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内容为社区分享内容整理,分享嘉宾为Dots投资者社区CEO郑迪。分享全文如下: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有机会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研究比特币的心得。

对于比特币,有很多种说法,也有各种不同的分析,但总的来说没有看到比较成熟的分析框架,我觉得这是有原因的,因为从金融的角度来看比特币,市场对比特币的看法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比特币还在一个不断嬗变的过程当中,从相关性角度来看,一些属性也还没有固定。

 比特币发展到今天,应该是中本聪当初没有想到的,也没有人能想到能涨到今天这么多。总体而言,我认为它是个流动性溢出的结果,从流动性松紧程度来分析是最合理的。

 我对比特币目前从金融方面的看法是一种另类资产,考虑到其各种特征与黄金的相似性,可以认为是黄金的某种竞品,走在数字黄金的道路上。但比特币由于存在一些鲸鱼玩家,而比特币的市场深度又不是特别好,所以每次鲸鱼玩家买卖的时候都会造成不小的市场波动。所以用流动性边际效果来看待比特币的同时,还要结合比特币市场自身供应情况的变化。

 我们目前这个市场上看到的情况是,了解比特币自身情况的分析者不太了解宏观层面的变化;而金融圈了解宏观的人又不太理解比特币自身的一些情况,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人认为比特币是随机波动的。考虑到比特币在最初的几年里并没有2017年以后那样的广泛关注度,因此我更喜欢多研究2017年开始的走势。对我来说,2017年比特币经历了分叉、九四,2018年经历了算力战导致的算力抽离,经历了若干大型考验,仍然屹立不倒,说明了它的生命力。所以我觉得2017年是很重要的一年。

 很多人不太理解比特币的需求来自于哪里。我们要分析一个市场,首先要理解供需都是什么人。供应容易理解:矿工、早期鲸鱼投资人,以及后来的投资人,当然也有的人认为是投机者,我们这里不去争论这个问题,暂时都归类为投资者好了。从需求而言,无论是比特币的部分拥护者还是反对者,都有一个错误认识,就是认为比特币是个洗钱工具,与暗网交易关系很大。

 其实,这个问题美国缉毒署DEA早已有结论。DEA 2017年说过,比特币的链上交易,2013年时90%与非法交易有关,但2017年降到只有10%不到了。我们可以再从另一种计算方法来反推一下。2011年,世界经济论坛使用2005-2006的数据,推算全球地下市场规模大约2万亿美元,其中纯洗钱1.4万亿美元。考虑到现在过去了十几年,因此我们可以大致猜测这规模现在到了3-4万亿美元。

 而比特币到现在,不过1700亿美元的市值,如果我们用链上交易的数字测算,是撑不起那么大规模的地下交易的。具体分析过程我们就不展开讲了。这里还可以再讲一下,有学术研究认为,比特币的真实转账只有目前记录的三分之一左右。

 比特币与非法活动的联系大幅度降低,这里面有两方面原因:

1.黑市交易者逐渐发现,比特币并不是好的洗钱工具,它是个半匿名工具,其实是可以进行追踪的。美国还有Chainalysis这样的公司帮助美国国税局、联邦调查局、美国缉毒署来进行链上交易追踪。

Ethan张翼:上面的分析只能说明比特币支撑不了全部洗钱甚至小部分洗钱,不能说明比特币交易相当部分不是洗钱。

郑迪: 这不是我说的,这是美国缉毒署的结论,你可以去和美国缉毒署辩论一下。

『揭秘!「链上FBI」Chainalysis如何追踪暗网交易』 https://www.ccvalue.cn/article/197795.html

『一文揭秘:「政府之眼」与「加密世界透视者」Chainalysis 』 https://www.ccvalue.cn/article/100840.html

 这两篇文章可以了解一下为美国政府服务的这家链上追踪公司。

2.大量投资者/投机者的进入,使得分母变大了,因此比特币与非法交易的联系下降了。这也是美国缉毒署提到的原因。

 2017-2019年三年,我们很简单的下一个结论,比特币的涨涨跌跌基本对应了全球货币政策的松紧。2017年相对来说是不紧的,股市行情也都很不错;2018年中国去杠杆紧缩得厉害,美国也没有真正放松。

 转机出现在2018年11月底和12月,中美同时逆转货币政策,开始放松。所以我觉得比特币的触底就是在2018年11月26日以后。

 我们从上面我画的这张图也可以看出,实际上2018年初的顶部伴随着门头沟持有的比特币的大量出货。2017年12月-2018年2月,门头沟破产清算人小林信明卖出了35841个BTC.到了2018年5月,小林信明再次卖出了24215个BTC.那么之后,由于门头沟债权人申请要求归还BTC,而不是日元,得到了东京地区法院的支持,禁止小林信明继续卖出BTC,所以小林信明还托管着14万个BTC.

