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日,《N-POWER第一届OdailyNFT线上加密论坛》成功举行。本次活动邀请到多个热门链游项目、加密艺术交易平台、新生态公链、知名投资机构等参与活动,揭秘市场投资趋势,展望NFT生态前景(点击回看视频)。

圆桌3论坛环节主题为《NFT的想象力与投资趋势》,邀请到五位行业嘉宾进行讨论,分别是:Animoca BrandsCEO Robby Yung、Dragonfly Capital合伙人Mia Deng、DFG创始人James Wo、BlockTower亚洲负责人Steve Lee、Ascensive合伙人Ben Middleton,以及特邀主持人Sino Global Capital 的投资主管Sally Wang。

在谈论到今年NFT爆火的现象时,Ben表示,有很多因素促成了NFT的崛起,最大的一个因素可能是宏观经济。就像过去的十一或十二年那样,市场一直在冒险,但在过去的18个月,也就是新冠疫情期间,政府真正开始启动新的货币政策。很多人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这些资金进入了投资领域,摆在面前的有相对稳健并回报率高的资产,这就是为什么加密货币市场变得越来越好的原因。

James Wo提出两点原因:一是加密货币在基础设施层面相比几年前提高了很多,逐渐走向成熟;二是此前的加密市场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很难理解,比如期权、期货、保险等,所以受众十分有限,NFT之所以能吸引到大流量,是因为大家都玩游戏,这不需要具备多专业的知识才能混出名堂。

Robby Yung表示,不同类型的NFT有很多,但是真正定义NFT又很困难,它的最底层只是一种技术。人们会从他们熟悉的角度来看待NFT,实际上NFT有点像网站,它可以是任何东西,这取决于你想如何使用它。

在谈论到NFT的投资方法论时,Mia表示:投资NFT既是科学,也是艺术。需要从底层的技术属性做出判断,也需要了解消费市场和流行文化的发展趋势。我们致力于找到同时具备两种优势的团队。拿游戏项目来说,我们既投资过原生加密社区的项目,也关注传统背景的团队。现在行业还处于早期阶段,我们需要的是建立很多基础设施,打开能让创作者批量进入的入口,从投资角度来说,我们必须思考什么能够真正赢得大众市场,就像今天菲律宾的普通民众参与链游那样。

Steve Lee认为,对于投资NFT项目,要试着看项目团队的背景:如果他们在2017年、2018年就开始涉足这一领域,那很好,因为这代表他们可以处理高波动性市场相关问题;如今,市场条件发生变化,我们会更希望创业团队的意见和方向最好能与投资者一致。在项目所处细分领域上,Steve Lee表示会对NFT市场、去中心化金融市场、借贷等方面感兴趣。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由Odaily星球日报整理:

Sally Wang(圆桌主持人): 首先请各位嘉宾进行简短的自我介绍。

Robby Yung:我是Animoca Brands的首席执行官,我们总部位于香港,是一个区块链游戏开发商、发行商,也扮演投资人等角色。

James Wo:现在轮到DFG,我们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投资公司,主要团队位于亚洲,到目前为止我们通过股权投资或持有项目代币方式,参与投资了超过100个不同的项目。

Ben Middleton:Ascensive Assets 是一家专注于数字资产行业的私人投资公司。从资产的角度来看我们希望在最早的几轮中投资初创公司,也可能会在整个发展阶段过程中投入资金。有趣的是,在加入区块链行业之前,我是一名职业扑克玩家,谢谢。

Mia Deng:Dragonfly Capital是一家全球范围的区块链投资公司,投资范围从DeFi到CeFi,Layer2,还有NFT。

Steve Lee:我是Block Tower投资团队的一份子,也是亚洲区负责人。我之前在美国工作,3年前我加入了Block,关注二级市场和私人市场。在加入Block Tower之前,我在高盛工作了9年,在新加坡和东京工作了4年,在此之前我一直任职管理层,并且非常积极地关注NFT行业。

一、促成NFT崛起的因素

Sally Wang(圆桌主持人):为什么NFT今年这么火,能吸引到资金和关注?为什么加密艺术、P2E游戏、NFT头像、元宇宙被频繁提及?

