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贵币网

记住密码
找回密码

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怒怼:BCH是奉行凯恩斯主义的法币

核财经 30天前

我们在上周介绍了比特币核心开发者Jimmy Song和比特币耶稣Roger Ver的世纪赌局。其实,在今年9月的“邮轮辩论”中,Jimmy Song就针对BCH、BTC和Roger展开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思想对战。

在这场辩论中,Jimmy指责比特币现金是一个以比特大陆作为央行的法币,并且指责比特币现金社区混入了CSW这种“挟中本聪以令诸侯”的骗子。他还批评道:“对于中心化的货币来说,造一个傀儡大神是很有用的。

这场辩论文稿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Jimmy的演讲正文,另一部分是Jimmy对Roger提出7个劫难的反驳。虽然这些内容带有BTC政治宣传色彩,但仍然值得深读,因为它有助于我们认识BCH和BTC的派别与意识形态之分。——虽然大家都关注硬分叉,但如果不是为了这些理念与利益,分叉又何必带血?

以下为翻译全文

这是我为了跟Roger Ver辩论而准备的文本,贴在这儿作个参考。

我今天的目的是进行一场文明辩论,关于比特币与比特币现金。我们要来一场林肯——道格拉斯赛制(Lincoln-Douglas)的辩论,双方轮流发言。我首先发言,我的对手后发言。第一轮时间限制每人10分钟,之后各轮每人5分钟。目标是让辩论少一点杰里·斯普林格(Jerry Springer)的风格(碳链价值注: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其节目经常有激烈的争吵、谩骂甚至殴斗场面),多一点最高法院的风格。

首先,我要感谢这次游轮之行的组织者,以及与会的各位来宾。也要感谢Roger Ver,特别是感谢他早期对比特币的大力宣传。我们今天可能是一场辩论,但我们在哲学方面也有很多共识,我敬佩你对自由之路的贡献。

我开场的论点是:BCH是一种法币。

你们认为我现在是在煽动,在夸张吗?我没有。我只是陈述了事实。

为了证实我的观点,咱们先看一看“法定”是什么意思。《韦氏大词典》关于“法定”的英语fiat是这么解释的:

一种命令或意志的行动,可以不需进一步努力,或者好像不需进一步努力,即可创造某事物;一种权威性的决定;一种权威性的或专断的命令。

因此,法定货币也就是一种货币,由以下行动创造:

一种命令或意志的行动,可以不需进一步努力,或者好像不需进一步努力,即可创造某事物;一种权威性的决定;一种权威性的或专断的命令。

我今天的论点是:BCH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符合这些特征的货币。

我刚才说了,我敬佩Roger为把我们从政府集权主义中解放出来而作出的努力。我们都同意,我们有必要不受政府的控制。但是,对抗集权主义有两种办法:

第一,指定另一个人担当中心化的权威;第二,将权力进行去中心化。

比特币和BCH的基本理念不同。比特币属于古典自由主义,无政府资本主义,奥地利学派;比特币的根源是密码朋克,是一种安全可靠的钱。BCH呢?是干涉主义,家长作风,凯恩斯主义(Keynesian);BCH的根源是企业行为,是一种法定货币。

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硬货币

比特币是密码朋克运动催生的产物。比特币关注的是让用户掌握自己货币的自我主权(self-sovereignty)。没有统一的权威,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运行自己的软件,利用自己重视的功能,将任何使用情况列为优先。换句话说,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比特币属于那些重视自身钱财权利的人。

比特币的经济哲学属于奥地利学派,主张不能让中央权威干涉市场。比特币领域中,市场会自己为一切认识到的问题找到解决方案,没有一个中央权威告知所有人“我们知道什么对你最好”。每个人都能基于稳定、不可变的规则,拥有选择的权利。

这就让比特币无法被人审查,也没有“单点失效”的情况,或者控制点,能让另外一个实体指派某人管理。比特币没有管理者,因为管理者就是中心化控制的另一种说法。segwit2x管理“失败”,就是这种特征的表现。用户对自己的货币有支配权。比特币在这方面独一无二,因为其他所有山寨币都有“单点失效”,或者能让另外的实体指派管理的控制点。这样,山寨币的用户就并不拥有这些代币的主权。