 本来今年4月26日小林信明要提交方案,接下来就要归还14万个BTC给债权人,这些债权人当年的成本不高于400美元,即便考虑到他们损失了大部分的BTC,考虑到他们还会得到一部分日元,他们的完全成本也不会超过每枚1500美元,因此一旦债权人拿到自己的BTC,还是有一定动力卖出的。这就是为什么在中美同时放松后,BTC继续蛰伏一个季度的关键因素。

 到3月下旬,A股、美股都涨了一大波以后,其实已经有金融圈的资深人士认为,BTC居然还没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这是因为,不知道门头沟这件事的存在,这个时间点在4月26日。当然,在此之前,BTC其实有一天涨了20%,这是一个神秘买家在Bitstamp, Kraken, Coinbase买入了1亿美元现货BTC的缘故,导致突破了关键阻力位4200美元,从而引发大量看技术点位的跟风买盘。但即便如此,4月26日,门头沟宣布推迟半年提交重整方案时,BTC也还是在5000以下徘徊。

 从我的看法而言,BTC的空头在4月26日推迟消息出来以后就应该全部平仓了,市场也给了足够的时间。但是很显然这个市场信息不对称是非常严重的,许多空头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由于门头沟推迟半年,很多潜在多头也就开始进场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看到在全球风险偏好大幅好转(本质是流动性驱动)的情况下,BTC一个季度涨了三倍。但是不要忘了,留给多头的时间窗口并不长,10月28日又是门头沟消息日,所以在二季度大涨后,聪明的买家不会进一步推高价格,而是应该等待10月28日。加上2019年7-8月,Plustoken东窗事发,有报道说他们的比特币地址曾经有接近10万个BTC都清空转移到其他地址了,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Plustoken团队的套现在这以前就开始了,所以那个阶段,我们还是能感受到1W以上的抛压。加上离10月28日不远了,所以涨不动实属必然。

 如果没有新的因素出现,那我们还无法判断是否会向下突破。但是,到了9月9日晚上,我们感受到了市场的不寻常。全球股市的龙头,美股SAAS板块出现了集体杀跌,那天晚上基本都跌了10-20%,从某种意义而言,纳斯达克和比特币都受到流动性的很大影响,所以新债王刚德拉克去年根据比特币走势来操作纳斯达克指数,并不是没道理的。

 美股SAAS板块大幅杀跌,只有一个因素可以解释,市场开始缺钱。虽然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缺钱,但很快,市场告诉了我们发生了什么。9月18日,美国隔夜回购市场利率大幅突破了联储2-2.25%的指导区间,最高到达年化8.5%的水平。当天,美联储紧急在隔夜回购市场投放750亿美元流动性,此后又做了14天回购。所以这些都是流动性方面,其他交叉市场给我们的早期提示,在这种背景下,考虑到离门头沟日已经很近,市场又缺钱,我们可以判断A股8月中旬开始的科技股炒作行情不会持续,而比特币也非常可能向下突破。

 果然,A股科技股9月10日,也就是美股SAAS板块被屠杀的第二天,也跟着倒下了。当天还出现了一个反常走势,中国软件居然早盘是涨4%,但很快就直奔跌停去了。比特币向下突破,已经是26日的事情了,比美元钱荒足足晚了一周。随后美联储开始注入流动性,并启动实质上的迷你QE4以后,钱荒的问题已经得到了一定缓解,并且根据目前情况看,联储局必须继续宽松下去。所以,我当时认为,比特币向下突破以后跌不了多少了,如果门头沟决定10月28日还币,应是近期最后一跌。

 当然,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就在10月28日之前的那个周末,25日晚,习大大讲话鼓励发展区块链技术。但是我们要注意、比特币当晚的上涨显著晚于习大大讲话,也晚于当晚第一个可以炒作的区块链概念股迅雷的上涨。

 这个谜底到28日晚上揭开了。

 果然和我之前怀疑的差不多,门头沟再次推迟5个月到明年3月底。但东京地区法院批准这次推迟的决定是在25日习大大讲话那天作出的、所以有理由相信那天其实是双重利好叠加。有理由相信有些资金(主要是外资)周五就得到了消息。如果观察一下那天的走势,币安这样的交易所走势是跟随美国交易所的。所以大幅反弹后,这些新增信息暂时被消化了,市场再次进入了新的价格水平下的震荡时期。

 我们可以再回顾一下,2018年11月为什么跌破了6000的关键支撑位,其实是因为澳本聪攻击BCH,比特大陆抽调算力去防御BCH、导致BTC算力出现了显著下降造成的。算力显著下降,会导致矿工预期自己的挖矿成本下降,从而在期货上加大套期保值力度(也就是做空力度),锁定自己的利润。就是图片里 红框里的部分:

算力下降导致做空增加,在需求不能相应增加的情况下,就会导致BTC下跌,从而带动关机,导致算力进一步下降,从而进入我们常说的死亡螺旋。

 因此,币价见底的前提条件一定是算力稳定下来。最终算力在33EH的水平上不再继续下降了。当然,这个需要靠外来力量 需要新入场者撑住算力。当时主流的S9矿机从2018年初的高点3万元已经爆跌到了二手的1200元,而且最后一批跳楼甩卖价已经到了600元。这个价格去挖矿,还是有利可图的。

 最终算力在33EH的水平上不再继续下降了。因此我们看到矿圈是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来赶考。看到这个情况 我们基本可以确定价格可以稳定下来了,但是向上还缺乏契机。那么11月底、12月我们看到上涨的第一个条件已经满足了,货币政策已经开始逆转,但当时比特币圈子还是一片悲观,这就是不明白宏观的缘故 。到了4月26日,上涨的最后压制也已经消失,大幅反弹已经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了。其实比特币二季度的大幅上涨更多是相对全球其他风险资产的一个补涨而已,而且二季度的大涨这一波可预见性非常非常高。

以上是对近两年趋势的复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