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bo向佛罗里达州南区法院提交了手写证词,声称自己是2009年创立比特币网络的创世块的“真正唯一的创始人/创造者”中本聪…昨日在外网看到这则重磅且可能是比较劲爆的消息,因为要聊及区块链和数字行业货币趋势,未来得及翻译分析,发现目前国内仍鲜有报道,今日琢磨转译分享给大家。

一、 野生“中本聪”出现在克莱曼与澳本聪的诉讼案

澳本聪的诉讼案从去年至今一直闹得沸沸扬扬,特别是在五月底的提交版权注册申请,导致BSV出现了惊天拉涨行情,最低从49美元涨至258.3美元一线附近,最大涨幅5.27倍,而老李策略提前埋伏买入,也较为完美的把握了这波行情,故而印象颇深。 

在7月22日,一份有趣的文件提交给了法院,也导致这项高价值上百亿美元的比特币诉讼在本周内继续进行。该诉讼涉及现已去世的David Kleiman的家人及其与自封的比特币发明人澳本聪的多年业务关系。Kleiman家人指责澳本聪操控Kleiman的大量比特币遗产和知识产权。 

佛罗里达州法院的这起诉讼案件,围绕着据称拥有110万BTC的信托基金展开。然而,7月11日,在为Kleiman遗产作证的密码学专家 Edman博士,发现了Wright提交证据中的一些差异,例如文件修改和其他回溯材料。在7月22日星期一Edman博士的证词后,又向法院提交了另一份文件,这增加了一个新转折点。 

二、另一个中本聪高调现身法院证词!?自证比特币网络唯一创始人!

Debo在致佛罗里达法院的一封信中声称他是中本聪。Debo还声称澳本聪的说法很糟糕。根据该文件,居住在比利时的Debo Jurgen Etienne Guido已向法官发出书面证词,声称自己是中本聪。Debo的手写信称:他是比特币技术的发明者,发起创世块的创始人,白皮书的作者,以及GMX.com电子邮件句柄的所有者。信中说:

(上图为手写信)“我在此通过书面信函作证 - 我是比特币区块链的起源区块的真正唯一的创始人/创造者。我使用手柄中本聪 Nakamoto并邮寄中本聪n@GMX.com来撰写和发布白皮书”。手写的信件被送到法院并于7月22日提交。

三、由内圈签名并与早期比特币一起分发的信任密钥 

Debo还声称他生成了PGP密钥0x18C09E865EC948A1,他声称是由内部人员签署的可信任密钥。这位自称比特币的发明家现在已经告诉公众他是中本聪很长一段时间了。自2015年以来,Debo使用了一个名为@realsatoshin 的Twitter帐户。 

例如,在Debo的信件于2019年7月4日提交法庭之前,他发推文说他的PGP密钥是由Hal Finney,Gavin Andresen,Peter Todd,Wladimir van der Laan签署的信托(上述均是或曾是比特币核心贡献者)。在Debo在推特上发表声明之后,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Wladimir van der Laan加入了Debo的Twitter主题,并谈到了这个密钥。 

“没有已知的消息由该密钥签名,但它与早期比特币一起分发,因此它可能是中本聪的真正秘钥,但也不能100%的确定,”BTC的主要维护人员Wladimir van der Laan详细说明回应 Debo的主要陈述。“我的签名是关于GPG网站当时应如何工作的错误,后来我撤销了它” 。

(上图为0x18C09E865EC948A1密钥,于2016年5月2日被撤销,当天Gavin Andresen告诉社区他目睹了澳本聪的证据[老李按:Andresen是前比特币core版本软件首席开发者,也被认为是中本聪的密友]。核心开发人员也撤销了Andresen对比特币核心BTC项目的访问权限。) 

在MIT服务器上搜索PGP密钥数据库显示,Debo的密钥被绑定到电子邮件地址Satoshin@gmx.com以及其中带有中本聪名称的其他电子邮件。有两个特定日期与密钥相关,包括2008年10月30日和2009年1月3日。

这两个日期代表白皮书于2008年万圣节在线发布的前一天,以及1月3日创世纪的诞生。就像Wladimir van der Laan在他的推文中所说,麻省理工学院服务器显示他在5月份撤销了0x18C09E865EC948A1密钥2016年2月,当密钥被同时撤销时, Gavin Andresen被解除了Core维护者权限。

四、Kleiman的律师和Debo的反对者与“比特信用-创世块”签约 

Debo致佛罗里达州法院和Reinhart法官的信强调,他从未与David Kleiman有任何联系。这封信还坚持认为“澳本聪在创世块上没有我已知的PGP密钥的私钥。澳本聪不知道创世块是如何组成的,因为他没有挖掘分配给所谓的[鲸鱼钱包]区块”。 

在这封信被递交到法院之前,Debo在推特上已经公布了这个消息,同时还透露他在和Keiman的律师Vel Freedman联系。Debo告诉这位律师“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Keiman陷入了‘尼日利亚骗局’。我希望你能和你的客户开诚布公地聊聊,以确认这些信息。”Debo写信给律师。 

