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美媒CNBC上的一段视频显示,在数字美元隐私保护问题上,美国高层认为,完全匿名的数字美元并不可行,因为数字美元如果完全匿名,就容易被用于洗钱等非法活动,但是咱们国家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处理方式虽然可以使政府无条件的获取交易信息,但是对美国来说,这种处理方式行不通。可以看出,美国在认可咱们国家央行数字货币的隐私保护方案同时,却因为美国追求绝对自由这个文化因素,无法借鉴咱们国家的隐私保护方案,只能靠拉踩数字人民币来掩盖自己无能的事实。

美国在央行数字货币领域的无能体现在,数字美元“千呼万唤难出来”上。让我们回顾下数字美元的进展,直观的感受下美国特色的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2019年,美联储谈到央行数字货币时表示:“美国还不清楚央行数字货币能带来什么价值”,说明美国当前可能没有发行数字美元的必要。

2020年,可能是因为想要从咋没国家手中抢回全球央行数字货币赛道“领跑者”的称号,美国政府和央行的态度开始发生了一些转变,对研究央行数字货币进行了认可。当时美联储理事表示:“美元的全球重要性意味着美联储需要在数字货币方面保持研究和政策制定的前沿”。说到底,美国研究数字货币的真实目的可能不是为本国民众提供更多的便利,而是极力维持美元的重要性,不让人民币抢了风头。

然而,美国可能无法想到的是,卡住数字美元脖子的不是美国的那些”假想敌“,而是本国效率低下的金融基础设施。既然美元宁可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跟所谓的”假想敌“明争暗斗上,也不愿意拿这些时间来改进本国金融基础设施的效率,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巴哈马、瑞典等国测试其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并且对外声称正在探索“数字法币”的概念。由于鲍威尔威一方面希望得到社会和国会的广泛支持,最好采取授权立法的形式;一方面却表示不了解央行数字货币的风险和利弊。对“数字法币”概念进行探索终究是探索了个寂寞。从常理来说,既然鲍威尔本人都没有把这些问题搞明白,国会肯定是不可能被说服,从而打心眼的支持数字美元的,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数字美元一直“千呼万唤难出来”,跟数字人民币的差距越来越大。

大家可能已经了解到,数字人民币研发试验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功能研发、系统调试等工作,正选择部分有代表性的地区开展试点测试。央行货币金银局表示,“在未来的数字人民币产品设计中,还将充分考虑特定群体的现实需求,通过多种技术手段,降低使用难度,避免因‘数字鸿沟’带来的使用障碍。”

不可否定的是,数字人民币的试点范围正在变大,与此同时数字人民币的“出海”野心也在变大。明年北京将举办冬奥会,届时数字人民币将亮相北京冬奥会。然而,数字人民币还没来得及迎接这个“高光时刻”,却被美国“泼了脏水”。美国高层光敦促美奥组委禁止美方运动员在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期间使用数字人民币不“尽兴”,还借媒体的口舌来试探咱们国家的反应。咱们国家不但不可能答应美国的这个要求,而且直截了当的指出,你美国就是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主儿。可以看出,美国高层“搅局”不成又当了会“小丑”。

话又说回来,即使美国高层给他们的运动员设置各种障碍,不让他们在北京冬奥会上使用数字人民币,想要体现数字人民币的美国运动员也不会真的就放弃这个机会。对于追求绝对自由的美国民众来说,即便政府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强制戴个口罩,他们都可以为了自由坚决不戴,更何况是是否使用数字人民币。

美国前脚报道了央行关于数字人民币无意取代美元的言论,后脚却想要阻止民众使用数字人民币。就凭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样子,就给民众追求绝对自由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时不时拉踩数字人民币能够得逞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