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贵币网

记住密码
找回密码

今年币圈跑路的大佬们

金色财经 32天前

又一位大佬告别币圈。

其实杨宁大可不必感到如此孤独,告别在“币圈”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今年9月30日,元老级的“币圈大佬”李笑来便发微博宣称“不再做任何项目投资”,而之前,黑掉薛蛮子微信的天才少年朱潘也称“永久退出币圈,不会推卸责任,自始自终,问心无愧”。

这些“币圈大佬”离开方式多种多样,各有异同。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细数这些花样百出的谢幕表演,见证币圈的世情百态。

01 卷款潜逃型

代表人物:王凯歆

都知道币圈骗子多,但是真的连最后一层遮羞布都不要的,也实属罕见。

而王凯歆这位币圈曾经的“神奇少女”,就是彻底撕下这层遮羞布的人。

王凯歆的手法非常简单,她专注于代投诈骗。代投本质上是机构额度的分销商,有些项目由于众人看好,因此额度难以获得,因此一些人便宣称自己“有内部关系”,可以获得内部额度。投资者将手头的以太坊或比特币打入代投者钱包,由代投者购买项目通证发还给投资者。

1月28日,王凯歆在朋友圈发消息说:“评级首AA项目,RSK仅剩最后几百额度,手慢无。”3月中旬又故技重施,宣称“OKB有货,先到先得,不要跟我说OKB没有私募,那是因为你没有渠道。”

结果,RSK官方人士表示,他们并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ICO或者私募。徐明星更是指名点姓:“这个神奇少女王凯歆就是典型的诈骗,请大家立即报警。” 4月6日起,多家媒体开始陆续报道,王凯歆已经“跑路”。其电话无法接通,手机无法定位。

在王凯歆事件曝光后,一位币圈资深人士评论:“不能说代投全都是骗子,但是十有八九是假的。” 代投骗局还有2018年2月的六点公会携款跑路,3月“李诗琴”13个项目席卷1.5万个ETH跑路等等。这类骗局破产后,曾经朋友多,路子广的“代投大佬”往往人间蒸发,不见踪影。

02 “我很无辜”型

代表人物:朱潘

与直接卷款潜逃不同,“我很无辜”型的币圈大佬,往往牵扯到一个或者几个“空气币”项目。当空气币归零时,作为项目方的他们面对维权者,往往会朋友圈里一张公告,将自己和币圈分割得干干净净。

朱潘作为这一派的开山鼻祖,是打造空气币项目的好手。他首先拉来包括“师父”薛蛮子在内的许多名人为自己的项目ZJLT站台,并且在各种项目群中大肆向投资者们扬言他会拉盘该项目“三毛开盘,十倍打底”。

然而开盘后ZJLT价格一路下跌,愤怒的维权者们找到了朱潘。朱潘一开始明确的表示了他现在手上有20亿以上的筹码,一定会拉盘。但维权者们经核实发现,ZJLT共发行25亿枚,其中投资者们手上已有8亿,火币锁仓2.5亿,其他开发者手里有7.6亿,朱潘欺骗了大家。

维权事件后,朱潘在朋友圈表态:

“由于最近负面消息,给我本人以及生活造成巨大的困扰,我澄清几点:

我不是项目方,也不是项目方团队成员,只是项目早期投资人。二、通过项目方了解,维权的人都是在二级市场购买的ZJLT,我并没有诱导他人购买。三、所谓的黑衣人,当时我人根本不在北京。四、项目方的财务数据使用均可公开。五、文章里的聊天记录,部分均为伪造。微信数据可以查询。我会在这段时间内,搜集各类证据,会跟大家公开说明,同时我该面对的,我都会去面对,不会逃避。维权的人我也会积极的去配合协助他们。谢谢我身边朋友的关心,给你们造成困扰,我表示道歉,对不起。我错了。在这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我会永久退出币圈,我不会推卸任何责任,对不起,我自始自终,问心无愧。”

朱潘一席话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他与项目没有关系。但是维权者们显然并不认同这个说法。毕竟煽动大家买入ZJLT的是朱潘,这是他无论如何都甩不脱的。

10月末,据称完全在社交网络上失联的朱潘又要回来开“只涨不跌”的交易所了,你会去吗?