BCH是法定货币

BCH是比特大陆(Bitmain)衍生出来的,是中心化的存在;有一个精英集团为它决定路线图。这些精英通过集权主义的硬分叉,来决定哪些计划要执行,哪些计划不执行。这些都是中央权威主导下的强制升级,所有人只要还想拥有BCH就必须遵守。这些硬分叉至少意味着,经济的激励措施发生了变化。

BCH的经济哲学是凯恩斯主义,也就是让中央权威进行干涉,以此来“刺激创新”或“解决问题”。“支付方式使用案例”一直通过大区块(large block)由中央权威补贴,尽管一切市场信号都是相反的。我的对手们一直在说“交易应该免费”,就好像交易是理所当然的权利一样。“智能合约使用案例“也一直得到中央权威的补贴,尽管这东西在现实中几乎没有使用价值,也没有需求。BCH是典型的家长作风。

这就导致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类权力斗争。比特大陆和Craig Wright正斗得死去活来,争夺控制权,掌握BCH将来的方向。斗争的结果很可能是BCH分成至少两种虚拟币。BCH不是用户有主权的网络。

这就让BCH很难成为可靠的基础,因为激励措施一直变来变去,除非你碰巧能让中央权威支持你。毫无疑问,我的对手一直在为中央权威作推广。比如说,我今天的对手就花了很多钱,用在Bitcoin.com网站的横幅广告上,用在印有BCH PLS(比特币现金数字股份)的T恤衫上;全世界只要召开跟区块链有关的会议,就能看到这些T恤衫,今天这个会也不例外。

BCH的央行就是比特大陆。比特大陆一直努力用自己的储备货币(reserve currency)BTC,给BCH保持一种锚定(peg),但一直没有成功。比特大陆已经无法将锚定保持在0.15比特币,也无法保持0.12比特币,最近刚刚不得已降到了0.1比特币的水平。这是一家央行,卖出自己的储备货币,用以换取跟另一种货币的锚定。更可怕的是,比特大陆也跟央行一样,储备快用光了;BCH最终会在市场上自由流通,而不能再拥有现在这样人工膨胀的价值了。

BCH是一种法定货币,主要卖点在于BCH比那些人所共知的法币央行更好。BCH承诺他们的管理体制是良性的,而不是给用户自我主权,自己管理自己的钱。这是比特币和BCH之间的主要不同,BCH也因此跟其他山寨币没有任何区别。

BCH没有存在的理由

BCH的功能,已经有很多山寨币实现了。这些山寨币就跟BCH一样全都是中心化的,很多在支付方式上还比BCH更优秀。

上次辩论,我的对手主张山寨币没有BCH这样的历史,因为BCH的账本中有比特币的历史。这也是谎言。账本相同,这种情况只不过表示比特币持有者有一次强制空投,再也没有别的意义了。

而且,目前比特币有74种不同的硬分叉,包括:

比特黄金(Bitcoin Gold),有着不一样的工作证明、管理机制、路线图。

比特币利息(Bitcoin Interest ),有权益证明。

私人比特币(Bitcoin Private),有私密性、可替代性。

闪电比特币(Lightning Bitcoin),让用户能够极快地进行交易结算。

洁净比特币(Bitcoin Clean),号称不破坏环境。

主要的硬分叉还有很多,比如Bitcoin Diamond、Super Bitcoin、BitcoinX, Bitcore、Bitcoin2x、Bitcoin File、Bitcoin Atom、Bitcoin Vote、Bitcoin World、Bitcoin Pay、Bitcoin Faith.我个人最喜欢的是比特币上帝(Bitcoin God),这个分叉明确表示他们有中央权威。这些分叉全都有路线图,有不可忽略的价值,有多种有趣特征;与此同时又保存了比特币的交易历史。

这些分叉跟BCH一样,要求用户放弃自我主权。这些分叉的“领主”不让用户验证货币,反而让用户信任他们。

这就是所有硬分叉和山寨币背后的主要价值主张(Value proposition),这是把宝押在了操纵者身上。所以这么多虚拟币(包括BCH)才会不惜血本大肆宣传,把这么多钱花在忽悠人上。他们想让我们相信他们,不让我们作一点验证。