Mia Deng:我认为,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一个非常有趣、令人兴奋的时代。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段时期的信息化大浪潮,我们不需要去旅行或看望我们的朋友,便可以进行跨全球活动。所以我认为这推动了很多人进入虚拟空间,我认为我们现在真正看到的是一个数字文艺复兴的场景。就像Sally提到的,作为一个艺术家意味着什么?拥有一份正常的工作意味着什么?我认为这是非常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基本上,我认为这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论题,我们很多加密行业里的人总是对如何发挥加密的作用感到兴奋。

Robby Yung:我认为至少这个过程为我们如何定义NFT奠定了基础。不同类型的NFT有很多,但是真正定义NFT又很困难,它的最底层只是一种技术。人们会从他们熟悉的角度来看待NFT,实际上NFT有点像网站,它可以是任何东西,这取决于你想如何使用它。从Animoca的角度来看,显然我们是一家专注于游戏的娱乐公司,所以我们想看看NFT在游戏中的应用。例如,我认为NFT的未来和它们的潜力实际上是为其所有者提供效用,因为我们正在提供数字所有权。在游戏中使用NFT工具,会带来很多好处,如果你有一把传奇之剑,一方面在游戏中它是有价值的,因为你可以在游戏中使用它,另一方面这把剑本身也可能有价值,因为它是一个难得的收藏品。所以它可以有很多不同方面的价值,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当你想到它是一个代币化的项目并最终建立一个游戏经济模型时,我想我总是会举起手说你应该首先想想效用,因为我们给NFT提供的效用越多,我们就越能释放NFT的潜能。

Steve Lee:我从17、18年开始就一直在观察这一行业领域。最初,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充满能量的概念,就像2017年,当时大家都在谈所有权或游戏。但真正发改变的是在2018年初,那时候我开始看到很多超级聪明的人,比如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开始聊区块链游戏项目。但问题是,当时链游的设计看起来太丑陋了或者说它并不好玩,所以如果你从小就是游戏玩家,当时你永远不会玩这种区块链游戏。我们有点错过了游戏的核心部分,应该是乐趣那一块。然后是2019年,每个人都在谈论区块链扩容解决方案、侧链等等,所以人们关注的仍然是技术,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游戏。让人们沉迷于这种游戏是在2020年,DeFi 的繁荣助推了NFT收藏品和NFT游戏行业,人们又开始兴奋地驻足于这个行业领域,但是收藏品基本上都是社区驱动或交易投机驱动的,一旦DeFi繁荣消失,NFT将不堪一击。

然后就是今年,我们开始看到,NFT项目已经建立在例如Axie infinity的游戏中,他们团队从2017年开始就在建立一个强大的社区,现在NFT的产品已经出现了,它可以是游戏道具也可以是收藏品,满足了一种真实的需求。例如,来自菲律宾或南美的玩家可以用这个游戏来赚钱,这其实是“边玩边赚”的概念。Axieinfinity足够简单足够好玩的,人们在过去3年里都没有看到这么好的游戏。之前大家都在关注技术,但现在我认为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人们正在看到NFT能给加密生态系统带来真正的意义。

Ben Middleton:我认为有很多因素促成了NFT的崛起,最大的一个因素可能是宏观经济。就像过去的十一或十二年那样,市场一直在冒险,但在过去的18个月,也就是新冠疫情期间,政府真正开始启动新的货币政策。很多人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这些资金进入了投资领域,摆在面前的有相对稳健并回报率高的资产,这就是为什么加密货币市场变得越来越好的原因。

比如之前美国监管机构暂停了AMC股票交易,而后投资开始蔓延到数字货币,然后是今天的NFT。散户意识到如果他们之间共同合作,可能会对市场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投资者似乎认为这与基本面有关,就像股票和加密货币的估值一样,他们的投资决策更多的是基于其他人的看法,我想我们会做得很好,大家也应该坚持自己的投资立场,那些收藏品真的很可爱很可爱,放在那里代表一个符号所属权的状态,你可以把加密头像放在社交媒体,人们就会知道你属于某个群体。