(老李按:尼日利亚骗局,诈骗者会告诉你一个精彩的故事,讲述在内战或政变等事件中被困在银行的大量资金,通常是在新闻报道的国家。或者他们可能会告诉你一个由于政府限制或在他们国家的税收而难以获得的大型遗产。诈骗者将为您提供一大笔钱,以帮助他们将个人财富转移出国。这些骗局通常被称为“尼日利亚骗局”,因为它们的第一波来自尼日利亚。) 

“确认(Kleiman)确实与真正的中本聪进行了交谈——当时有两个Vistomail邮箱账号:Satoshin和Satoshi——请注意这一点。我用的是Satoshin@GMX.com。我建议你要求一个完整备份,你会注意与Hal Finney的沟通经过了签名,有时是通过我持有的PGP密钥或者子密钥进行加密的——而澳本聪无法访问我的私有PGP密钥。”

(上图为Debo和Kleiman的律师Vel Freedman在推特上的私人对话)

律师问:“Debo先生,你能否用创世区块对一段信息进行签名?这对我的案子会有很大帮助。”

Debo的回复表明,在他做好准备之前,他不愿意出示证据。Debo解释说,一旦他在创世区块签名,他将不得不准备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他还没准备好这样做。他还反问律师为什么要求他签名,这应该是CSW要做的事。 

五、比利时公证处注册和Debo的'鲸鱼钱包'计划 

在Quora网站,Debo 详细介绍了他的故事,并解释说他在比利时公证处的互联网上发布之前注册了比特币白皮书。

Debo在2019年6月13日声称“这有证明作者身份和版权的法律后果,因为版权是在创作时而不是在注册时授予的 ,但注册可以证明创作日期”。 

然而,在比利时注册的网站并没有太多关于比特币白皮书的信息,但Debo确实有一项发明(1011874A6),于1998年注册了一台数字化人体指纹的扫描仪。在Quora网页上,Debo宣布: 

我是世界上唯一知道创世块是如何制作和创作的人,到目前为止,我的身份周围都有很多猜测。事实上,我的身份并不重要,因为该项目是分散的和开源的。Dorian Nakamoto(老李按:日本裔计算机工程师)曾被指认为中本聪,但在我发了一条消息后(老李按:Debo指的是在P2P账户发布“ I am not Dorian Nakamoto”),他很快就否认了。后来,澳本聪博士尝试冒充我,但他没有单独的私钥,并且无法访问我的鲸鱼钱包。 

Debo继续声称他与Hal Finney一起挖出的第一批区块,并一直坚称自己拥有一个“相当大的鲸鱼钱包。”他说鲸鱼钱包有一个目的,并承诺它不会影响项目本身和市场。并保证,93%的[鲸鱼钱包]资源将被用于人类的创新和改进。

“鲸鱼钱包”是指多年来持有的数字货币爱好者的理论,它假设中本聪于开采70万到100万个BTC。根据Debo的说法,他计划仅为自己的利益保留这些资金的7%,另外因为他住在比利时,所以他那时选择使用德国电子邮件服务GMX。他声称,在学校也被教导在一段时间后使用双空格键写作,因为他在军队中度过了五年,经常以复数形式写作。 

最新进展是,佛罗里达州法院尚未表示Debo的信是否会被用来对抗澳本聪,但它是在星期一向法院提交的。出于各种原因,Debo的故事难以置信。比如,他始终直言不讳自己参与了比特币的创造。他经常发布关于加密货币和比特币相关标题的推文,同时每条推文都使用了大量的主题标签。Debo目前的写作和英语技能,与比特币创作者在早期写的许多信件和电子邮件中所显示的中本聪风格并不相同。 

除了没有显示确凿证据的PGP密钥之外,Debo的故事缺乏很多证据,类似于Phil Wilson所说的“ 比特币起源 ”故事。尽管如此,7月22日提交的文件表明,佛罗里达州法院和负责Kleiman起诉澳本聪的案件法官似乎认为,这封信应该归咎于目前未知缘由而存档。

昨日在外网看到这则重磅且可能是比较劲爆的消息,因为要聊及区块链和数字行业货币趋势,未来得及翻译分析,发现目前国内仍鲜有报道,今日着墨转译分享给大家。从目前的资料来看,Debo炒作的概率更大,翻阅了他所有的推文,类似于微博那种营销号带话题吸引流量的风格,而其唯一能证实自己身份的PGP密钥也无法自证公开,虽然他声称是为了个人财产安全角度考虑(毕竟100万比特币现在要价值上百亿美元),这点逻辑显然是不能让大家信服的。 

关于比特币的创始者“中本聪”到底是谁,市场上好像已经不太关心了,更多的比特币交易者则是践行了钱钟书先生那句“吃鸡蛋觉得好吃就行了,不必看下蛋的鸡是什么模样”心态,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手中的比特币价格涨跌、自己持仓的单子是否盈利、什么时候能够实现靠炒币实现财富自由,或许也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