我的对手(碳链价值注:指比特币耶稣Roger Ver)已经花了天价宣传BCH,到处接受采访,到处跟意见不合的人辩论,甚至用八卦网站TMZ的风格攻击别人,还说什么“BCH才是真正的比特币”,自己却继续持有比特币;说什么“大反转(flippening)必然到来”,却不愿意拿钱打赌,支持他自己的说法。他继续嚷嚷一些稀奇古怪的阴谋论,有关区块链公司Blockstream、彼尔德伯格会议(Bilderberg Group)、比特币核心开发者Gavin Andresen、Mike Hearn、私人论坛的“审查”。这是二手车推销员想要卖东西的风格,一点也不诚实。(碳链价值注:西方刻板印象,认为二手车推销员名声很不好,因此民间常用作骗子代称。)

BCH是中心化的,有一小群人为其他所有人进行决策。BCH是家长作风,不管市场怎么说,都我行我素执行某些特定的使用案例。BCH是凯恩斯主义,奉行干涉主义而不让正常的市场力量自由竞争。

BCH是一种法定货币!

以下是我准备的驳论:

1、Blockstream公司并未操纵Core开发组

我是真正做出贡献的人,我可以告诉大家,Core开发过程并不像他说的那样。想要编出各种稀奇古怪的阴谋论,说Blockstream公司操纵这个操纵那个,一点也不难。故事编得好就能吸引人嘛!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伊拉克新闻部长萨哈夫满嘴跑火车,大谈伊军如何战胜美军,让美国人起了一个轻蔑的绰号“巴格达鲍勃”(Baghdad Bob)。现在的阴谋论者跟这个巴格达鲍勃一样,彻底失败,于是编出这些谎言,安抚脆弱的小心灵。

看看真正做出贡献的人吧!在核心开发者中,真正来自Blockstream的一共只有两个人。还有很多开发者来自很多别的公司,比如Chaincode实验室,还有麻省理工学院数字货币计划(the MIT 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甚至还有我对手投资的公司,比如Blockchain.info。核心开发过程是精英管理式的,大家任人唯贤,决策由大家共同商定的。坦率地说,我的对手并不是码农,而且那些严重曲解了Core开发机制的人。

我的对手将一个任人唯贤的开放机制说成邪恶机制,因为他没有得逞——他辩论输了。而且因为市场的喜好已经清楚得不能再清楚,所以他只好编出各种阴谋论,为自己的失败辩护。

对手把他的理念带到了BCH,而BCH更加乐于接受新理念。这一点我很高兴。这就是自由市场的全部意义。但他不能这么抱怨:“Core不接受我的理念,就证明了过程是中心化的,或是站不住脚”。他完全不了解过程,没有得逞,于是编出一个理论,诋毁对手,为自己的立场辩护。

经常有运动员比赛输了就埋怨设备,埋怨裁判甚至运气,反正什么都有问题,就他的水平没问题。同理,阴谋论者也只是输得很惨又不敢面对现实。阴谋根本不存在,市场不喜欢你的理念,仅此而已!

2、Gavin、Mike、Jeff Garzik无法动摇Core

Gavin Andresen、Mike Hearn、Jeff Garzik对Core项目均有贡献,我对他们十分感激。这三个人依然可以做出贡献。之所以没有,我怀疑是因为他们过去拥有的影响力现在已经没有了,但“停止工作”这件事,错误完全在于他们,而不在于Core社区。

我对手真正反对的是这么一种现实情况:这些人曾经拥有的影响力已经失去了。在Core社区曾经口碑很好,不代表一辈子口碑都能这么好。假如在某个官僚机构,你还可能凭着惯性滑行,不干正事而不被开除;比特币Core却不是这样的官僚机构。

比特币是精英体制,意味着你不仅必须始终干好工作,而且还必须随着代码和开发者质量的提高而进步。其他的贡献者已经设定了清楚的进步标准,而这三位贡献者并没有达到标准,这是他们口碑下降的主要原因。

还有其他一些因素。Mike、Gavin两人想让Mike成为终身的良性独裁者,想要实现围绕Mike的中心化。社区的其他成员不允许,Mike一怒之下退了群。Gavin技术能力太差,连检查签名都不会,于是让Craig Wright这样的骗子混了进来。Jeff搞ICO和山寨币。

不管什么原因,总之这三个人的影响力已经没有了,他们也不再做贡献了,尽管做不做贡献都是他们的自由。比特币社区不允许任何终身制,这一点和中心化系统是不一样的。

我的对手反对的是比特币Core的精英体制。只有贡献派上了用场,你才能拥有影响力。精英体制下,影响力很难获得,却很容易失去。我的对手不满这三个人失去了影响力,是因为这三个人对他的理念更宽容,而恰恰是这一点损害了三人的影响力。对手认为,这是他失败的原因之一。他认为差不多万事万物都是他失败的原因,但绝不承认他的理念太糟糕,市场不想要。他似乎并不能面对自己犯错而引发的后果。

