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金融数据跟踪机构零壹财经的数据,在2019年上半年,中国区块链初创公司通过71笔融资交易筹集了3.68亿美元。

风险投资人发现,融资正在变得更容易。于2016年在香港创立的公司Kenetic的管理合伙人Jehan Chu表示,该公司有望在下个月获得一笔八位数的资金。自6月以来,由NEO加密项目支持的基金NEO Global Capital也一直在进行约5000万美元的第二轮融资。

由于市场重新产生了乐观情绪,它是今年展开新的融资轮的众多基金之一。同时,风险投资公司正在从初创公司的股权投资转向二次交易和比特币挖矿等领域。

其中包括Sora Ventures,一家早期的区块链投资公司,于今年初进入二级市场交易。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Jason Fang表示,其交易活动包括掉期,主要是主流加密货币的期货,占其管理资产约20%。

Fundamental Labs是一家管理资产不足5亿美元的区块链基金,已投资了Coinbase嘉楠科技和币安,5月对比特币矿工投资了4,400万美元,这可能使比特币网络的总哈希率提高至少1,000PH / s。

由FreeS Capital的前投资总监Yizhou Zhu创立的区块链风险投资公司Parallel Ventures今年也通过一个独立的部门投资了比特币矿机。这项投资拥有约300 PH / s的算力,价值约1500万美元。FreeS投资了包括Uber在内的中美科技初创公司它还为对加密货币领域感兴趣的其他投资者管理资产,并于8月完成了2亿元人民币(2800万美元)的新区块链基金、

市场大崩溃

尽管如此,交易量仍未达到2018年的水平。2019年的71宗交易与2018年相比交易价值下降了67%,交易量下降了47%。而且现在的公司比以前少得多。

Fundamental Labs的执行合伙人Howard Yuan估计:“自2018年初以来,目前只有约不到10%的中国加密投资基金得以幸存。”

从Yuan的角度来看,在2018年的顶峰时期可能有近1,000支早期区块链投资基金,包括非机构化的个人工具和非正式的加密货币资本池。根据支持火币交易所的区块链风险公司节点资本的投资总监Frank Li的研究,其中有150到200个规模庞大,并且专注于早期投资。

“目前在中国大约有20至30个区块链风险基金,” 共识实验室的Ren估计,并补充道:“去年在北京举行的区块链峰会上,可以看到来自50多个基金的同行。现在,北京还存活的基金数量甚至不到十个。”

Fundamental Lab的Yuan回应了这一观点,估计只有“十几个基金”活了下来。500 Startups的风险合伙人Bonnie Cheung称,现在在中国的区块链早期基金“不到50个”,而Parallel Ventures的Yizhou Zhu则将数字定为“约20个”。

许多基金是由经验丰富的区块链资深人士建立的,他们通过挖矿,交易和运营交易所赚钱。风投对他们来说往往是附加工具。因此,他们自然而然地转向挖矿,交易和交易所运营。

其他投资者则选择了抽身旁观。Redbank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之前的火币实验室创始人Junfei Ren说,她新成立的投资基金只是在比特币中储值,而不是投资于任何利用基础技术的初创公司。

区块链投资公司Consensus Lab目前专注于仅孵化五到六个项目。 “我们不再将风险投资视为孤立的业务。它必须与其他业务结合起来以利用我们独特的资源,创建可以承受熊市的产品矩阵。”该公司的合伙人Kevin Ren说。

尽管区块链初创公司的估值下降,但基金仍在努力寻找良好的投资目标。今年仅依靠股票或代币投资就意味着基金的发展可能会处于停滞状态。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我们仅投资了一些新的代币项目。在去年的顶峰时期,我们每周要进行一到两次投资。” Kenetic的Jehan Chu说。

随着创业公司估值的急剧下降以及投资者变得越来越谨慎,交易规模也在不断缩小。Consensus Lab的Ren告诉CoinDesk,在中国平均交易规模约为10万美元,而价值50万美元的交易却很少。另一方面,代币交易大部分已经变得安静。

市场走向成熟

投资者表示,在经历了上一个市场周期的洗礼之后,中国的区块链风险投资公司正在日趋成熟并不断发展,以寻找更多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估值变得越来越合理,投机者已经离开了市场。

Sora Ventures的执行合伙人Jason Fang说,基金正变得越来越专业。当他的基金于2017年底启动时,它是中国最早的,拥有公认的基金管理人和审计师的机构化基金之一。现在,这种做法更为标准。

分布式资本的投资经理蒋新说:“在市场崩溃之前,由于代币价格不断上涨,投资者没有对项目进行仔细评估。分布式是中国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之一,于2015年成立,通过更深入的研究和尽职调查真正地找到价值。”

对回报的期望变得越来越现实。“分析师花了更多的时间研究和审查有关初创企业的问题,”以前在节点资本工作,最近加入Parallel Ventures的Frank Li说。他补充称:“投资者的心态也更偏向长期,因为现在没有人期望在几个月内实现回报。展望未来的可能性更大。”

建立可持续的未来需要时间。“我们很难定义一个合理的投资逻辑,很难解释我们应该如何评价初创企业,”Consensus Lab的Ren说。“这是一个深层的悖论,因为当我们进行投资时,我们不确定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Kenetic的Chu更乐观。他说:“区块链初创公司的股权永远不会比现在便宜。”“我们对中国的公司感到兴奋,特别是在加密交易平台,基础设施和去中心化金融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