James Wo:我的理解中分为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加密行业的基础设施逐渐成熟。加密猫这个项目几年很受欢迎,但是当时它使得以太坊主网变得非常拥堵。目前,虽然以太坊还没有从PoW完全转移到PoS,但是你可以使用像Polygon这样的二层解决方案,或者其他一些已经可以供用户使用的协议,比如Solana、BSC,或者在未来用户还可以使用Polkadot。所以从基础设施层面上来说,网络情况相比几年前,已经提升了很多。而且在这些协议层上也出现了像OpenSea和SuperRare这样的NFT交易平台,这也是NFT在这段时间以来如此火爆的原因。这就像如果没有Uniswap,DeFi可能不会如此成功;没有了OpenSea,NFT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成功。所以日趋成熟的基础设施是NFT成功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原因,我认为DeFi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比较难以理解,就像在传统金融领域中,这些复杂的交易品种类对于散户来说太难使用了,以此类推,DeFi对于散户们来说也是这样。Uniswap的Swap功能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使用,所以他们可以理解。但是一旦加入了合约、期货等等这些交易品种类,这对于他们来说就会比较难理解了,这些复杂的交易品种类的目标用户是非常有限的,基本就是机构投资者或者散户大牛。但是对于NFT,大家都会去玩游戏,所以相比起DeFi,NFT的受众就多得多。

二、关于NFT的投资方法论

Sally Wang(圆桌主持人):我们来聊聊投资方法论吧,大家在找什么样的项目?有什么新的趋势引起了你的注意吗?

James Wo:当然,我非常乐意与大家分享。首先,在传统行业中,人们很难去进行开展创业活动。比如像游戏,人们需要有名的IP、大量的流量等等。但是在加密货币世界中,如果你有一个好的点子,能吸引玩家来玩你设计的游戏,那么就可以取得很大的成功。所以我认为要在NFT赛道启动一个新项目的障碍要比在其他传统行业低得多。

我们研究一个NFT项目的重点在于他们的团队以及他们所做的工作,他们对于项目本身是否具有足够的热情,而不是看这个团队手握多少个IP,或者与传统行业的世界中有多少人脉关系的联系,我不认为我们对于这些有那么关注。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这个项目以及团队在加密领域内的表现有多好,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件事。

第二点是从投资角度来说的,我们确实参与投资了一些加密领域的项目,虽然我们可能会把重点放在其中的几个协议上,但是我们的确也参与到了NFT赛道的投资中去,比如Big Time Studio、Efinity等其他项目。这个行业仍然在建立底层架构的过程,让整个基础更加坚固,这其中有些强力项目比如Flow、Enjin,在其之上已经建立起很多项目了,这点真的很棒。

我相信之后在终端落地应用上会有更多的机会,虽然我们之前已经参与过很多基础设施的投资,但我认为在下一阶段,在落地应用方面会有更多的投资机会。基本上,这是我关于这个问题的两点总结。

Mia Deng:我想,我投资的NFT肯定需要更多的技能点或DNA。我们已经习惯于从媒体那里接收信息并做出判断,但投资NFT既是科学,也是艺术。既需要从底层的技术属性做出判断,也需要了解消费市场和流行文化的发展趋势。我们致力于找到同时具备两种优势的团队,拿游戏项目来说,我们既投资过原生加密社区的项目,也关注传统背景的团队。现在行业还处于早期阶段,我们需要的是建立很多基础设施,打开能让创作者批量进入的入口,因为这些项目都有机会建立一个能带动下一波十亿人的产业链。从投资角度来说,我们必须思考什么能够真正赢得大众市场,就像今天菲律宾的普通民众参与链游那样。

Ben Middleton:我们是对冲基金,不能透露我们在二级市场投入了多少头寸。当我开始关注NFT投资,我们会从六个维度来分解它,首先是“四个C”。

第一个是“商业”(Commercial)

第二个是“社区”(Community)

第三个是“合作”(Cooperation)

第四个是“竞争”(Competition)

