1995年以来最低纪录。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在接下去的几年内,这个数字将是50%。同期,人民币在全球外储中占比增至2.25%,已实现连续四个季度上升。


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后,美元当之无愧成为了全球储备货币和主流货币,以美元为霸权地位的国际金融体系话语权和发言权也牢牢地掌握在美国人手中。

自病毒蔓延以来,再加上美国已经宣布确认的1.9万亿的刺激方案和公布的2.25万亿美元的基建方案,美国已经在46周内放水印钞了达23万亿基础货币流动性和经济刺激方案,换句话说,美国正将这些庞大的债务货币化。


美国3月份非农就业报告公布后,美国2年期债券收益率一度升至近0.18%,是14个月来的最高水平。美债收益率上升说明,虽然美国经济释放出复苏信号,市场仍然预期美债的违约风险或将上升,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国际社会更加不信任美元。

此外,世界各国已经意识到,如果美联储不交出美元的印钞权,那在以后经济危机发生的概率和时间,也许会大大增加,因此各个国家已经开始思考如何摆脱美联储印钱带来的负面影响。

截至目前,53个国家为了摆脱美元枷锁,采取了非美元石油交易、签订本币互换协议、在外汇储备增加非美元占比等措施。

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美元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是主要国家尝试用数字货币作为商贸结算手段以取代美元的部分功能。


4月1日,央行表示,我国数字人民币的设计主要是用于国内零售的支付,但是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如果市场有需求,利用数字人民币进行跨境交易,也是可以实现的。

事实上,中国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正在稳步探索中。3月23日,中国央行发文称,四家中资企业将与SWIFT合资成立金融网关信息服务公司。对此,业界声音指出,这将有利于推动数字人民币跨境应用,以及为未来的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富时指数官宣纳入中国国债,通过富时指数的推荐,中国人民币债券可以获得更多国际买家,人民币国际美誉度也将提高,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在此背景下,实现数字人民币跨境交易更显急迫,因为数字人民币最大的优势就是便捷、高效、时效性高、成本低,恰好能够克服传统支付存在的缺陷。

与此同时,中国并不是唯一推广数字货币的国家。欧洲国家、日本、瑞典、新加坡、俄罗斯、韩国、柬埔寨也一直在采取谨慎的措施,并称将在时机合适的虚拟环境中对数字货币系统进行测试。对此,有经济学家认为,数字货币或将成为压垮美元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