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NFT代表的可能是一个头像,一张画,一个游戏道具。而这些 NFT 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一般人的理解与想象。2021年5月13日,头像类 NFT 鼻祖 CryptoPunk 的其中9个不同人物,在世界顶级拍卖行佳士得拍出1700多万美元的天价后,直到今日,单个 CryptoPunk 的价格仍在不断创出新高。

佳士得拍卖CryptoPunk现场

这股以 CryptoPunk 为领导的 NFT 头像风潮从加密爱好者开始,如今越演越烈,风靡全球。国际信用卡龙头 Visa 宣布斥资约合15万美元买入一枚 CryptoPunk 头像;NBA 巨星库里在前不久花了18万美金,买了一枚 NFT 无聊猴替换了自己在社交媒体 Twitter 上的头像。

库里推特头像

更让绝大多数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就连曾经几乎死亡,无人问津的 NFT 项目也重焕新生,比如一块块具有颜色的普通石头 EtherRock 价格也是一路创出新高,目前已知的最高一枚成交价为 60 万美元。

EtherRock

NFT 天价原因

即使绝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场炒作,一个新的泡沫和骗局。但不得不引发人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为何 99% 的 NFT 无法像 CrytpoPunk 或者 EtherRock 一样被拍出天价?

究其根本原因,在一切都可以模仿和拷贝的加密数字领域,大家认可其首创价值,首创即是稀缺。CryptoPunk 是由纽约软件公司 Larva Labs 机构在 2017 年推出。他们让 10000 个CryptoPunk的角色变得独一无二,并与以太坊智能合约联系起来,以至于不能再进行改动。而这一行为创造出了人类历史第一个拥有独立记录和买卖拥有权机制的“艺术品”。

当你看中两个做工一样的碗,一个是昨天刚生产出来的和另一个 1000 年前生产出来的,其价值肯定不可相提并论。如果这个碗还被权威考古鉴定为人类最早的碗,那这个碗一定会价值连城。这套价值的评估逻辑在 NFT 里并没有改变。

最近文本(TXT) NFT 项目Loot火了起来,从首创角度来看,绝大多数人认为它是首个文本 NFT 和首个不由创造者或者团队来定义、引导的 NFT,而价值是通过社区自下而上对文本进行创作来赋予的。但其实它只能算是以太坊链上的首创,TXT 和社区驱动的 NFT 的真正鼻祖另有其人。

16个ETH约6.3万美金的Loot

Loot 看起来确实比头像类的 NFT 更加去中心化,提供了8行文本,将后面的故事交给社区来创作。但这个去中心化仅仅是相对而言。Loot 只能铸造8000个,创造者为自己预留了222多个作为奖励,且由于信息和资金优势,绝大部分产出都被大户直接包场。相较于加密货币早期追求的公平发行,Loot 的去中心化并不那么纯粹。

我们可以看到 NFT 的主流推动者从追求首创价值到开始追求加密世界最核心的去中心化精神,不禁让人思考下:一个具备首创价值和更加去中心化的 NFT 会是什么样的?换句话说,NFT 的究极形态到底是什么?在回答个问题前,让我们先回到1993年。

NFT 的雏形

1993年,最有可能是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的哈尔·芬尼(Hal Fenny) 提出了首个 NFT 的原型,加密交易卡 (Crypto trading cards)。 它是一种算法生成的哈希字符串代表的卡片。他认为“密码学狂热爱好者们绝对会爱上这些迷人的加密字符串艺术,由抽象字符串组成的加密交易卡不仅会成为好友之间的谈资,还会引发人们收藏、交易、集套盒等多种需求,不断创造新玩法和新热潮。”

1993年哈尔·芬尼对NFT的描述

虽然这个卡片在当时并没有真正实现,但我们可以推断出这个代表加密卡的密码字符串不可能随机等值。因为随机等值就代表无限的数量且每一枚都完全一样,不会有任何的收藏价值,除非哈希结果符合某种既定规则的结果,类似固定的PoW(工作量证明)难度。

如果加密卡的有效哈希结果没有预先设定的规则,则潜在数量是无限的,那么其中有收藏价值的一定是某种难得的哈希结果。比如:

“000000000000007f8c5aba11cf3b5e67a2”

“d01e14a7f8c5aba11cf3b025285e67a26687”

前者就会比后者更加具有收藏价值。而前者这种“好看”的哈希,就是 PoW 算出来的,算力越大,哈希结果越“好看”。那么芬尼说的加密卡片,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它都必定是 PoW 的,否则就没了任何收藏和交易流通的价值。

PoW-NFT的雏形

让我们继续来到1998年,智能合约之父尼克·萨博 (Nick Szabo)在那时发明了Bit Gold。简单来说,Bit Gold 是一种“耗费电力计算出来的昂贵的加密黄金”。

它的第一个核心属性是工作量证明:通过计算能力来产生价值的证明。Bit Gold 认为一个有效的哈希值必须遵循一些既定规则,例如哈希结果前导0的数量。由于哈希值的不可预测性,找到一个有效哈希的唯一方法就是反复计算。这样一个有效的哈希值就能证明它的创建者确实消耗了计算能力。任何找到一个有效哈希值的人都将拥有这个哈希值。

但 Bit Gold 确定了这个有效哈希值的“固定难度”,导致了通货膨胀:随着大算力进场和计算机的不断改进,生成有效哈希值将变得越来越容易。这就意味着哈希值稀缺性会变得越来越低,以至于大量的哈希值会稀释整体的价值。