3、免费交易其实不免费

我的对手经常喜欢谈论“免费”交易。他要是认为,过去的交易应该免费,所以交易就应该始终免费,那他就完全不懂经济学。BCH正在通过大区块补贴交易。不错,用户能够免费交易是很好的事。我认为不管什么人能够免费得到有价值的东西都会很高兴,但经济学研究的是“不可见的后果”。

免费交易其实并不免费。美国有一种针对低收入家庭的救助——粮食券项目(the food stamp program),交易也是这样,总是有人付账,只不过不是用户而已。请看一看目前BCH的激励措施,网络上每个节点都为免费交易付费,方法是必须传播、校验、存储这些交易。换句话说,免费交易是一种税,所有其他节点都要交税。这属于跟激励措施相反的“抑制措施”,不利于运行“完整节点”(full nodes),于是用户就放弃了更多控制权,导致了更多“单点失效”,让BCH体系更加脆弱。所谓的“免费交易”是一种BCH政府补贴,通过税收和控制权,强迫其他人支付。

以及,通过确保交易的“免费”,也改变了挖矿的激励措施。矿工得到的唯一回报,是挖矿的回报和费用。十年后,也就是2028年,会发生三次减半(halvenings)。当时估计费用依然为0,回报则是1.56BCH.按照目前BCH价格计算,大约合每区块750美元。这就显著降低了网络的安全性。如果没了交易费用,只需4500美元就可以实现6区块的双花攻击(double-spend)。你或许可以在BCH安全卖出一杯3美元咖啡,但是想要卖出1000元的手提电脑,就必须冒极大的风险不可了。

随着区块回报越来越少,这种情况还会进一步恶化。到2040年,区块回报将为93美元,所有超过100美元的交易都会有风险,用户必须至少等待11次确认才能实现1000美元的付款。到2060年,哪怕3美元咖啡的交易也会有风险,因为区块回报会降到2.90美元。1000美元的付款至少需要350次确认!

BCH如今面临两个选择。第一,放弃免费交易;第二,让货币出现通胀。法币通常也会让自己陷入如此困境,让民众在权利和税收中做选择(别忘了通胀也是一种税)。显然,这两个选择,民众都不会欢迎的。

政府预算可能会让子孙后代背上债务。同理,免费交易也会在未来创造一种站不住脚的局面。BCH就像福利、社保一样,现在给人们一些免费的东西,换取日后大得多的麻烦。所谓“免费”交易,其实是政府的补贴。一个集团收益,其余所有人遭殃。千万不要上当,“免费”交易,就相当于BCH的政府粮食券!

4、在私人社区发声,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权利

有很多人对r/Bitcoin网站失望,于是网站的人气比之前下降了很多。这就是自由市场发挥作用的结果。

让人禁言,滋味当然很不好受。但是,除非下令禁言的是政府,否则禁言就不是非法行为。我的对手似乎认为他在私人社区有权为所欲为。他是想要一种“中央权威”,说他必须有说话的权利吗?他是想违反集体自由,强迫不情愿的听众听他发言吗?

如今又是同样的情况:他输得一塌糊涂,然后抱怨自己被扁了。我的理念怎么可能很糟糕呢?不可能!一定有人耍阴谋!一定是Blockstream!Bildeberg!犹太银行家!(碳链价值注:作者在这里用嘲讽的语气说社会上一些人对犹太银行家的刻板印象。)

论坛管理员都是民间个人,他们只是决定行使了集体自由。不好意思,我们没能让您感觉到自己很受欢迎,但这只说明您的理念被拒了,不说明有什么稀奇古怪的阴谋论。

狡猾的推销员一旦被人禁止进入什么地方,就会大发牢骚,因为这会减少销售业绩。这种“审查”就是伊索寓言里的酸葡萄,因为他没法接触到一群民间的听众。地狱的烈火,可抵不上倒霉失败者的怒火!(碳链价值注:英谚hell hath no fury like a woman scorned,即“地狱烈火抵不上受愚弄女人的怒火”。这里化用。)