03 “币圈白莲”型

代表人物:杨宁

“白莲花”是网络词汇,原本指代文艺作品中永远占据道德制高点,一切都是其他人的错,自己是受害者,是被骗,被利用的“纯洁”女主角。

币圈“白莲花”的做派类似,虽然跟“我很无辜”派套路类似,都要在离开的时候昭告天下。不过“白莲花”还要把币圈痛骂一顿,倒打一耙,说自己才是被割的受害者。

杨宁可以说是这类币圈大佬的代表。

他手下的消费链和其代币CDC问题重重:CDC价格由0.43元暴跌至0.002元,而项目方白皮书核心团队成员造假、社区无人管理、联系地址和电话造假等雷被频频爆出。面对维权的投资人,据称杨宁与为首的“海浪”和“小星星”达成协议,将55亿锁仓币全部卖给两人。随着“海浪”和“小星星”的砸盘,CDC价格暴跌99%。

最终11月5日,火币交易平台发布公告:

因项目方存在实际锁仓的代币数额与白皮书中承诺锁仓的数额严重不符等违反交易所规则的情形,火币全球站决定在11月5日17时30分暂停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

这份公告无疑是给CDC的棺材板上敲下了最后一颗钉子。其后杨宁随即在媒体采访中称“我被收割了,团队都撤了”,“我被坑死了,维权无门啊”“赔了200万USDT,价值观崩塌了,后悔进币圈了”,并发布了文前所示的朋友圈。

而根据石榴财经获得的聊天截图,杨宁霸气应对维权者要求项目财务公开的请求,“钱包又没有名字,在区块链上谁又能证明谁没有什么呢?”

有趣的是,杨宁还是币圈“反空气币联盟”的创始人之一。今天联盟的海报上,他的照片还在第一排。

04“真香定律”型

代表人物:李笑来

李笑来是币圈的元老级人物,其事迹不必多言,他参与或站台的项目有EOS、BigOne、SBTC分叉币、雄岸基金、硬币资本等等。李笑来是许多人进入币圈的引路人之一,在币圈是接近信仰的存在。

但李笑来老师也一直争议不断,EOS项目仅用5天时间就融资了1.85亿美元,2017年最火热的时候,该项目的市值一度冲到50亿美元。但2018年,被陈伟星点名批评为“史上最大空气币”,一路下跌。

7月李笑来老师炮轰币圈的录音流出后,他也坚决否认自己将散户看做“韭菜”的说法。不过没过多久,《韭菜的自我修养》就上市销售了。

这次,在9月30日凌晨,李笑来老师在微博上发布:

“从今往后,李笑来个人不会做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不是区块链,不管是不是早期)。因此,若是你再看到李笑来被站台(之前就长期被站台无数,说99%事实上绝对不过分),就直接忽视罢。我准备花几年时间认真转行。至于下一步干什么,没想好呢。 另:废话,我依然长期看好区块链。”

虽然此言一出,粉丝哀鸿遍野,他的对头陈伟星也直接质疑:李笑来是20多个发币项目的实际控制人,说转行就转行,跟着他们的投资人怎么办。不过李笑来老师的话还是没说死,以后要是牛市再临,他又回来了大家也不必惊讶。

下一次李笑来老师的“真香定律”会在什么上应验呢?最近,李笑来老师宣称自己的重心在无币区块链和DAG技术,对STO不感兴趣。我们不妨拭目以待,且看他会不会搞一个STO项目,“真香!”

05 “神秘失踪”型

代表人物:张健

和大张旗鼓公告天下自己要退出的前三类大佬们不同,有的大佬来时挟万钧雷霆之势,去时则安安静静,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类大佬往往还会沉寂一段时间,在事情逐渐平息后重新归来。

张健原来是火币的CTO,离职后创立了Fcoin交易所,并引领了“交易即挖矿”的风潮。在FCoin最风光的时候,上币投票可以把以太坊网络堵塞,交易量比币安、OKEX、火币三家交易所的总和还要多。

自然,Fcoin的平台币FT在当时也是风光无限,有宝二爷等人呐喊助威,价格一路上涨,大量投资者纷纷买入。可惜好景不长,6月15日FT开始下跌,在7月20日更是十几分钟跌了90%,不少投资者倾家荡产。