除了无法避免通货膨胀外,由于它们是由一串哈希结果来表示的,每一枚 Bit Gold 的成本都不相同,之间的价值并不一样,无法互换。但对于大规模日常支付结算的货币来说,可互换性是绝对必须的基石。萨博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通货膨胀和可互换性的问题,这直接导致了 Bit Gold 虽然距离比特币只有一步之遥,但还是失败了。

在20多年后,最接近芬尼加密交易卡构想和萨博 Bit Gold 的项目在2018年一个叫作《Hacash: 一种大规模支付实时结算的加密货币系统》 白皮书里实现了,并在2019年5月16日,Hacash 链上区块高度 35135 上产生了第一个带有文本 NFT:"NHMYYM",由6个随机字母组成,白皮书里称它为钻石。后面随着社区成员的称呼,它的名字逐渐演变成了现在的 Hacash Diamond(缩写为HACD)。

首个PoW-NFT:Hacash Diamond

HACD 创造性通过设定挖掘难度只升不降和竞价拍卖机制解决了 Bit Gold 的通胀问题,让单位时间产出的数量固定不变,从而确保了这种“昂贵的加密黄金”的稀缺性。HACD 如同2008年横空出世的比特币一样,再一次让加密朋克前人们的设想成为了现实。

第一枚HACD: NHMYYM

随着 HACD 发展,在2021年8月11日,社区提出了 HIP-5 可视化提案。为每一个 HACD 增加了钻石的视觉。每一枚钻石都独一无二,并有9种不同的形状,16-17个切面和16种颜色来实现。除了如下图中间“锥形钻石”以外,另外8种特异形状出现的概率仅有3%。若是纯色异形,出现的概率更是微乎其微。

HACD可视化

值得一提的是,钻石颜色的决定是由 HACD 的6个字母和11位哈希共同决定。这应该是 NFT 历史上第一次利用文本对 NFT 进行自下而上的上链创作。而更早非上链创作来自于 HACD 的社区。例如第27073号的 “ETHMAN” 这枚钻石,社区成员打算将它送给以太坊的创始人V神。

社区对 HACD 文本的创作

而这种自下而上,去中心化的精神一直贯穿 HACD 的方方面面。在第一枚HACD 创造之前,创始人犹如中本聪一样就莫名地消失了,只留下了白皮书给社区的开发者。没有资本操纵没有大佬背书,完全社区自发运作和参与。每一枚 HACD 都像比特币一样是耗费算力和竞价成本挖掘出来,没有预挖,没有开发者奖励,没有任何人拥有无成本的筹码可以在  HACD 里割任何人的韭菜。但这种完全去中心化自发运作的代价就是发展的很缓慢,不被人知晓。

另外,HACD 除了是文本 NFT 的鼻祖,也是最接近芬尼加密交易卡,首个基于 PoW 的 NFT。这就意味着要获取 HACD 的方式如比特币一样通过挖矿来获取,并且 HACD 不存在任何预挖预留的情况,所有的人都用 CPU 从零开始竞争来挖 HACD。

除了算力的竞争以外,大量 HACD 在一个区块同时被挖出的时候,需要 Hacash 链上的一个代币 HAC 来进行竞价结算,竞价最高的 HACD 将会被打包,未被打包的 HACD 被丢弃,等待下次被挖出。

整个 HACD 的数量有限,总量为 16,777,216 枚,若不考虑难度递增,理论上至少需要800 年才能开采完。不过随着挖矿难度的不断升高,事实上永远不可能开采完 HACD。预计在2025年,大约只有10万个 HACD 在市场上流通。

此外,面对例如 NFT 市场大崩盘等极端情况,市场上对 HACD 的需求下降时,HACD 的产出将会立即下降或者直接停止,保证了它基于市场需求的稀缺性。

中本聪后来在比特币论坛上写道:“比特币是 Wei Dai 在1998年创造的 B-money 和尼克·萨博提出的 Bitgold 提议中诞生的。”

中本聪的原话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一位 HACD 的早期挖掘者在社交网络上提到:“HACD 是1993哈尔·芬尼在给密码朋克的邮件中提到的 'Crypto Trading cards' 和以及尼克·萨博的 Bitgold 的一种实现。”

NFT 究极形态

通过回顾 NFT 的发展史和了解 HACD 的特质之后,我们似乎可以得出一种 NFT 究极形态的总结:

含有某方面的创新,具备首创价值

公平发行,有后来者可以持续的参与

完全社区参与驱动形成价值,塑造市场化

耗费算力成本挖掘,形成公允价值来依托

具有自下而上,去中心化二次创作的可能性

数量有限但不过分稀少,需要足够的人参与

具备一定的可视化鉴赏价值,而不只是艺术价值

Hacash Diamond 作为首个文本 NFT,每一枚 HACD 都具备独一无二的钻石视觉,数量有限但不过分稀少,并且也是首个基于 PoW 机制的 NFT,具备与比特币一样的去中心化,同时是最接近芬尼1993年对 NFT的畅想和萨博提出 BitGold 的实现,也许这就是 NFT 的究极形态。

回看当下 NFT 领域的热点炒作已经基本穷尽了,只剩 PoW-NFT 这一赛道还未被发掘。而目前以 PoW 为代表的加密货币市值仍然是绝对主流,那么主打纯粹价值储存的 NFT 领域,PoW 是不是也会成为绝对主流?HACD 已经提前三年压中了 TXT-NFT 这个热点,那么 HACD 会不会再次压中下一个可能的热点:PoW-NFT ?

一个概念的兴起会带来一场泡沫,而当泡沫破碎潮水退去,哪些 NFT 是在裸泳,而哪些 NFT 依靠首创价值,依靠去中心化的社区,依靠 PoW 的价值支撑,像非 NFT 的比特币一样不断繁荣发展,时间会是最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