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间,数字货币已经在我们周围“安营扎寨”,随之而来的社会纠纷也逐渐增加。

从我国近期出台的一系列监管新规可以看出,加密货币可能还没有得到我国监管机构的认可。

即便如此,加密货币在流通中的问题产生的诸多问题,已经形成了一些案件,从中可以了解我国在法律层面对加密货币的看法。

近日,历城法院审结了一起因购买虚拟货币引发的合同纠纷,判决驳回马某某的诉讼请求。马某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让我们先来简单回复下基本案情:刘某某、常某、李某某向马某某介绍某威乐加密数字货币,并且刘某某、常某、李某某为甲方,马某某为乙方,双方签订一份协议书。这份协议的条款基于马某某委托刘某某、常某、李某某帮助其注册威乐币账户并购买威乐币这个行为。协议签订之后,由于监管严打加密数字货币,刘某某、常某、李某某及马某某等人开设的威乐数字货币账户均无法打开,无法流通使用。于是,马某某故依据四人签订的《协议书》,要求刘某某三人补偿损失。

法院审理认为: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威乐数字货币是一种类似于比特币的网络虚拟货币,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的通知、公告,虚拟货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从性质上看,威乐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公民投资和交易虚拟货币不受法律保护。

本案中,马某某委托刘某某、常某、李某某帮助其注册威乐币账户并购买威乐币,注册成功后,三人将账户号及密码告知马某某,马某某登录使用该账户。本院认为以上行为构成民法意义上的“委托行为”的交付,双方形成委托合同关系,四人因委托合同关系签订的《协议书》亦不受我国法律保护。因此,对于马某某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马某某的诉讼请求。马某某不服提起上诉,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马某某因威乐数字货币账户无法打开、无法流通使用所产生的风险应自行承担。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该案件的主审法官进一步指出,从监管政策来看,我国对虚拟代币发行、融资、交易、炒作的行为一直是严禁的态度。购买虚拟货币的行为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由此签订的相关协议亦不受法律保护。虚拟货币是一般股票波动的数倍,不乏杠杆参与者财务“一夜被洗劫”,难以用传统的基本面、估值方法进行分析进行分析等,其更像是另类投机品,并不适合普通投资者。普通投资者应当保护个人财产,远离虚拟货币。

由于加密货币目前是新鲜事物,各国监管对加密货币的态度明显分化。有一些国家对加密货币持有鼓励态度。例如印度,今年5月31日,印度央行称,印度并不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投资加密货币在印度一直是100%合法的,央行的新公告明确确认了与加密货币公司进行交易的权利。”与此同时,有一些国家对加密货币持有强烈反对的态度。比如伊朗,今年5月7日,伊朗央行禁止交易在国外开采的加密货币。当地媒体表示,此举是为了防止国内资本外逃,而资本外逃可能是由于本国法币里亚尔贬值。

咱们国家出于对加密货币炒作风险传递至实体经济领域这一点的考量,既没有选择像印度那样明确支持加密货币交易,也没有选择像伊朗那样对加密货币交易实行一刀切式禁令,而是在提示风险的前提下,给于普通投资者一定的自由来参与加密市场。

早在2013年12月初,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等机构联合印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当时央行在答问时也表示,“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更值得关注的是,新华社近期再发文表示,若只把比特币等作为虚拟商品买卖,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前提下,有参与交易的自由。

俗话说,法无禁止皆可为。虽然我国高层目前并没有明令禁止加密货币炒作,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从法律层面来看,购买虚拟货币的行为在我国不受保护。此外,从我国近期的监管“组合拳”来看,咱们国家可能是要跟加密货币杠到底了。总之,这个圈子还是国人越少越好,新韭菜就像熊孩子,委托别人买币把钱玩没了就去找国家爸爸告状,国家不给你锤死已经是皿煮了懂?像马某某这样的熊孩子,老师是怎么教你们的啊。还是那句话,尽量不要过多的炒作加密货币,一旦玩完了,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用法律解决这个问题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咱们国家的加密货币相关法律还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靠法律不成,只能靠关注自己那颗急于搞钱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