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价必须有人承担。

货币泛滥并没有解决问题,只是把危机往后延迟而已。这是一场利益的重新分配,早来的人赚的盆满钵满,后来的人付出巨大代价。

流动性盛宴接近尾声,市场也越来越脆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唯恐跑晚了成为埋单的人。

5月13日,全球市场摇摇欲坠,隔夜美国市场股债双杀,日本股市、A股和台湾股市大跌,欧洲股市开盘也直线下挫:

隔夜,道指下跌681点,跌幅达1.99%,创下今年1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下跌2.1%,创下今年2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纳指下跌2.6%。

日经225指数收跌2.49%,本周重挫6.5%,东证指数下跌0.8%。台湾股市开盘下跌3%,昨日盘中一度重挫8.6%。沪指跌0.96%,深成指跌1.05%,创业板指跌0.57%。

欧洲市场开盘,欧洲Stoxx50指数跌1.33%、英国富时100指数跌1.40%、德国DAX指数跌1.35%、法国CAC40指数跌1.22%、西班牙IBEX35指数跌0.93%。

市场又恐慌了!恐慌的逻辑链条是:通胀飙升-美联储加息-泡沫破裂!

关键问题是,这个逻辑成立么?!

01

这次市场风暴的源头,来自美国通胀数据。

5月12日,美国劳工部公布通胀数据,通胀、核心通胀都大超预期,同比和环比增速也都创N多年新高,极大的刺激了投资者的神经。

美国4月整体CPI同比大增4.2%,大幅超出此前3.6%的市场预期,增速创2008年9月以来新高;4月核心CPI同比大增3%,高于市场预期的2.3%,创1996年1月以来最快增长。

环比来看,美国4月整体CPI上涨0.8%,也是2008年6月以来最大的环比增长;核心CPI环比增长0.92%,创1981年以来的最大增幅。

“通胀飙升-美联储加息-泡沫破裂!”逻辑很清晰,于是市场大幅抛售。

我们在《美联储扩张的极限》文章中曾分析过:

美国当下正实践MMT理论,而MMT理论不看资产泡沫,只看通胀。核心约束条件就是:通胀。

原因也很简单,恶性通胀通常都有共同的问题:社会动荡与政治动荡、内战、生产能力崩溃、弱势政府、以外币或黄金计价的外债等。

典型的例子比如,德国魏玛政府、民国的金圆券、津巴布韦、匈牙利等。

所以,MMT理论实践必须控制通胀!

因此,只有通胀才会导致美联储收紧流动性,只有通胀才会刺破资产泡沫!

美联储传统货币政策框架,以及MMT理论实践下,都有一个共同焦点:通胀。

逻辑很清晰,市场盯住通胀做交易,在逻辑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当下的市场什么情况呢?从通胀担忧期进入通胀敏感期。

此前数月,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已经连续大涨,通胀担忧已经深入人心,但是并未具体体现在经济数据上。

昨天,美国的通胀数据拉开了帷幕,美国未来几个月的通胀与其他各国的通胀数据都将继续高企,不断的刺激市场脆弱的神经!

市场情绪悲观的时候,任何利空因素都会被放大,市场对通胀的担忧也会如此:

比如,受到短期的疫情错位、大国博弈与中长期的碳减排、供应链收缩等因素影响,此轮通胀的强度与持续时间可能创上世纪“滞胀”危机以来的新高。

所以,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通胀不断刺激市场将成为常态。

02

市场一线交易员的训练,能够对通胀等经济数据做出膝跳反应。

这导致市场非常敏感,能够立马反映市场信息。

但是从长期来看,或者看趋势的话,交易员的膝跳反应,或者市场短期波动,有时候是“错误”的。

要想看清市场大的趋势,必须要过滤掉市场短期波动的影响。

如何发现大趋势?还需要对市场膝跳反应的信息进一步分析,看看当下市场错了没。

具体到当下市场环境就是,我们非常有必要看一下,通胀如何影响美联储政策。

或者说,美联储何时才会加息呢?最终还要看美联储的决策机制。

2020年8月份,美联储修订了货币政策框架,其中一个点就是,修正了对通胀指标的容忍程度。这可能也是MMT理论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框架雏形。