第一个是商业,很简单,就是一个NFT项目能不能赚钱,其实这是非常重要的。然后是社区驱动,我们只是社区引擎或类似赛道的投资者,所有社区这些人我都接触过。2017年8月,在新加坡的一个小咖啡馆里,我遇到了创始人Ji Hao;回到2019年的香港,我遇到了来自YGG的Gabby,所以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他们是如何在社区中建立起来的。尽管他们在2019年和2020年经历了非常艰难的时期。但他们持续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建设社区,这基本上提高了投资轮规模。因此我们没有思考太多,他们已经建立了好几年的社区基础,这其实和去年在NFT热中诞生的所有项目都有很大不同,社区其实是最关键的组成部分。第三部分是竞争,我在日本和韩国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小的时候玩游戏,唯一想做的就是和一些东西竞争,不管是电脑还是其他人。所以,对于某些特定项目来说,竞争在触及用户方面非常重要,也是项目需要坚持或保留的组件。第四个就是合作,区块链最美妙之处其实就在于兼容性,这意味着你可以在技术层面或社区层面或许多不同的角度与其他项目合作。所以我认为例如YGG的案例,他们基本上是让用户建立自己的团队获得收益,然后他们会在自己的子社区内进行一些基础性的合作,而不仅仅是最初的社区。所以基本上这使得在这个游戏内进行区块链行业里的任何合作成为可能。这就是我非常仔细地研究的“四个C”。

最后两个维度,一方面,我认为在这一领域中缺少的一个重要要素是,我们需要一个跟区块链结合的更全球化的IP,这其实也是我前面提到的1、2的亮点——我们需要一个更多的主流的分销渠道。举个例子,回到2018年,当时的投资可能并不太关注社区,但如果在两周前,我们应该会非常关注社区。所以吸引我们押注的一个关键,就是这个项目是否构建了社区或是具有类似的活动之类的,他们需要有一个强大的分销渠道。另一方面是创始人,有传统的游戏搭建经验或他们确实有机会在传统游戏领域打造一个全球化的IP这两件事,也是判断NFT游戏项目是否有潜力的两个重要因素。

Steve Lee:对于投资NFT项目,要试着看项目团队的背景:如果他们在2017年、2018年就开始涉足这一领域,那很好,因为这代表他们可以处理高波动性市场相关问题;如今,市场条件发生变化,我们会更希望创业团队的意见和方向最好能与投资者一致。

在项目所处细分领域上,我会对NFT市场、去中心化金融市场、借贷等方面感兴趣。有的项目虽然在外界看来很简单甚至愚蠢,但在社区内可能很强大。而NFT的潜力在于可以与DeFi融合在一起。如果使用NFT可以获得利息、利用NFT作为子游戏的可添加实用工具、或以其他方式增加去中心化金融功能,那(NFT和DeFi)彼此结合时,会产生巨大的吸引力。

Robby Yung:我认为,这一领域有很多令人兴奋的事情。因为我们仍处于这一周期的极早阶段。已经有少数几个NFT项目取得了巨大的、财务上的成功,这对行业来说是非常好的,因为这样可以吸引资本和聪明人。但对我来说,真正令人兴奋的是围绕在NFT周围的人和事,比如说它们有开放资产,而实体世界中有如此多的类比,实体世界中可用的服务我们可以将其应用到NFT中。举几个例子,最直接的一个就是,我现在看到美国中西部有房地产开发商,这意味着人们在NFT经济中其实扮演着与现实世界中房地产开发商相同的角色。在虚拟世界里,也有隐喻的虚拟不动产,人们也可以投资房产,也可以进行开发、增加财产价值,并希望其价值不断增长。我认为这对我来说很吸引人,因为它能够在另一项业务之上创建一项新业务。我再给你举个例子,我们最早的区块链游戏之一是F1 Delta Time,这是一款基于一级方程式的赛车游戏。而现在我们看到,因为有一批玩家拥有F 1汽车和NFT汽车,其他公司开始迎合这些汽车推出相应的服务,因为一旦你成为车主,你就需要其他服务。所以当你想到实体世界的类比,一旦你买了一辆车,你需要加油站、服务站、保险等服务,这些东西都是在买车后出现的,你需要市场零件、汽车配件。因为NFT是开放的,所以这些都非常相似。我们现在所处的进程是,其他公司可以创建业务,为我们社区已经购买的NFT提供服务,我觉得这真的很令人兴奋。这就是你开始看到创新的时候,就像你知道的YGG,没有Axie Infinity就没有YGG。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因为他们正在创造一种模式从本质上支持Axie Infinity这样的产品,并帮助创造一个良性循环。我想我们会看到更多项目之间的互操作性,不仅仅是我们的NFT进入你的项目,而是我们可以创建一个服务于你的项目并由你的项目来决定需要提供哪些服务的业务。

