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作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扮演着世界警察的角色,想揍谁就揍谁,建立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美元霸权,使得美国对别国的经济制裁非常好用。

近年来,美国对伊朗进行经济限制,伊朗只能跟邻国通过非美元结算方式进行贸易往来。

为了避开美国经济限制,绕开美元,伊朗只能寻找其它方法,今年1月,伊朗政府甚至修改加密货币法规,允许使用加密货币用于进口商品,但这个方法仍不能满足需求。

数周前,伊朗终于通过立法推出国家新货币的过渡版本,将伊朗的国家货币里亚尔变换为土曼,有消息表明,土曼将锚定人民币汇率。

美国掐住伊朗经济脖子的阴谋落空之后,气得直哆嗦,却拿伊朗没办法,下一个又对准俄罗斯开火。根据拜登4月15日签署的命令,从6月14日起,美国将禁止本国任何金融机构参与以卢布计价的俄罗斯主权债券一级市场。

对俄罗斯来说,这种做法可能会使资本逃离俄罗斯,从而导致卢布贬值。

为了应对美国的经济限制,俄罗斯选择的做法与伊朗相似,加速“拥抱”数字人民币,削弱美元的地位。俄罗斯这么做有五个原因。

第一,当今美国国家财政方面存在严重问题,美联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月1日,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中的货币数量比2020年3月时高出25%,超过美联储成立以来的任何货币增长速度。而且,美国沉迷于收割各国财富,这迫使全世界都在思考美元在国际结算中的作用。


第二,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的同期占比已经连续四个季度增长。有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支撑的人民币已经成为俄罗斯等国家的最佳选择之一。

第三,中俄双边贸易取得好成绩,间接助推双方本币结算的发展。截至2018年12月中旬,中俄贸易额突破100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2020年一季度,中俄贸易结算中54%已实现去美元,中俄双方本币结算份额占总结算的24%,创下历史最高记录。

第四,数字人民币是央行数字货币赛道的“领跑者”。2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宣布开展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这在全球范围开了国际结算试验的先河。

第五,数字人民币的出现符合俄罗斯想要减少对美元依赖的预期。俄罗斯亿万富翁奥列格德里帕斯卡认为,数字人民币将有助于本国摆脱美国经济限制。

俄罗斯在对抗美元霸权的立场上与中国一致,3月25日央行提议给央行数字货币制定全球规则之后,俄罗斯马上发表了类似看法:数字货币在简化国际结算程序、打破美元主导地位上潜力巨大,而且一套数字货币主导的新金融秩序很可能将逐渐取代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

可能是因为天下苦美国经济限制久矣,越来越多的国家借力数字人民币“群起而攻之”势在必行、众望所归。周小川在前几天的博鳌论坛上就表示过这样的观点,国际上面各种货币的一个选择,我很大程度上面看美元,当然也要看欧元日元英镑等等,如果美元可能因为国内比方说上次金融危机出现问题,或者其他原因出现问题,或者美国老用美元搞制裁,这样使得有一般人得找别的货币去用,这样人民币也会起来。

所以美国如果持续用美元制裁别国,可能是帮中国的数字人民币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