核心变化就一个:原来美联储政策的长期目标是2%,现在变为长期平均通胀率是2%。

美联储允许通胀在一段时间内略高于2%。问题是,这一段时间是多久,不知道;如何计算2%的平均通胀,美联储也都是语焉不详。

我之前曾经猜测,如果美国的预期通胀连续差不多一年都在3%以上,甚至4%以上,同时经济增长数据又相当不错,那么美联储政策可能就会趋势性转向了。

盯住哪些数据呢?对于美联储来说,货币政策决策依据的就是联邦储备委员会的经济展望摘要(SEP)。盯住这份报告就行了。

03

对于喜欢看模型和理论的读者来说,这种分析看起来可能不够过瘾,接下来我们看一下美联储的决策理论。

在此之前,我们得先清楚一点,监管机构或者说官僚机构的特征:微调。

对于美联储的官员们来说,按照以往既定的决策机制做出政策决策,是最优的选择,因为如果冒险采取完全新的机制,出了事情是要负责任的。

但是,他们又不会完全照搬以往的决策机制,因为他们也需要“政绩”,而不是给前任“打工”,在前任的功劳簿上记上一笔。

所以,他们会对决策机制进行调整。

在百年发展历程中,美联储货币政策最终目标经过 反复变动,最终确立了稳定物价和保证充分就业的双重目标。

最经典的就是,1993年提出来的泰勒公式。

理论那么多,为何泰勒公式会受到重视呢?

其实很简单,就是泰勒通过这个模型,对过去历史数据进行回归分析,结果一看:原来过去美联储这么多年的实践,跟我这个模型非常吻合。

而过去这么多年,也没有出现多大的乱子,即便出了乱子也在可控范围之内。于是就认为,这个模型可以用于当下和未来。

再说了,即便美联储的官员用这个模型把事情搞砸了,也有借口说,看过去大家都这样做决策,我们也这样做决策,也不能全怪我们吧。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直接把利率降到了零,导致资产泡沫严重。

于是,很多人都在批评伯南克,你这样乱搞不行啊,以后出了大事儿你负责啊?

当然伯南克也需要对这些进行反驳,说你们这些没实操经验的学者啊,太天真了。真实世界远比你们的假设要复杂,我制定政策当然也是有理论支撑的。

于是,伯南克修正了泰勒规则,把经济增长的权重从0.5调整为1。

然后,做过归回分析,跟大家说,看见没,我这个模型,完美的模拟了过去很多年的利率,同时也解释了2008年和2009年大家对我的疑问。

2008年和2009年理论利率是负数。我把利率降到0,是因为没法再降了。

这个模型极大的坚定了伯南克的政策决心,因为以后如果出来问题,伯南克是可以甩锅的。如果经济真的好起来的,那么功劳就是我个人的,跟泰勒没太大关系。

耶伦的时候也一样,只不过她更强调了美国劳动参与率。所以,在美国经济复苏的时候,美国劳动力市场并没有起来,因此美联储在推出QE之后,并没有立即加息。

何帆根据耶伦的观点,也总结出了“耶伦规则”:

66.5%是劳动参与率,因为过去很多年,美国的平均劳动参与率就是66.5%。

具体到鲍威尔,如何做出加息决策呢?

1、有一个关键变量,平均通胀水平。

以前是通胀,现在是平均通胀,具体多少年的通胀水平呢?这个得看鲍威尔如何做模型了。

不公布具体多少年的平均值有个好处就是,方便美联储调整模型。根据最后的决策,找到合适的N年平均值。

2、另一个关键变量是,劳动参与率。

核心经济究竟恢复的啥样,GDP增速数据,PMI数据,甚至大宗商品数据等等,都相当“表面”。

美国这次准备大搞特搞,不把经济彻底搞好,是不会收手的。所以,美联储需要关注最大的短板,劳动参与率。

而且这也是当下美国经济最大的问题所在。

咋一看,美国宏观经济数据挺好的,但是就业数据还是一塌糊涂,因为疫情政府补贴的多了,大家都不工作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美国人拿着政府补贴的钱,自己不就业,不去搞生产,就坐在家里从中国买(进口)商品。

对美国来说,这种模式肯定不行嘛,这很脆弱啊。美国经济要想真正好转,不仅要让美国人消费,还得让美国人去工作,去生产啊。

所以,美国劳动参与率上去了,美国经济才算真正好起来。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把N年平均通胀水平、美国劳动参与率、产出缺口做一下模拟。自己做的模型跟过去的实际情况接近了,那么你做的模型就有可能跟美联储的模型类似。

总结一下,当前美联储政策有两个约束:

1、通胀。单月通胀只要不超过两位数,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一年内平均通胀只要不超过3%、4%,也没太大问题;

2、美国劳动参与率的预期,只要达不到平均水平,也就是66.5%,美联储也不会加息。

对于市场而已,预期和共识形成之后,行情通常反应在美联储具体行动之前。

比如,2013年美联储还没有缩减QE,就伯南克在国会听证的时候,提了一下削减QE,全球金融市场就暴跌。

现在距离这种恐慌还太早,当下的市场完全就是自己吓自己,大家对通胀、劳动参与率等等这些问题还没形成共识。

因此,未来几个月,市场可能真的会因通胀恐慌而暴跌,但是每一次暴跌都是抄底的机会!

现在远未到还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