Sally Wang:我认为实用工具是NFT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像你所说的那样,NFT也需要用例,同时你还需要有评估项目的标准。但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是很难评价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全球资本。Sino Global更关注基础设施,因为从长远来看我们是绝对相信的,技术层具有扩大规模和接触大众的潜力。所有这些都是可以建立在很多东西之上的,比如一个好的游戏或者交易平台/市场。而反过来,这又可以推动NFT被大规模采用。

三、关于NFT金融化等新玩法的讨论

Sally Wang(圆桌主持人):继续下一个问题,现在出现了一些NFT和DeFi的组合,还有GameFi等新形式,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所以你们对于这些事情的发生有什么想法和看法呢?比如究竟是什么在积极带领我们前进。

关于这一问题,我也有些自己的想法:

首先,NFT出现后,的确非常有趣,也受到很多人喜欢,随着越来越多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NFT,我们看到NFT和普通代币的不同,即普通代币可能比较容易随意购买,而NFT是完整的单品,当你买了一整件NFT艺术品后,真正拥有它之后,它更容易增值。这在现金和资本的流动性的角度来看,NFT为行业带来了一种转换。

另一个我所了解到的是,在中国社区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大家很喜欢买PUNK,并找到了用碎片化的方式购买高价PUNK,拥有一个PUNK的一部分,赋予之流动性。这种现象在社区中正变得越来越强大。

第三是,有这么多的令人感到惊艳的NFT项目,但建立在不同的链上,这让人有一种缺乏联系的感觉,就像彼此之间缺少一座桥梁。Steve好像在边听边分享边做笔记,也许可以先给我们分享一些你的看法和见解?

Steve Lee:你很敏锐,哈哈。我们的回答分两个角度:一个是你对什么样的项目感到兴奋;二是你在寻找什么样的项目。

首先,我是Polygon的支持者,同时也是投资者,从外人的角度看Polygon,可能觉得它还很简单和初级,但如果你是社区中的一员,就能体会到社区其实是超级强大的。我们(作为社区的一份子)其实是要打开这个巨大的渠道,让NFT的潜力实际上可以与DeFi融合在一起。

目前,如果你拥有NFT,可以在一些游戏平台上使用这些NFT、获得利息,同时,这些游戏又做了一些小的子游戏,你可以利用这个NFT添加实用工具,他们还增加了去中心化金融功能。人们开始想要收集这个收藏品,兴趣也越来越大,当社区力量和NFT相结合时,会产生巨大的吸引力。所以我对这种意识形态感到非常兴奋。未来,NFT的抵押借贷会占到市场的很大一部分。

另外,我想说的一点是,我认为NFT托管将会变成一项非常重要的业务。因为在我们公司,NFT托管是机构投资者所关注的一个重要业务组成部分。我们对所有不同的托管解决方案进行了多年的尽职调查,这其实和我们投资其他一些商业实体相似,可以说,有些NFT项目的质量非常高;此外,如果你拥有许多不同的实体收藏品,你应该找一些平台来管理这个非功能性信托投资组合。所以我认为,在这方面,应该会有一些项目开启尝试和探索。

再加一条,我认为元宇宙与NFT的结合可能也会是非常创新的点,虽然还不确定它是否会很快到来,但我相信许多创造者可以在元宇宙中利用NFT创造他们自己的经济模型、结合DeFi、放大品牌。不管它(的具体形式)是什么,这应该会打开一个巨大的领域。

Robby Yung:刚刚主持人说的关于租赁和贷款的事情很有趣。实际上,这些事情已经存在了。比如说Nifty5,你可以去申请五年贷款。如果你玩我们的F1 Delta Time赛车,在我看来最酷的事情是:他们在没有我们参与的情况下开始了这项服务,这意味着他们决定接受我们的资产作为抵押品。可以在现有的资产基础上做抵押贷款,对我们的社区、甚至行业来说是很酷的。

在租赁方面,有很多金融服务可以放在上面,因为去中心化金融已经存在,NFT社区可以充分利用这些服务,你可以轻松地启用去中心化金融功能。从技术角度来看,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不仅是因为它在技术上很容易实现,而且因为早期的区块链游戏对于许多玩家来说很快就能适应。我觉得许多这些应用都具有吸引力。