另外,张健推行的“币改”也困难重重。首个项目团队Bizkey因“Fcoin公告多于夜间发布影响睡眠”退出币改,而插队的QOS上线即破发,这对于本就困难的Fcoin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但面对维权者,Fcoin和张健神奇地消失了。在8月记者前去调查的时候,就发现公司位于望京的办公室人去楼空。8月28日下午,Fcoin的发布辟谣公告,称“Fcoin从无公司,.FCoin Team都是以个人身份参与社区建设,Fcoin是社区自治”。

这种说法堪称闻所未闻,大部分交易所,如币安会宣称公司的注册地点和运营地点均在数字货币的合规国马耳他,但直接说自己“没有公司”,实难服众。

此后,张健的行踪一度成迷,国内唯有他的妻子还在苦苦支撑。10月31日,Fcoin突然发布新公告称Fcoin日本交易所上线,并延续之前的模式。但是,FcoinJP(Fcoin日本站)首日依旧迎来了FT的砸盘。

06 “暂避风头”型

代表人物:玉红

同“神秘失踪型”大佬一样,“暂避风头”型大佬一样选择低调退出,等情况转好再度回归。只不过“暂避风头”的大佬们去向可查,只是难以追逐,比如出国。

玉红是在2018年春节期间的三点钟社群一炮而红,据称过年期间三点钟社群中红包金额超过100万,3月又与杨宁等人一同建立币圈“反空气币联盟”。4月25日,世界区块链微商大会上,主办方特意安排了XMax分会场,Dfund创始人赵东,云游控股董事长汪东风,华迎控股董事长无极都表示XMax项目大有可为。

5月28日,玉红在贵阳2018国家数博会区块链应用高峰论坛公开批评EOS“是最大的空气币”。6月3日,XMax项目的代币XMX上线火币前夕,玉红仿照“三点钟社群”发起“三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在陈伟星等币圈大佬加持下,短短几天就扩张到千余500人群的规模。

然而,不顾质量的扩张,带来的结果是在虽然XMX上线时一度涨到8美元,但最终仍迅速跌到0.0062元一枚的价格。

由于火币显示系统的问题,XMX甚至一度成了“归零币”。而面对这样的情况,玉红的选择是去非洲旅游,曾经沸沸扬扬的三点钟社群随着他的离开彻寂,据参与者说,“甚至连发广告的都没有了”。

不过旅行归来的玉红,悄无声息地回归了,也重新运营了三点钟社群和XMax项目。最近一次公开露面中,他说:“对很多创业公司来讲,保留好手上的现金,活下来很重要。”

那些年,币圈红红火火,巨大的造富效应下,除了心怀梦想与信仰的从业者,更多的是投机客。整个市场良莠不齐,鱼龙混杂。

据统计,年初轰轰烈烈的ICO代币中,Fcoin平台币FT,李笑来站台的比特币分叉币SBTC,第一个“币改”项目QOS,杨宁主导的CDC,朱潘主导的ZJLT,玉红手中的XMX都已经纷纷从神话云端跌破,坠落地面。

除此以外,有更多的项目:MXCC,在上线交易所当日,暴跌90%,直接引发众多投资者声讨。从发起到收割,再到跑路,再到币价归零,只用了六个星期,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归零的项目。之后的归零币,还有AC链, NVO,SOC,共享股GXS(后改为SSS)等。

这一切乱象都证明,币圈绝不会是未来区块链行业的方向,区块链必须赋能实体,创造价值,才能度过寒冬。而在画皮撕下后,投资者也该选择更理性的方式,而非唯这些“大佬”的马首是瞻。

毕竟,不知道哪天,这位大佬就离开币圈了。

声明:贵币网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0
表情
全部评论60
  • 成为第一个评论的人

  • 比特币
  • 莱特币
  • 以太币
  • BTC
  • -.--
  • ----.--
  • LTC
  • -.--
  • ----.--
  • ETH
  • -.--
  • ----.--

    贵币内参

    《区块链内参》第54期

    更新时间:2018-12-03 21:38

    反复折腾最易冷,冬眠反而易逢春。

    贵币网倾力打造,由资深从业者、研究员、分析师撰写的研究简报、行业情报及内幕,每日晚22点出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