5、中心化导致通胀

BCH已经有过多次集权主义硬分叉,或是软件的(这里怀疑原文多了一个hard forks)完全重设,始作俑者一直都是一个精英集团,为所有人作决定。用户并没有自己货币的财产权,因为这个精英集团控制了一切。

在BCH领域,只要游说中心化的权力集团就行了。BCH并不让用户拥有对自己货币的主权。这是一种法币式的管理,一种集权命令之下的管理。这是干涉主义,而不是由市场驱动的创新。我之前说过,BCH是一种法定货币。

有史以来,每一种法定货币最后全都因为货币贬值(monetary debasement)而崩溃了。这是因为法定货币存在的道德危机:中央权威可以印出更多钞票。想认为其他所有法定货币的命运不会在你身上重演,真是狂妄至极!BCH通胀,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问题。一切法定货币都会通胀。

我对手的论点是:“相信我们吧,我们不会通胀的。”所有发行法定货币的政府都反复这么说过,而所有这些政府无一例外全都让货币通胀了。各位打算相信历史,还是相信某个赤裸裸的推销员呢?

6、BCH是中心化体系

BCH开发团队很不专业,但依然为整个BCH社区作决定。BCH的“紧急难度调整功能”(EDA)完全是灾难一场。他们今年早些时候的硬分叉有一个共识bug,这是所有可能存在的bug里面最可怕的一种!

BCH的管理过程是中心化体系。有一个精英集团,决定用户必须在什么地方升级。他们假装“倾听”用户的呼声,可是到头来作决定的还是他们自己。这一点十分明显,因为管理过程完全不透明,而且“路线图”也是这帮精英决定的。这些人决定BCH的所有硬分叉,还强迫其他成员升级,接受这些硬分叉。他们负责挑选市场中的胜利者、失败者。他们把支付手段和智能合约使用案例放到优先位置,还给这二者补贴。

这就导致很多地方容易出问题。政府可以控制这些问题,因为他们有多个“单点失效”。新的团体也可以进来,接管责任,设立新的政策。Craig Wright现在似乎正在努力做到这一点,操纵BCH的分叉之一:比特币中本聪愿景(Bitcoin Satoshi’s Vision)!

试问,Craig Wright这种再明显不过的骗子,若是觉得没油水可捞,怎么会跑到这个社区来?骗子去哪儿都是要骗人的嘛。

我说过,有很多山寨币都是中心化的。你要是想加入中心化的虚拟货币,还有很多更快捷、更私密的选择。BCH一丁点创新都没有。

7、中本聪不是上帝

我的对手经常引用中本聪的话,好像中本聪的话就代表上帝。比特币的核心是用户拥有货币的自我主权和财产权,而不是拿某人当神供。他要想创建一个“聪神币”,那就祝他好运。但是这种恳求中本聪的行为并不符合逻辑,而只是感情上的操纵。

很多人不明白,中本聪在比特币协议中是有一些错误的。OP_CHECKMULTISIG就有一个大小差一(off-by-one)的bug.此外,每2016个区块的计算,也会出现调整上的困难。中本聪到处都在混淆大小字节存储次序(endian)。中本聪还应该给块头(block header)加上更多零值空间(nonce space),把时间戳字段(timestamp field)设为8比特。

顺便说,技术上完备的硬分叉完全可以解决以上一切问题,而BCH没有解决。

无论如何,中本聪都不是彻知一切的完美人物。对手所做的只是创造出一种印象,让别人以为中本聪会赞成他。这是讨好官方的一种销售伎俩。他还是为自己失败而耿耿于怀,但没有使用逻辑,而是恳求中本聪给他更多权限。对于中心化的货币来说,造一个傀儡大神是很有用的。

用户想对自己的货币拥有主权。我们不愿意与任何人分享主权,哪怕是中本聪也不行!

    本文来源:核财经 责任编辑:宋艳阳
声明:贵币网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1
表情
全部评论60
  • 成为第一个评论的人

  • 比特币
  • 莱特币
  • 以太币
  • BTC
  • -.--
  • ----.--
  • LTC
  • -.--
  • ----.--
  • ETH
  • -.--
  • ----.--

    贵币内参

    《区块链内参》第54期

    更新时间:2018-12-03 21:38

    反复折腾最易冷,冬眠反而易逢春。

    贵币网倾力打造,由资深从业者、研究员、分析师撰写的研究简报、行业情报及内幕,每日晚22点出刊。