但我认为,从传统游戏开发的角度来看,在租赁方面需要考虑的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我们想要拓宽,并尽可能广泛地推动NFT采用和普及——我们想要大量的受众。

对我来说,什么才是大量的受众呢?就是你的游戏发布之后,第一个月就能完成1000万次下载。如果没有达成这个目标,或许你应该停下了,因为这款游戏可能无法达成你所期望的目标。而在区块链游戏中,也许第一天只有十次下载量,但你不会太沮丧,可能还觉得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可以继续做下去。

实际情况是,区块链游戏的受众规模要小得多,NFT的租赁也是这样。但是这些事情将会最终实现的原因是,它具备可访问性:在NFT游戏中,我们实际上有潜力让玩家进入并购买游戏中的NFT,因为他们都是收藏家。举个例子,人们购买某些F1 Delta Time赛车,因为他们是一级方程式赛车的忠实粉丝,他们想拥有一件商品,虽然可能对玩游戏和比赛以及在游戏中花费时间不感兴趣。对于那些真正的喜欢玩游戏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种耻辱,因为没有机会看到那些酷车在赛道上比赛,而是被关在车库里收藏。

我认为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租赁服务允许这些资产在游戏中得到使用,这对游戏社区来说是令人兴奋的,这就像现实世界中的赛道日,你可能买不起一辆兰博基尼,但可以花100美元租赁一辆,然后去跑几圈。这能让最广泛的受众获得体验。

Ben Middleton:我可能会和Steve提到的一些想法保持一致,同时Robby提到的互操作性,我觉得非常重要,将是整个行业前进的关键组件。

在传统的商业世界里,想让更多人参与到一款新游戏中是很难的。而能让玩家在不同的游戏之间切换、增加乐趣,这对于行业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开发者肯定想要留住用户群。

另外一件事就是协调利益,如果你能协调好拥有资产的人和想使用他们资产的人的利益,将会打开非常广阔的领域空间。获得回报的玩家需要知道自己是被公平对待的,也需要知道用后门(外挂)的玩家会被惩罚。作为游戏开发者,需要找到很酷的方法去解决这些真实存在的问题,让游戏里的人可以交换商品、相互竞争。

Steve Lee:我想加点评论,像YGG这样的NFT项目,算是第一个真正的典型案例。我不是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专家,Ben可能在这方面更专业。很多人在期待NFT游戏和DAO的有机结合。我认为你可以把NFT游戏社区想象成非常早期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形式,对吧?

Ben Middleton:这种有机的组织聚集在一起,享受游戏中的相互协调的部分,这就是革命,对吧。

Mia Deng:我很喜欢刚刚大家讨论的观点。从我的角度,定价是金融服务中最重要的,这也仍然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因为目前的NFT资产还缺乏专业的协议网络或某种方式,来被真正承保。我们已经投资了一个协议,也像DAO一样,可以进行有效地组织,让专家和DAO社区成员共同决定NFT的价值。

我认为,这也很有趣。

James Wo:前面几位嘉宾都说的很好,我并没有太多额外的补充。我认为DeFi、CeFi这些服务还处在早期阶段,所以对于利用NFT将DeFi和CeFi连接到一起来说,只是时间问题。根据目前NFT的发展道路来看,未来还有非常巨大的潜力。就像Robby刚刚提到的,NFT目前还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我刚刚查了一下,目前所有前20名的NFT项目组合在一起的市值只有250亿美元。可以说,目前的市场规模还是非常小的。所以我认为,未来当NFT的市场规模增大的同时,一些将CeFi、DeFi以及NFT结合在一起的投资过程也会变得更加的平滑。这也是未来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以上就是我想补充的。

Steve Lee:最后,我想对每一位试图认真建立新的NFT项目的听众说,我真的希望大家集中力量让自己的项目和以前的NFT项目有一些区别,利用自己独特的优势或背景或经验,提到某些创新方法,这样也更容易获得投资,因为我不想听到老生常谈的东西。感谢大家,今天从你们每个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Sally Wang(圆桌主持人):再次感谢每位嘉宾,祝你们有愉快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